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文静语醒来之后,对于安怡乐的事情闭口不提,因为文静语的身子,北冥忘每天都在文静语的身前来来回回,也没有时间去顾及安怡乐,就连那个孩子他也没有看过一眼。

    夏老夫人倒是将那个孩子当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

    若不是知道文静语没多久的日子了,她还想着让文静语赶紧来退位让贤。

    文静语对于所有的事情更加的冷漠,就连安怡乐在外以北冥夫人自居,也毫不在意。

    每天就带着北冥随风,教北冥随风学习,玩耍,不理世事,对北冥忘也处于无视的状态,不开口赶他走,也不理会他。

    在北冥随风三岁的时候,文静语牵着北冥随风的手,缓缓的走在花园的路上。

    北冥忘告诉她,北冥家族的规定,在继承人三岁的时候,就要去特训,北冥随风快了。

    北冥随风是个高冷的宝宝,除非文静语问他,否则他很少主动开口说话。

    也就是这一天,文静语第一次见到了北冥成风,安怡乐和北冥忘的儿子。

    玉雪玲珑的被佣人牵着,好奇的看着文静语和北冥随风。

    文静语垂眸,带着北冥随风准备走往另一条路,却被北冥成风拦住了路,仰着脑袋,看着文静语。

    带着北冥成风的佣人,担心文静语会做出什么伤害北冥成风的事情,惊恐的看着文静语。

    文静语只觉得好笑,她看着,像是会迁怒一个孩子的人吗?

    自然她也不是多么好心的人,做不到对着自己丈夫和别人的孩子亲亲热热的模样,所以,不理会是最好的办法。

    倒是北冥随风,一直看着北冥成风,他之前就听下人说过,家里的另一边还住着爹地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或许就是他吧。

    文静语也就是在这避世的两年里,爱上了画画,尤其是给北冥随风画画。

    这一日也和之前的一样,文静语让北冥随风坐在小凳子上,帮北冥随风画画,不经意间,也将北冥成风画了进去。

    北冥成风迈着小腿,跑到了文静语的那边,看着文静语上边的画,咧开了小嘴笑了起来。

    北冥忘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文静语的脚边,还有一个孩子,一看是北冥成风,厌恶的上前,一把拉开北冥成风。

    “谁让你们过来的,赶快滚。”北冥忘朝着佣人喊了一声。

    如果不是夏老夫人以命相威胁,北冥忘早就想杀了安怡乐母子,所以,对于北冥成风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北冥成风一愣,哇的一声就哭了,文静语脑袋一阵疼痛,不喜看到这个画面,没有打招呼,直接就走了。

    北冥忘赶紧追了上去,北冥随风拔腿走的时候,就见北冥成风拉住了他的衣服。

    北冥成风眨着无辜的眼睛,“要,锅锅。”

    说着,手指着刚才文静语画的那一幅画,北冥随风低吟,直接让佣人取下来给北冥成风。

    自从这一天见过北冥成风之后,文静语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状态,平日里睡得时间比醒的还多。

    北冥忘看着心疼,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一次一次的威胁着医生,一定要治好文静语。

    文静语满头大汗的从睡梦中醒来之后,做了一个决定,这两年来第一次走出了这里,去找了夏老夫人。

    她跟夏老夫人做了一个交易,在她死后,夏老夫人护北冥随风周全,而她与北冥忘签下离婚协议,把位置干干净净的腾出来给安怡乐。

    夏老夫人同意了,那天在场的还有安怡乐。

    从夏老夫人那边回来之后,文静语直接晕了过去,进了医院,北冥忘赶来的时候,文静语对着北冥忘露出了两年来的第一个笑容。

    文静语一如初见北冥忘时候的打扮,北冥忘抱着文静语静静的靠在床边,文静语没有推开北冥忘。

    “阿忘,我死后,你帮我好好的照顾随风。”也好好的照顾自己。

    “胡说什么,你不会死的。”北冥忘一滴泪落在了文静语的额头上,这么多年,他多想听文静语再喊一声阿忘,可是不应该是这样的场景。

    文静语苦笑,她的身子,她自己知道,“阿忘,答应我,好好的照顾随风。”

    “你的儿子,你自己照顾,我会虐待他。”北冥忘又一滴泪落在了文静语的额头上。

    “也是,你还有另外的一个儿子,又怎么会照顾随风。”文静语嘲讽的笑着。

    北冥忘心中一阵剧痛,他不是这个意思。

    “阿忘,你知道吗?我好后悔认识你。”不认识你,就不会爱上你,不会进入北冥家族,不会失去了工作和朋友,我为了你妥协了这么多,最后的我得到的是这个结果。

    她想,北冥家族众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过吧。

    “静静。”北冥忘低声呼唤着,他也后悔了,后悔不该去招惹文静语,不该爱上文静语,不然文静语现在依旧是活泼快乐的女孩,不会像现在这般。

    “阿忘,我好想再吃一次吴阿婆家的馄饨,好想带着你和随风一起再去吃一次。”文静语的声音越来越轻,一直到最后没有了声音。

    “静静,你睡一觉,睡醒了,我们再一起去吃。”北冥忘在文静语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北冥忘想,如果不是文静语最后的嘱托,或许他当时就会和她走了吧。

    在整理文静语东西的时候,北冥忘见到文静语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只愿来生不再相见,北冥忘抱着那张纸条,哭的不能自己。

    文静语离世之后,最开心的莫过于夏老夫人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安怡乐扶正。

    北冥忘知道文静语去见了夏老夫人和安怡乐之后,身子才猛地垮了的,提着枪就去找安怡乐。

    最后还是夏老夫人承诺,北冥家族的家主会是北冥随风之后,才保下了安怡乐。

    在北冥随风六岁的时候,北冥忘见北冥随风能够独挡一面了,才离开。

    北冥思政和夏老夫人无论怎么威逼利诱,威胁,都劝动不了北冥忘心如死水。

    北冥忘说,他答应过文静语,有一日,若是负了她,就去寺庙里落发为僧,他要去的,就是和文静语有过约定的那一座寺庙。

    北冥思政对此感到耻辱,只对外宣称,北冥忘犯了重错,被流放了,和夏老夫人闭口不提北冥忘的去处,久而久之北冥忘在北冥家族也成了禁忌。

    北冥忘,哦不,现在应该称呼忘尘了,他只愿在佛前苦苦再求五百年,只愿换来文静语来生的一眼回眸。    静静,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惩罚了别人,也惩罚了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