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外边听到别人夸赞北冥随风的时候,他也会站出来向别人炫耀,看,这个就是我的哥哥。

    他到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有一回,他跟别人约架,被那一群人压着打的时候,北冥随风只身拿着一根木棍冲了进来,将欺负他的人,一顿好打。

    对那些人说,北冥成风只有他可以欺负,其他人休想,在那一刻,他忽然间明白了,北冥随风并不讨厌他。    北冥随风教训完那一群人知道,皱着眉头,举起棍子,对着他就是一棍子,然后告诉他,“北冥家的人,没有你那么弱的,被人压着打,真是丢死人了。给你这一棍子是告诉你,以后看到不爽的人,就

    这么打,照着这一棍子打,出了事情我负责。”

    后来,他跟北冥随风跟的更勤了,就是夏老夫人多次提醒他不要和北冥随风走的太近,他也不听,将北冥随风当成了偶像来看待。

    他也曾鼓起勇气,来问过北冥随风,为什么不喜欢他,还要帮他。

    当时就见北冥随风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虽然我不喜欢你,当是你也是北冥家族的人,让你被人打,太丢我们北冥家的脸。”

    因为北冥随风的这一句话,他向夏老夫人提出了要求,要和北冥随风去参加家族里边的训练。

    夏老夫人自然是欢喜莫及,一口就答应了,训练好啊,训练好了就有能力了,就能够和北冥随风相抗衡了。

    若是那时候不发生一些事情,或许他依旧跟在北冥随风的身后,等着北冥随风偶然间的回头。

    北冥成风甩开脑中所有的回忆,暗自想着,他当初有多崇拜北冥随风,现在就有多讨厌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我的感受,你不会懂的。”北冥成风说道。

    北冥随风沉默的听着北冥成风的话,亦是回想起了一些和北冥成风的往事。

    “我不懂?呵,北冥成风,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北冥随风放下手里的酒**看着北冥成风。    “我的母亲因为你的母亲还有夏老夫人在最美的年纪离开了这个世界,身为北冥家族的继承人从小就要接受训练,当你在你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我在干什么,我在原始森林里为了一点食物和狼抢东西

    吃,你在学着画画的时候,我对着一大串的数据,应付着难缠的客户。”北冥随风何尝又没有羡慕过北冥成风的生活。

    “我在被夏老夫人逼迫的时候,夏老夫人在对你寒虚问暖,北冥成风我告诉你,你也永远体会不到我的感受。”北冥随风凑近了北冥成风。

    “是吗?北冥随风,反正我们两个现在势成水火,要不你杀了我,要不我杀了你。”北冥成风打了一个酒嗝。

    “北冥随风,我告诉你,你最好就是杀了我,否则北冥家主的位置,我一定会拿到手,到时候,你就等着被赶出北冥家族吧。”北冥成风笑道。

    “我要让北冥忘看看,你不是最厉害的,我才是最厉害的。”北冥成风轻声说道。

    他要北冥忘后悔,他要让北冥忘看看,他是北冥家族最优秀的人。

    “北冥随风,你以为你现在就高枕无忧了,我告诉你,你只要有弱点存在,总有输的一面。”北冥成风就着酒水,在桌面上,写下了景字还有果字。

    北冥随风一把扯过北冥成风的衣领,“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他们两个一根头发,我就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北冥随风,你现在杀了我不是最好的办法吗,你为什么不动手,现在杀了我,不就一劳永逸了。”北冥成风嘲讽的笑着。

    “北冥随风,你不敢杀我,你承认吧。”北冥成风有些疯狂的笑着。

    北冥随风沉默了,确实如北冥成风所说,他不会杀他,兄弟两手足相残,这不是父亲希望看到的场景。

    只要北冥成风不触及到他的底线,他就不会伤到北冥成风的性命。

    “北冥成风,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是敢动他们的话,后果,你自己看。”北冥随风喝完了酒**里边的最后一点酒。

    北冥成风不屑的冷笑,他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后果吗?

    “北冥随风,你等着瞧吧,我一定会将北冥家主的位置从你的手中夺过来。”北冥成风说。

    “那你试试好了。”北冥随风起身,“还有,你最好不要再去打扰爸爸,他不希望自己原本的生活被打扰。”

    北冥随风来找北冥成风,除去告诫北冥成风不要妄想动景色还有松果宝贝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让北冥成风不要去打扰北冥忘。

    他不希望北冥忘这么多年安静的生活,因为他的出现出现了波澜。

    北冥成风往寺庙里边走多了,势必会引起家族的怀疑,到时候北冥忘的行踪就要暴露了。

    “北冥随风,你今天不杀我,一定会后悔的。”北冥成风对着北冥随风的背影喊了一声。

    “随便你,我只想告诉你,事情不要想得这么简单。”北冥随风走了一步,又停住了脚步,转头对着北冥成风说。

    “松果宝贝看中了你的一幅画,他拿走了,我在这里和你说一声。”北冥随风说。

    北冥成风握在手里的酒**子,哐当一声,落在了桌面上,酒**里边的酒,汩汩流了出来。

    “谁准他乱碰我东西的。”北冥成风咬牙,他不是已经将画室锁起来了吗?怎么还会有画流出。

    “就当是你这个做叔叔的,给侄子一个见面礼了。”北冥随风说。

    北冥成风嘴巴张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很快就咽了下去,满脑子都在想松果宝贝进了他的画室,是不是看到了他画的些画。

    “北冥成风,在这里,我不动你,趁早离开。”北冥随风说完之后就推门走了出去。    站在酒吧的门口,任由凉风吹走自己身上的酒味,在想,自己今天来找北冥成风,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今天放走北冥成风又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