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北冥忘牢牢的将她给护在了身下,文静语抬手摸去,只觉得手上一片湿濡。

    “北冥忘,你没事吧。”文静语动弹不了,哭着问。

    北冥忘似乎积攒了许久的力气,才虚弱的开口,“没事。”

    “北冥忘,你不要骗我,你都流血了,还说自己没事。”文静语闻得到身上的血腥味。

    “这点血算什么。”北冥忘虚弱的开口,尽量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压倒文静语的身上。

    “北冥忘,撑住,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文静语哭泣着开口,他们现在被困在这里,也不知道孤儿院里边,其他的孩子情况怎么样了,希望不要太差。

    “好,我好累,先睡一会,有人来了,你再叫醒我。”北冥忘眼皮不受控制的合上,努力的想要睁开,却好累好累。

    “北冥忘,你别睡,我害怕,你陪我说说话。”文静语急急的开口,她不知道北冥忘的情况怎么样,但是听到北冥忘这么虚弱的声音,她就知道,肯定伤的不轻。

    “好,你想要聊什么。”北冥忘听到文静语说她害怕,努力的睁开眼睛。

    “北冥忘,你为什么想要我当你的女朋友。”文静语问道,这个问题,她一直都想要问。

    北冥忘良久没有回答,文静语紧张的开口,“北冥忘,你回答我啊。”

    文静语只听见一声叹气声,“北冥忘,你别睡啊,你坚持住,你说,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欢我了。”

    “是,我是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静静,我真的好累,我就睡一小会,一会就醒来。”北冥忘轻声的说道。

    文静语只觉得身上的重量越来越重,最后,北冥忘彻底的压在了文静语的身上。

    文静语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抬手紧紧的抱住北冥忘,“阿忘,你不要睡。”

    北冥忘迷迷糊糊之间,听见有人叫他阿忘,想要回应,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救援来的很快,几乎很快就赶来了,北冥集团的总裁被压在了房子下,不是一件小事情,在北冥忘出事的那刻,助理就打了电话。

    将两人救出来的时候,助理惊讶的发现,北冥忘血肉模糊的压在文静语的身上,文静语的上边也沾染了不少的鲜血,但是没有一滴是自己的,全都是北冥忘的。

    幸好的是就医及时,问题也不大,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好。

    也就是静养的这段时间,两人的感情,急速的升温,北冥忘住院期间,一直都是文静语照顾北冥忘。

    孤儿院除了北冥忘和文静语之外,也没人再受伤,很幸运,那一天院长带着孩子们在外边采风。

    北冥忘直接建了一座新的孤儿院给孩子们,至于被地震摧毁的,正好拿来,建造之前的项目。

    北冥忘身体好了之后,带着文静语去了一个地方,两人第一眼见面的地方。

    “阿忘,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要回市吗?”文静语挽住北冥忘的手。

    “静静,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北冥忘问。

    “当然记得,你还是我恩人。”文静语笑道。

    北冥忘失笑,“当时,我还以为你再和我说话,结果,你是在和别人说话。”

    文静语想到这一茬,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也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是个小偷。”

    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和北冥忘在一起。

    北冥忘拉着文静语的手,沿着小道一直走,一直走到街道中间的大鼓那里。

    北冥忘让文静语站在原处,不要动,自己上前,跑到大鼓那里,拿起一遍的鼓槌敲打着大鼓。

    文静语最常来的一个就是这里,自然知道击打这个鼓是什么意思。

    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捂着嘴巴,激动的看着北冥忘。

    北冥忘足足敲打了二十一下之后,才放下手里的鼓槌,重新回到文静语的面前。

    从衣袋里掏出一枚钻戒,跪在了文静语的面前。    “静静,老人说,这是一面姻缘鼓,要是喜欢哪个姑娘,就击响它,向着那一个姑娘告白,静静,身为北冥家族的继承人,我最不需要的就是感情,但是,偏偏你给了我感情,第一眼见你,你就刻在了

    我的心里,相信我,能给你一个温暖的家,嫁给我好不好。”北冥忘深情款款的看着文静语。

    文静语捂着嘴巴,任由眼泪狂流,在北冥忘期待的眼神中,缓缓的点头。

    北冥忘狂喜着给文静语戴上了戒指,抱着文静语,转着圈,他想,这是他活了二十多年,最开心的一件事情。

    他最爱的姑娘,答应嫁给了他。

    那时候的他们,眼里只有彼此,却忘记了,一份感情,重要的还有家庭。

    在文静语答应嫁给北冥忘之后,两人在镇上又逗留了一会,文静语拉着北冥忘去了山上的寺庙。

    作为首位香客,北冥忘和文静语得到了方丈大师的见面,方丈大师,一见北冥忘,就说,北冥忘和佛家有缘。

    北冥忘自然是不信,拉着文静语起身离开,离开之前,方丈大师给了北冥忘一句话,“执着,未必是好事。”

    “阿忘,大师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文静语问道。

    “谁知道呢,管他什么意思,都跟我们没有关系。”北冥忘耸肩。

    “阿忘,你不会负我吧。”文静语问道。

    “自然不会,我若是有一天,负了你,就出家为僧。”北冥忘定定的看着文静语的眼睛。

    文静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脑补出了北冥忘光着脑袋的画面。

    哎,颜值高,怎么看都是帅的,就算是光头北冥忘也是顶帅顶帅的。

    “好,我将你这句话,记在了心里。”文静语扑过去,抱住了北冥忘。

    文静语身为无权无势的孤儿,想要进入北冥家族何其的困难,不被众人所接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北冥忘在受了北冥思政一顿家法之后,执着的问北冥思政,“是不是,只要我通过家主的测试,我就有资格选择另一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