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文静语变了,谁都能看得出,生孩子之前的文静语虽然柔,但是也有刺的时候。

    生了孩子之后的文静语变得更加的沉默,就是夏老夫人来看北冥随风的时候,刺她几句,她也只是淡淡的瞥一眼夏老夫人,然后背对着夏老夫人一言不发。

    北冥忘因为之前和安怡乐的事情,面对着文静语总有说不出的内疚,对于文静语更加的心疼。

    北冥忘因为文静语的转变特地去找医生了解过,医生说,这是产后忧郁症的症状,需要的是家属的陪伴,北冥忘直接推了北冥集团的事物,成日成夜的守在文静语的身边。

    有时候半夜醒来的时候,会见文静语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北冥随风,嘴里念叨着妈咪爱你之类芸芸的话。

    文静语不喜欢让北冥忘碰北冥随风,就是帮北冥随风换尿布也要亲力亲为。

    “静静,我给我们的宝宝娶了这几个名字,你看哪个合适?”北冥忘想孩子名字的时候,在知道文静语怀孕的那刻,就开始考虑了。

    一直到昨天,终于确定了几个名字,拿到文静语的面前,文静语只是很平静的瞥了一眼,然后说,“随风,孩子叫北冥随风。”

    这是文静语自从那天之后,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北冥忘欣喜若狂,“好,随风,我们的宝宝就叫随风,这个名字好,希望他做事情随心而定,不受约束。”

    文静语出了月子之后,觉得身体越发的虚弱,坐久了会累,一天睡的时间比一天久。

    “北冥夫人,你现在的身子亏损的太过厉害,能做的只有静养,若是不能好好的静养,恐怕”医生欲言又止。

    文静语知道了之后,也只是平静的点头,“我知道了,陈医生,我身体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

    她不希望北冥忘因为内疚,留在她的身边,这样不是她所喜欢的。

    “可是北冥总裁说了,夫人身体的情况一定要随时向他汇报。”医生迟疑的开口。

    北冥夫人他得罪不起,北冥忘他更加的得罪不起,这北冥夫人的身子明显就是油尽灯枯,就是养着,也活不了太久,万一,到时候事发,他所承受的责任不是更加的大。

    “陈医生,就当是我求你了,我的身子情况,不要对任何人说,只说我需要静养就好。”文静语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到了陈医生的面前,意思显然意见。

    陈医生咬牙,接过了文静语的银行卡,他的儿子正在国外留学,所需要的费用不是一般的大,这个风险他冒了。

    文静语详细的问了陈医生自己的情况,陈医生告诉文静语,若是静养,不受刺激,情绪不大起大落的话,还有个七八年,若是中间受了什么刺激,这就说不好了。

    文静语平静的接受,七八年啊,够了,足够她看到北冥随风的成长了,她不能让北冥家族的众人看出她身子虚弱。

    不然的按照夏老夫人的性子,一定会以她身子差为由,将北冥随风带离她的身边,她只有北冥随风了,绝对不能让北冥随风离开她。

    离开医院之后,陈医生就将文静语的情况告诉了北冥忘,特别嘱咐,文静语一定要静养。

    北冥忘总觉得文静语生完孩子之后,对于他的态度变的很奇怪,似乎像是知道了那一晚的事情,但是护士告诉她,文静语那天并没有离开医院。

    安怡乐自从那一晚之后也失踪了,因为文静语的事情,北冥忘并没有去在意安怡乐的下落。

    北冥忘下令,谁都不准来打扰文静语,让文静语好好的休养,这一举动在文静语看来,似乎是在囚禁她。

    文静语自从嫁给北冥忘之后,夏老夫人就以北冥家族的媳妇不准抛头露脸为由,不准文静语出去工作,文静语和以前的朋友也渐渐的失去了联系。

    有些话,无人可以诉说,一直闷在心里,文静语日渐消瘦,北冥忘看着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在一日清晨,文静语昏昏沉沉的醒来之后,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佣人将北冥随风抱到文静语的身边。

    “夫人,小少爷饿了。”自从北冥随风出生之后,文静语坚持要求母乳喂养,北冥忘也只能顺从文静语。

    “给我吧。”文静语挣扎着起身,从佣人的手里抱过北冥随风,掀开衣服,小小的北冥随风闻着熟悉的味道,自己找了起来。

    大口的吸着母乳,一看就知道是饿极了。

    文静语一般喂北冥随风的时候,佣人就会避开,这一次,佣人却没有离开。

    “还有事情吗?”文静语沙哑的问,因为北冥随风吸允的太过用力的原因,传来的刺痛,让她微微的蹙眉。

    “夫人,昨晚少爷在您的床前守了一夜。”佣人颇有些埋怨的看着文静语。

    自从夫人生产之后,就一直对少爷冷冷淡淡的,少爷又因为怕刺激到夫人,总是顺着夫人,这些日子夫人不好过,少爷更加的不好过,憔悴的模样,就是他们看着都心疼。

    “我没有让他守着,他爱守就守吧。”文静语的面色没有一丝的起伏。

    “夫人,您这是怎么了,自从您生了小少爷之后,您就对少爷好冷淡,我们这些下人,看着都为少爷心疼。”佣人说道。

    文静语抱着北冥随风的手,一紧,北冥随风不舒服的哼唧了一声,文静语急忙松开一点,轻轻的拍着北冥随风。

    “出去吧,我累了,随风就放在这里吧。”文静语淡淡的开口对佣人说道。

    佣人叹口气,只得出去,还将门给顺带的关了起来,一转身,正好遇见北冥忘站在门口,佣人刚想要出声,北冥忘就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佣人点头,轻手轻脚的离开,北冥忘站在门口,从门缝里,看着文静语面露微笑给北冥随风喂奶的模样,不自觉的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文静语看着北冥随风看了许久,嘴角勾出了一抹微笑,北冥随风的模样也渐渐的长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