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思政,气急,冷冷的丢下一句是,转身离开。

    在北冥思政乃至整个长老会看来,北冥忘如今想要通过北冥家族族长的测试是不可能的事情。

    夏老夫人气急之余,也是心痛,率先去找了文静语,让文静语离开北冥忘。

    文静语自然是不同意夏老夫人的话,也没有答应夏老夫人,念在夏老夫人是北冥忘母亲的份上,再三的礼让。

    她答应过北冥忘,不管有什么磨难都要一起度过,又怎么会丢下北冥忘一个人。

    夏老夫人劝说之下,文静语不愿听从,自然就起了杀心,又无奈北冥忘将文静语实在是护的太好了,让她根本找不到动手的机会。

    北冥忘带着一身血从无人岛回来,告诉北冥家的众人,他通过了测试。

    北冥思政虽然气,但是也无可奈何,眼看着北冥忘风风光光的将文静语娶回了北冥家族。

    除了北冥忘,北冥家族其余的人,对于文静语都是冷漠的状态,文静语也不在乎,自从做好打算嫁给北冥忘之后,她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北冥忘成为家主之后,事情一下子变得更多了,对于文静语也有顾及不到的时候。

    北冥忘一天已经那么累了,文静语更不会将自己的烦恼增添到北冥忘的身上。

    北冥忘想,他一生之中最快的日子,就是和文静语在一起的日子。

    两人很快就有了孩子,文静语的孕后反应很严重,北冥忘看着心疼,每天都会贴在文静语的肚子上,和肚子里的孩子打着招呼,让他少折腾一点妈妈。

    这一刻,不止北冥忘觉得幸福,就连文静语也是觉得最幸福的时刻,另一半和孩子都在身边。

    其余人倒是显得没有那么的重要了。

    文静语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夏老夫人带着安怡乐来找文静语。

    意思很简单,文静语现在怀孕了,伺候不了北冥忘,她的意思是让安怡乐来伺候北冥忘。

    夏老夫人打的主意很好,先让安怡乐以情人的身份留在北冥忘的身边,到时候,只要安怡乐怀孕了,她就有办法,让文静语乖乖的离开家主夫人的位置。

    文静语被夏老夫人这想法,给气的不轻,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还想要玩三妻四妾不成?

    当场就被夏老夫人气的动了胎气,住进了医院。

    医生告诉北冥忘,孕妇绝对不能再有任何太大的情绪波动,不然的话,到时候,出现什么问题,他也不敢保证了。

    夏老夫人只觉得文静语是作的厉害,睡没有怀过孕似得,就她的事情多。

    北冥忘又往文静语的身边,加了几个人,不让夏老夫人有一丝靠近文静语身边的机会。

    夏老夫人动不了文静语,就将目标放在了北冥忘的身上。

    让人给北冥忘的酒里面下了药,再将安怡乐送上了北冥忘的床。

    “阿姨,这么做不好吧,万一北冥哥哥事后生气。”安怡乐捏着衣服的衣角,有些犹豫的看着安怡乐。

    “没事,有阿姨在,你怕什么,忘儿是我生的,他就是在生气还能不认我这个妈不成,机会只有一次,我可是将机会摆在了你面前,就看你要不要去珍惜了。”夏老夫人对安怡乐说。

    安怡乐咬着嘴唇,最终还是同意了夏老夫人的话,只要能够成为北冥哥哥的女人,就是死她也愿意。

    文静语那天晚上直觉会发生什么事情,不顾身边保镖的阻拦,从医院回到了家里,在夏老夫人刻意的安排之下,文静语看到了令她最痛心疾首的一幕。

    她最爱的老公,抱着另外的女人,在他们的床上肆意的翻滚着,文静语只感觉那一刻听到了行破碎的声音,她没有想过,北冥忘会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

    文静语呆呆的看着房间里,令人作呕的一幕幕,直到肚子传来隐隐的作痛,文静语才急忙离开这里,慌不择路的朝外边跑去。

    她不相信,北冥忘是这样的人,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

    神情恍惚的她,在下楼的时候,一个踩空,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当晚就早产了。

    文静语在生产的过程中,大出血,险些就去了,还好救了回来,只不过身子也亏损的过于厉害,医生没敢告诉文静语她活不了多久,文静语自己有预感。

    文静语流着泪,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北冥随风,心如刀割,她们母子,在这里九死一生,而北冥忘却在别人的温柔乡里边。

    文静语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握住北冥随风的手,在心里说着,妈咪就算是耗尽所有的力气,也会努力的活下去,看着你一点点的长大,妈咪真的好爱你,好爱好爱你。

    北冥忘清醒之后,当看见身边的安怡乐之后,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若不是他大意了,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又在知道文静语早产之后,恨不得给自己一刀,穿了衣服就朝医院跑去。

    “静静,这就是我们的孩子,真好看。”北冥忘坐在文静语的身边,柔和的看着文静语,还有他们的孩子。

    文静语看到北冥忘有一阵子的恍惚,若不是看到昨晚那一幕,现在的他们一定会很开心吧。

    北冥忘因为昨晚的事情,下意识的避开文静语的目光,他不知道怎么和文静语解释这一幕。

    “阿忘,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永远不会负我吗?”文静语低声问。

    北冥忘一愣,心快速的跳动着,静静不会是知道了昨晚的事情吧。

    北冥忘勉强的挤出一抹笑容,“当然记得,我答应过你,永远不会负你。”

    文静语听了北冥忘的话之后,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滑入了发间,北冥忘,既然记得,你又为何要这般的负我,既然做了,为何又不敢承认,当真是我文静语瞎了眼不成?    文静语不再与北冥忘说话,微微的侧开脑袋,也将手从北冥忘的手里抽了出来,捏住北冥随风的手,宝宝,妈咪只有你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