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这副样貌不好吗?”住持摸着自己的俊脸,这可是他的本尊。

    “不是不好,只是,谁也不会相信,得道高僧的脸如此的年轻貌美吧。”忘尘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被惊讶到了。

    为了减少一些麻烦的事情,住持一般出现在人前的都是一副年老的模样,很少出现本尊的模样来。

    “看见的什么人吧,果然还是这副样貌适合我。”住持借着一边的水洼,看着自己的容貌,满意的点头。

    “这人啊,心什么模样,脸就什么模样。”住持说道。

    “今日见面之后,恐怕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住持我心中的一桩心事以了,你说为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静静。”北冥忘叹息的说道。

    “时候到了,自然就会见到,忘尘,枫树上边的树叶又落了,去扫把。”住持拍拍忘尘的肩膀。

    “哦,对了,你那儿媳妇和你儿子还有一段路有的走,你儿媳妇命中还有一个大劫,若是平安的过了,从此平平安安,阖家欢乐,若是不过,就此命丧。”住持转身到了一半,又将身子转了过来。

    忘尘身躯一震,抓住住持的手,“你说的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大劫,你倒是说说,快说说破解之法。”

    住持佛开忘尘的手,“这破解之法,还真是没有,走一步看一步,只能如此,人的一生命运时刻都在转变,谁都说不好,下一秒会变成是样子。”

    “这若是景色出事,这随风岂不是”忘尘惊恐的出声。

    他的儿子是什么样子,他最为了解,要是景色今日出了事情,恐怕北冥随风做出的事情,比他还要决绝。

    “你们北冥家的男人,还真都是痴情种。”住持瞥了一眼忘尘。

    景色要是出了事情,北冥随风就是恶魔,当然松果宝贝就是小恶魔。

    只是,他很少遇见一家子的命运会看不清的情况,这一家子还真是让他给遇上了,一个看不清三个都看不清。

    “别想了,万事冥冥之中都会有注定的。”住持对忘尘说道。

    说完,就留下忘尘一人,在原地发呆,自己离开。

    忘尘再看向山下,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雾,北冥随风一家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

    忘尘站了良久,叹息了一声,才离开这里。

    下山的路上,北冥随风问起了景色去见了住持的事情,景色告诉北冥随风,她没有见到住持的真面目,见的时候,中间隔着屏风,倒是松果宝贝见到了住持的模样。

    松果宝贝告诉他,这住持长的不仅年轻,而且好看。

    “疯子,你是不是特意带我和松果宝贝来这里看爸爸的?”景色问道。

    这突然间出来旅游本就有问题,而且北冥随风到了这里之后,整个人就变的很奇怪。

    “是。”北冥随风承认,他带景色和松果宝贝来,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见北冥忘,旅游只是顺带着的。

    “色色,虽然爸爸不问世事,但是,还是要让他见见你们。”北冥随风说。

    景色理解的点头,对于北冥忘的事情,很是疑惑。

    北冥随风简单的帮景色解释了一下,北冥忘和文静语的事情。

    景色听了只想说一句,这果然,生活比要精彩多了,她心底也是够佩服北冥忘的,说出家就出家,重承诺的好男儿。

    “疯子,什么时候,我们去祭拜妈妈好不好。”景色拉了一下北冥随风的衣服

    她能从北冥随风的嘴里听出,文静语是一个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只要有了沙子的存在,不问前因后果就此否决,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如果,当初文静语和北冥忘婚后,不是在家里当起了家庭主妇,而是出去工作,或许现在又会不一样了。

    最后景色只想感慨的说一句,这夏老夫人,还真是能够祸害人的,哪里都要进来插一脚。

    要不是夏老夫人,这一切又会不一样了,至少,文静语不会死,北冥忘不会出家,北冥成风母子也不会这么的痛苦。

    “好。”北冥随风低声的应道。

    “爸爸以前总说,妈妈的性子很倔强,很强硬,妈妈在我眼里却是很柔情,妈妈见我的时候,总是在对我微笑,我的记忆里,妈妈没有对我露出过愁容。”北冥随风怀念的说着。

    “妈妈最喜欢的就是画画,这是她在北冥家族培养起来的爱好,她不愿去参加那些宴会,也不喜欢和其他贵妇人打交道,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画画。”北冥随风对于文静语的印象渐渐的模糊了。

    最深的印象就是文静语冲着他柔和的微笑,还有帮他画的一幅幅的画。

    “疯子”景色不知道该对北冥随风说些什么。

    “好了,色色,不说这些了,一会下山之后,我们再玩一天,后天回去吧。”北冥随风问。

    “好。”景色赞同的点头,北冥随风确实不能够离开太久,能够挤出这么多的时间来陪她游玩,她已经很开心了。

    “念念也让我早些时候回去,说是她举办了一场聚会,我一定要出席。”景色笑道,“还有啊,陈安的戏要开拍了,中间有些情节还要我去商量。”

    “疯子,回去之后,我要回北冥集团上班,你不能拒绝。”景色对着北冥随风说道。

    “好。”景色能够回去上班,他最开心不过了,开门就能见到亲爱的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色色,昨天有人给你了信息,你已经睡了,我就帮你看了一眼,说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开新文。”北冥随风忽然想起这件事情。

    他差点就忘记了,昨天十五未满给景色发了信息的事情。

    他去景色旧书下边的书评区看了一眼,几乎全是哀嚎的,说是问景色什么时候开新书。

    “不急不急。”景色笑笑,写,这种事情,只能当**好来,若是有一天当做了职业,那么就会失去对它的热爱。    “是不急,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北冥随风也很支持景色现在的想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