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来他就没能霸占景色多少时间,他可是听松果宝贝说了,景色以前码字的时候,有时候都是整个晚上,根本不允许别人来打扰她。

    若是还要将时间分给景色码字,那么他单独和景色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少了。

    景色不解的看着北冥随风,更重要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啊。

    “色色,当然是我们的婚礼,还有比这个事情更重要?”北冥随风问。

    “我的求婚典礼呢?没有求婚,就想要我嫁给你,不可能。”景色扭头,不去看北冥随风。

    “你不要以为我们有了松果宝贝,我就是你的人了,我告诉你,没有求婚典礼,就想要我嫁给你,不可能不可能。”景色越说越委屈。

    莫名其妙拉着扯了红本本,现在居然连一个求婚典礼都没有就想要她嫁给他,不可能不可能。

    “色色,怎么会呢,求婚典礼自然会有的。”北冥随风说。

    听了北冥随风的话,景色这才觉得稍微舒服一点。

    回到民宿之后,景色带着松果宝贝,回房间补眠,北冥随风则朝外边走去。

    一路穿过小巷,走进了一家酒吧,由于是白天,酒吧里边,根本没有多少人,一眼望去,只有北冥成风一个人坐在那边喝着酒。

    北冥随风拔腿朝北冥成风走去,让服务员再拿几**酒过来。

    北冥成风慵懒的抬头看了一眼坐到了桌子对面的北冥随风,收回了目光,继续朝自己的嘴里灌着酒。

    北冥随风也不说话,开了一**酒,沉默的喝着,两人似乎在无意识的拼着酒。

    最后还是北冥成风,忍不住,嘲讽的对着北冥随风开口,“北冥随风,你这是在向我炫耀吗?炫耀你得到了所有我所渴望的。”

    北冥随风仰头,喝了一大口的啤酒,将啤酒**嘭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炫耀?我为什么要这么无聊的和你炫耀,你以为,我是你?”

    “不是炫耀,那你来干嘛,抓我回去?”北冥成风嘲讽的问道。

    北冥随风不说话,继续沉默的喝着酒,倒是北冥成风喝了一口之后,放下酒**,伸手就将北冥随风的酒**给抢了过来。

    “滚,我不想在这里看见你,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给我滚。”北冥成风低吼道。

    北冥随风也不去和北冥成风抢那一**酒,而是重新开了一**,“北冥成风,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会不敢杀我,你是谁啊,你可是北冥家族的家主,想要杀我不就是比捏蚂蚁还要容易,你倒是杀啊,你今天不杀我,明日就是我杀你。”北冥成风大笑道。

    “北冥成风,我一直很想问你,不是应该我恨你吗?要不是你和你的母亲,我的母亲又怎么会死的那么早。”北冥随风说倒这里的时候,眼睛微微泛红。

    捏着酒**的关节开始泛白,死命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怕他忍不住会上前打北冥成风。

    “你怎么会理解,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北冥成风吼道,拿过酒**子继续往嘴里灌着,一直念叨着北冥随风什么都不知道。    北冥随风记着,很小的时候,北冥成风最喜欢跟在他的身后,哥哥哥哥的喊着,虽然他都不大理会,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身后再也没有了北冥成风的身影,北冥成风,对他开始以敌视的目光

    。

    北冥成风痛苦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你生下来就得到了所有人的瞩目,而我呢,说难听一点,不过就是北冥忘的私生子,还是最不希望出现的私生子。”

    “哼,你母亲当年要不是执着的将你生下来,根本不会有后边的一切。”要怪只能怪北冥成风的母亲还有夏老夫人。

    “哈哈哈哈哈,是啊我母亲要是不把我生下来,她也就不会死的那么凄惨。”北冥成风癫狂的笑着。    “你知不知道,从小到大,我有那么多的羡慕你,北冥家族的众人夸你聪明,喜欢你,爷爷表面上看着对你最严厉,可是他最偏心的就是你,还有北冥忘,他抱着你,搂着你的时候,我就站在他的脚边

    看着,你知不知道,小时候,我多希望我也有一个父亲,能够抱抱我,亲亲我,可是从来没有过。”北冥成风拍着胸脯。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一种羡慕到心痛的感觉,谁也不能理会,他当时的心情。    “我开始也愤怒过,不知道为什么同时他北冥忘的儿子,我们两个之间的差别待遇这么这么的大,后来我知道,因为你的母亲是他北冥忘最爱的女人,而我的母亲,则是北冥忘最厌恶的人。”北冥成风说

    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嘲讽的笑着。

    “你说可不可笑,我的存在是北冥忘最大的耻辱,那么为什么他还要默许的存在,在我没有出事之前解决我,不就一了百了了。”北冥成风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小时候那么喜欢跟在你的身后吗?因为跟在你的身后,我就能够见到北冥忘,我不要求他对我好,我只要他能够看到我,记得我,记得他还有一个儿子。”北冥成风说着又喝了一口酒

    。

    北冥随风亦是跟着喝了一口酒,“你的存在,谁都掩盖不了。”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因为你,我处处被人拿来与你作比较,因为你,幼时的伙伴,都选择孤立我,因为你,北冥家族永远不会记得还有一个北冥成风。”北冥成风朝嘴里灌酒,一直到**子里没

    有了酒,才将酒**扔到了一边。

    “你知不知道,从我记事以来,到现在,北冥忘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是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北冥成风笑道。

    “北冥随风,你从来都不知道,我在北冥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北冥成风轻声的说道。

    他曾经真的将北冥随风当成了最好的哥哥来对待,崇拜的看着北冥随风。    在北冥随风又拿了第一名回家的时候,他也会由衷的为北冥随风开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