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文静语一个转身就看见了不远处站立着的北冥忘,眼眸垂了下来,朝另一边走去。

    北冥忘张嘴,急忙追上文静语的脚步,阻拦住了文静语的脚步。

    “静静,你别走,听我说,那天晚上的事情”北冥忘张嘴,急忙说出声。

    文静语打断了北冥忘的话,“你是想要和我说详细的经过吗?告诉我,你和安怡乐是怎么在我们的床上翻滚的?”

    北冥忘摇头,焦急的开口,“静静,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那天晚上我被下了药,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静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北冥忘在那里焦急的解释,不开口说一句话,等到北冥忘说完了之后,文静语才平静的问,“说完了?”

    “静静,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北冥忘卑微的开口,眼眶泛红。

    “北冥忘,或许我们一开始就错了,高高在上的北冥总裁,和一个小孤女在一起,灰姑娘的故事从来的都不存在,北冥忘,我们都错了。”文静语说,语气里,没有任何的起伏。

    北冥忘一听,整个人都慌了,焦急的去抓文静语的手,“你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后悔和我在一起了?不可以,你怎么可以后悔。”

    “放手。”文静语看了一眼被北冥忘抓在两边的手。

    北冥忘将文静语抱在了怀里,“不放,说什么也不放,静静,我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北冥忘的话里,透露出了无奈感,还有忧伤感。

    “北冥忘,放手吧。”文静语平静的开口,也不知道是在说让北冥忘放开抓着她的手臂,还是从此之后,放开他。

    无论哪一个,北冥忘都不愿意,亦是不想,只是摇头。

    “我嫌你脏。”文静语淡淡的说。

    此话一出,北冥忘手臂无力的垂落下来,大受打击的看着文静语,文静语说他脏。

    一直到文静语离开,北冥忘依旧颓然的站在原地。

    晚上的时候,北冥忘站在窗户下边,仰着头,看着里边的文静语。

    狂风暴雨随之而下,一堆人想要上来给北冥忘带伞都被北冥忘给赶走了。文静语就站在窗户边上沉默的看着北冥忘。

    “静静,这样子,让大雨冲洗我好不好。”北冥忘朝着文静语喊了一句。

    文静语忽然间受了刺激一般,冲进雨里,冲着北冥忘大喊,“北冥忘,脏了就是脏了,再怎么洗也是洗不干净的。”

    “静静,你身子不好,别淋雨。”北冥忘心中一跳,紧张的开口。

    文静语摇头,痛苦不堪的看着北冥忘,“别碰我,你好脏。”

    北冥忘径直将文静语抱入了屋子里,一到里边,文静语就推开了北冥忘,在一边呕吐着,只要北冥忘碰触到她,她就会想起,北冥忘和安怡乐翻滚的模样。

    北冥忘没有想到,文静语的反应这么的强烈,受伤的让佣人照顾她,自己转身离开。

    一场酩酊大醉之后,北冥忘一边让人继续找安怡乐的下落,一边苦苦哀求文静语的原谅。

    北冥随风一周岁的时候,北冥思政要求大半,文静语默许了,北冥随风是北冥家族的嫡系孙子,得到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

    一年的缓冲时间,若是没有那件事情的发生,文静语想,或许她会原谅北冥忘吧。

    文静语对北冥忘的抵触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北冥忘小心翼翼的讨好,已经没有这么的强烈。

    再加上文静语一颗心都扑在了北冥随风的身上,不去想北冥忘的事情,身子也在渐渐的好转。

    这一天,北冥思政正式的将北冥随风的名字记入了族谱,文静语虽然是北冥忘的妻子,但是没有代表北冥主母的信物,就不被北冥家族所认同。

    北冥忘想要在这一天宣布文静语正式成为北冥家族的主母,却被夏老夫人所阻止了。

    门口的另一边传来沸沸扬扬的声音,安怡乐扶着即将临盆的肚子一步步的朝北冥忘走过去,夏老夫人急忙上前扶助安怡乐。

    “忘儿,过来,怡乐肚子里的是你的孩子。”夏老夫人笑眯眯的开口说道,安怡乐昨儿个也去医院检查过了,肚子里的是男孩无疑。

    夏老夫人此话一出,文静语和北冥忘同时震惊了,北冥忘是愤怒,文静语是绝望。

    北冥忘第一反应就是去拉文静语,文静语却一把挥开了北冥忘的手,定定的看着北冥忘。

    “你告诉我,她肚子里的,是不是你的孩子?”文静语流着泪。

    为什么上天这么喜欢和她开玩笑,小的时候,爸妈说要出门给她买糖,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嫁给北冥忘,以为自己会幸福快乐一辈子,现在这个女人挺着肚子,来这里像她耀武扬威。

    上天,请你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般的对我。

    “静静,你听我说。”北冥忘上前一步,文静语就后退一步。

    “你告诉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文静语加重了语气。

    北冥忘脑袋嗡嗡作响,他想说不是,可是看着文静语的眼睛,却说不出话,只能重重的点头。

    文静语笑了,笑的绝美而凄惨,在北冥忘惊恐的眼中,喷出了一口血。

    她想,闭上眼睛睡一觉就好了,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的,她有爸爸妈妈,有老公,还有孩子。

    同一个晚上,安怡乐生了,如夏老夫人所料,是一个男孩,这下子可把夏老夫人高兴坏了,又听说文静语病危之后,心情好的不能再好。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北冥忘抓住医生的衣领,满面狰狞的开口。

    医生无奈的苦笑,“夫人的身子自从生产过后一直不好,早说了不能受到刺激,本来这一年有所好转,现在,身子急速的下降,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文静语再次醒来的时候北冥忘就趴在她的床边上,文静语笑,她还活着啊。

    文静语挣扎着起身,惊动了北冥忘,北冥忘抬头,紧张的看着文静语。    “静静。”北冥忘直接抱住文静语,文静语这次也没有再睁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