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刚想迈动步子离开这里,就听见酒吧里边传来打闹声。

    北冥随风转身朝里面走去,暗骂了一句,北冥成风还真是能够给他惹事情。

    酒吧里边已经打的热火朝天,大约十五六个不良少年围着北冥成风在打斗,周边站着一个女人,不良少年的领头抓着那女的。

    酒吧老板和一名服务员躲在一边,心痛的喊着,小心一点,他们的桌子椅子。

    其中一名染着红色头发的,抡起一把椅子就朝北冥成风的后脑砸去,北冥随风想都没想,箭步上前,直接一脚踹到红头发的小子。

    “你是谁,这里的事情,别给我多管闲事。”领头一见北冥随风,指着北冥随风吼道。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一把抓过北冥成风,“怎么回事。”

    “不用你管。”北冥成风甩开北冥随风的手,嘲讽的看了一眼围住他的众人,就这些废物,他还不看在眼里。

    “北冥成风,你最好不要给我在这里惹事情。”北冥随风朝北冥成风吼了一句。

    “彪哥,就是他欺负的我,你可要帮我好好教训他啊。”靠在彪哥怀里的女人,柔声的开口说道。

    伸出了被北冥成风捏红的胳膊,在彪哥的眼前晃荡了一下。

    彪哥当即就怒了,抓过那女人的手,愤怒的开口,“他居然敢这这么对你,真是可恶,给我打,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众人没有给北冥成风还有北冥随风多余的考虑时间,纷纷拿起手边的凳子,就朝北冥随风和北冥成风打去。

    北冥随风瞳孔一缩,这些人,还真是作死,他许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刚好趁此机会好好的动手。

    北冥随风抓过朝他打过来的其中一人的手腕,就是狠狠的一折。

    “啊!”被北冥随风抓住的那人,传出了犀利的尖叫声。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将他往旁边一丢,北冥随风见北冥成风一个人对付这些完全没有问题,朝领头名叫彪哥的那人走去。

    彪哥怀里的女人紧紧的缩在彪哥的怀里,害怕的看着朝他们走过来的北冥随风,害怕的同时,眼里也有惊艳,本以为那个人男人已经够帅了,没想到,这个男人还要惊艳。

    若是能和这样的男人春风一度,她此生也算是无憾了。

    “彪哥,你将他抓住,我们好好折磨他好不好?”女人在彪哥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彪哥身子一震,“好,我这就随你的愿,晚上可要好好伺候老子,看你惹出来的破事。”

    女人笑道,“知道了。”

    彪哥松开女人的腰,拿过桌子上的啤酒**就朝北冥随风冲了过去,北冥随风一脚踹在了彪哥的胸口上,彪哥倒退了几步。

    胸口隐隐作痛,“马丹的。”

    没想到这个人男人的力道这么的大,彪哥随意的拍了一下胸口,继续朝北冥随风冲了上去。

    彪哥一拳打向北冥随风,北冥随风一个侧身,拉住彪哥的手,一脚踹在了彪哥的膝盖上,彪哥半跪着在了地上。

    彪哥眼神一暗,啤酒**在地上就是一砸,用砸破了的啤酒**朝北冥随风反手刺去。

    北冥随风迈步,拉扯过彪哥的另一只手,抵住破了的啤酒**,彪哥吃痛的闷哼一声。

    手臂上被啤酒**扎出了几道伤口,鲜血直流,彪哥的额头上隐隐有汗水划过。

    “我们要找麻烦的是那个小子,现在不关你的事情,你现在离开,我还能放你走,否则,你就等着受死吧。”彪哥吃痛的吼道。

    这小子,又是哪里钻出来的,他彪哥混迹在这个小镇上边那么久了,从来没有见过北冥随风,他想,或许是哪位游客吧。

    “麻烦?滚。”北冥随风松开彪哥的手,对着彪哥吼了一句。

    另一边的众人也被北冥成风打到在了地上,大家一见自己的老大也被北冥随风伤到了,心中就是一慌,其中一人连滚带爬的到了彪哥的面前,“彪哥,这下子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走。”彪哥借着那人的手,站了起来。

    临走前,冲着北冥随风和北冥成风,丢下了一句狠话,“你们给我等着,我彪哥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有种你们就给我等着。”

    北冥随风皱眉,随手拿过桌子上的酒**,就朝彪哥的面前狠狠砸去。

    彪哥吓了一跳,身子狠狠的震了一下,赶紧带着手下离开。

    北冥随风转身看向北冥成风,“这么些个废物也能让你受伤,北冥成风,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北冥成风的嘴角有淤青,应该是在打架的时候,不经意间被伤到的。

    北冥成风转动了一下手腕,“谁他妈要你多管闲事的,要不是你,我自己也能够解决。”

    “北冥成风,你就让我看看你接下来还有什么能耐。”北冥随风冷笑,转身朝外边走去。

    他也真是疯了,居然会上来帮北冥成风打架,北冥随风自嘲的想着。

    或许是因为北冥成风的那番话,或许是因为见了北冥忘,谁知道什么原因呢,就当他疯了吧。

    北冥随风要离开这家店的时候,酒吧的老板赶紧上前挡住北冥随风的去路。

    “这位先生,你们在我店里边打架造成的损失,你看……”酒吧老板不好意思的笑着。

    “架是他打的,我只是多管闲事了一回,你找他要去。”北冥随风指了一下北冥成风,接着越过酒店老板,朝外边走去。

    酒店老板又跑到了北冥成风的面前,“先是你看,我们店里边造成的损失还有你之前喝酒的费用是不是应该结一结了。”

    “废话少说,多少钱。”北冥成风望着北冥随风离开的背影,一瞬间的恍惚。

    北冥随风不是一直想要置他于死地吗?这时候他出事情不是应该正合他的心意吗?为何又要过来帮他。

    酒店老板心中打着小算盘,从北冥成风的穿着上来看就不是穷人。这多赔一点问题应该也是不大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