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和北冥忘越长越相似,文静语想,若是没有那一档子事情,他们一家三口,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吧。

    想着想着,文静语一滴滴的眼泪落在了北冥随风的身上。

    门外的北冥忘一惊,拔腿就准备朝里边走去,却因为文静语接下来的话,愣在了原地。

    “随风,妈咪只有你了,你要快快的长大好不好。”文静语笑着哭着开口。

    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也只有在什么都不懂的北冥随风面前,文静语才能露出自己最真实的模样,她一点都不坚强,她害怕死,害怕她死了之后北冥随风会有一个后妈。

    夏老夫人不喜欢她,顺带着也不喜欢北冥随风,她怕,她有一天若是真的出了事情,北冥随风又该怎么办,这么些日子,她也看出来了,北冥家族就是一个吃人的地方。

    在这里,没有妈咪护着的孩子,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她可想而知。

    北冥忘现在是喜欢她,喜欢北冥随风,可是,她不敢保证北冥忘有了新的妻子之后,还会不会善待北冥随风,有一句话叫做,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

    “随风,妈咪好怕,妈咪想要离开这里。”文静语哽咽的开口。

    瞧着北冥随风纯真懵懂的眼睛,文静语的一颗心就像被剑刺穿了一样。

    “北冥忘说过不会负我的,为什么最后还是骗了我。”文静语喃喃的开口。

    北冥忘却因为文静语的这一句,愣在了原地,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耳边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见了,脑里只有一个想法,文静语知道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她知道了。

    “随风,你长大之后,一定要当一个好男人,好不好,不要负了喜欢你的女孩和你喜欢的女孩。”文静语呆呆的看着北冥随风,脸上的眼泪越流越多。

    北冥忘转身朝外边跑去,脑里只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想要去求证,文静语那天晚上是不是见到了他和安怡乐。

    他的转身离开,正好错过了文静语接下来的一句话,“随风,妈咪死了之后,你一定要变得强大,只有强大,别人才不会小看你。”

    北冥随风似乎感受到了来自母亲悲伤的绝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文静语眼泪流的更多了,将自己的脸贴在北冥随风的脸上。

    北冥忘怒气冲冲的朝夏老夫人那边走去,一边打电话让助理将那一晚上照顾文静语的护士给带过来。

    北冥忘一路闯进了夏老夫人的房间,夏老夫人吓了一跳,急忙起身,“忘儿,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北冥忘,一脚踹到了夏老夫人身边的椅子,双眼通红的看着夏老夫人,“那天晚上,我和安怡乐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之前他的心思全在文静语和刚出生的北冥随风身上,并没有去细想那天晚上的事情,现在越想越不对劲,他的酒量不算差,不可能喝了那么几口就喝醉了。

    就算是喝醉了,安怡乐又怎么会出现的这么恰好,文静语也出现的那么恰好,只能说,是有人动了手脚,最不喜欢文静语和一直喜欢安怡乐的,除了夏老夫人,他想不到别的第二人选了。

    “是我,那样怎么样。”夏老夫人一闪而过的心虚,很快就理直气壮的开口,“我是你的妈,我还能害了你不成,现在文静语孩子也生了,你还是早点和她离婚吧。”

    北冥忘怒极,一拳头打在了一边的墙上,看着夏老夫人从一开始的怒意,到了后来的狂笑出声。

    夏老夫人不自觉的倒退了一步,这样的北冥忘,她看着害怕。

    “是,你是我妈,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安怡乐去哪了,她人呢。”北冥忘朝着夏老夫人吼道,他动不了夏老夫人,但是可以动安怡乐,他要让安怡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夏老夫人吞了一口口水,她敢肯定,要是安怡乐现在出现在北冥忘的面前,北冥忘一定会掐死她的。

    夏老夫人摇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安怡乐去了哪里。”

    北冥忘正想开口,助理就拉着护士走了进来,护士苍白着脸色,从助理带她来这里的这一刻,她就知道了,自己欺骗北冥忘的事情败露,但是她不得不那样做,自己有求于夏老夫人。

    “总裁,对对不起,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护士颤抖着脚,猛地朝着北冥忘跪了下去。

    “你不是说静静一直在医院没有离开吗?”北冥忘捏住护士的下巴,护士只觉得下巴一阵剧痛。

    “总裁,我错了,您放过我吧,是北冥夫人要求我这么做的,我不是故意的,那天晚上夫人不是在医院摔倒早产的。”护士额头上边斗大的汗珠落了下来。

    北冥忘双目赤红,果然,文静语知道了他和安怡乐的事情,怪不得文静语最近的变化这么大,原来,一切是这样的。

    只要一想到那一天晚上文静语九死一生,而他却在和安怡乐做着那样的事情,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

    这一刻,甚至想要杀了自己的心都有,北冥忘紧捏着拳头。

    “说,安怡乐在哪。”北冥忘朝着夏老夫人就是一声怒吼,夏老夫人浑身颤抖着。

    紧紧的咬着牙就是不开口,北冥忘深吸一口气,从衣袋里掏出手枪,对着护士就是一枪。

    这一声枪响,彻底的将夏老夫人给吓到了,惊恐的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护士。

    “妈,我是不能对你怎么样,有本事你就将安怡乐给我护好了,否则”北冥忘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一路狂奔。

    夏老夫人呆呆的看着死在她面前的护士,良久无话。

    北冥忘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去找文静语解释,解释清楚那一晚的事情。    文静语抱在北冥随风站在花园底下,慢慢的哼着小曲,眼前这一幕的美好,北冥忘有些退却,他心底涌上了无限的害怕,他怕文静语再也不会原谅他,那时候,他又该怎么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