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忘用很冷漠的眼神看着他,问了一句,为什么死的不是他。

    然后就将北冥随风给带走了,这件事情北冥成风一直记在心里,后来在安怡乐离世之前,安怡乐将北冥忘为何怨恨他们母子的原委说了出来,北冥成风依旧没有释怀。

    “北冥忘,我的母亲因为你而死,我不会放过你的。”北冥成风低吼着。

    他最讨厌的就是北冥忘这一点,永远这么的冷静,或者说,是对他无所谓的态度。

    “你的母亲,因为他而死?那我的母亲呢?因为你的母亲而死。”北冥随风一掌拍在桌子上,上前抓过北冥成风的衣领。

    如果没有北冥成风和他的母亲,那么文静语也不会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离开,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因为他们。

    “够了。”忘尘一直闭着眼,一直等到两人快要打起来了,才睁开眼睛。

    忘尘先是看向北冥成风,“北冥成风,你知道为什么当初我接受了你的存在吗?”

    北冥成风听了之后,不屑的冷哼一声,将脑袋转向了另一边,他自然知道,不过就是因为他和夏老夫人做了交易。

    “因为,静静说,孩子何辜。”犯错的是大人,与孩子又有什么关系。

    每每想到这些忘尘就觉得自己心痛的不能呼吸,文静语接受了孩子的存在,原谅了这个孩子,却始终不肯原谅他。

    北冥成风猛地抬头看向忘尘,忘尘也正好看向他。    这么多年了,该放下的都该放下了,忘尘叹了一口气,对北冥成风开口,“孩子,或许你怨恨我,怨恨随风,但是,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再提又有什么意思。我们的事情,已经了结了,何苦又延续

    到你们的身上。”

    这句话亦是对北冥随风说的。

    这话大概是北冥成风第一次听到北冥忘的教诲,他活了二十多年,北冥忘从来没有教过他任何事物。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能放手吗?我告诉你,不可能,你北冥忘对我母亲犯下的错,我永远不会原谅你,还有你的好儿子,他的家主之位,我不会让他坐稳的。”北冥成风说着深深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

    在北冥成风离开之后,北冥随风才对忘尘说,“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忘尘点头,“好,过的很好,你们……..”

    忘尘话说到一半又收了回来,颇有些嘲讽的笑着,他们又怎么会过的不好,夏老夫人独掌北冥家族的权势,不就是她最爱的吗?

    “你,有没有后悔过,离开家里,来到这里?”北冥随风迟疑的开口。

    忘尘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随即笑道,“从来不曾后悔过,我不过是兑现了当初的誓言。”

    北冥随风点头,一时间父子两相对着坐着,有些无话,两人本就不是话多之人,这下子气氛还真是有些怪异。

    又坐了一会之后,北冥随风蓦然起身,“这次,我来找你,是想让你看看两个人,我的妻子还有儿子。”

    忘尘一愣,捏着佛珠的手,停顿了一下,他不理世事已久,当年还抱在怀里的小儿,现在都已经娶妻生子了。

    若是文静语还在,看到这一幕指不定有多么开心。

    想到文静语,忘尘的心中又是一痛,他在这里求了那么多年,可是文静语从来没有入过他的梦,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那样,不再相见?

    忘尘尝着嘴里苦涩的滋味,这么些年,他已经做到了无悲无喜,无哀无怒,这也仅限于不想到任何关于文静语的事情。

    “你看到一定会喜欢的。”北冥随风对忘尘说,他对景色还有松果宝贝很有信心。

    “他们也随你上山了?”忘尘问。

    北冥随风点头,“对,我带你去见他们。”

    北冥随风告诉忘尘,松果宝贝对方丈大师很感兴趣,特意起了一个大早,就是想争取第一个来到寺庙,见一见方丈。

    “住持一般不在寺庙里边,能见到的或许就是缘分。”忘尘说。

    松果宝贝或许要失望了,据他所知,住持这几日都不在寺庙里边,据说下山化缘了。

    还没走多远,忘尘就见到不远处一个孩子还有一个美妇人款款走来。

    松果宝贝刚才禅房出来,正想着要去找北冥随风,抬头就见不远处北冥随风跟着忘尘走了过来。

    松果宝贝兴奋的喊了一声爹地,从景色的手里挣脱开,朝北冥随风跑去。

    松果宝贝一把抱住北冥随风的大腿,“爹地,你刚才去哪了,我们都没有找到你。”

    北冥随风弯腰,将松果宝贝从地上抱了起来,“爹地刚才去见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爹地,我们刚才也见到了方丈,他好厉害。”松果宝贝眨眼,朝忘尘看去,暗自想着,爹地要见的就是他吗?

    这人看着好生眼熟,细看之下与北冥随风还有几分相似。

    “方丈?”忘尘念了一遍,诧异的开口,“他去山下化缘了,难不成现在回来了?”

    “没错啊,就是方丈接见的我们。”松果宝贝肯定的点头。

    “看来,这就是缘分了。”忘尘摇头。

    “疯子,你刚才去哪了,我们到处找你,都没看见你。”景色走到北冥随风的面前,抱怨着。

    “色色,我给你介绍一下。”北冥随风牵着景色。

    “这位是我的父亲,北冥忘,现在法号忘尘。”北冥随风对景色说。

    景色和松果宝贝一齐朝忘尘看去,一同张大了嘴巴,北冥随风的父亲不是去世了吗?

    那现在这个僧人是什么情况?不过看到两人相似的脸庞,说没有关系也没人相似。

    “阿弥陀佛。”忘尘对着景色和松果宝贝微微点头。

    “疯子,这真的是你的父亲?”景色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句。

    她怎么看着这么的玄幻呢?    “如假包换,中间很多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以后再和你慢慢说,这一次带你和松果宝贝来市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他见见你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