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忘放任了文静语,他只是想像自己证明,没有人能够影响到自己的情绪。

    接下来的日子里,北冥忘过回了自己以前的生活,无悲无喜,无怒无哀,就好像文静语这个人从来不曾出现过。

    只有每个月定时会有一笔汇款汇入到他的卡里,也只有那一天,他才会装作不经意之间想起了文静语。

    夏老夫人一直想让他娶她闺蜜的女儿,安怡乐,他是知道的,安怡乐喜欢他,他也是知道的。

    夏老夫人给他和安怡乐创造了机会,让两人见面,对于安怡乐小心翼翼的讨好,他做的最多的就是漠视。

    在他看来,娶一个女人是娶给北冥家族的,所以,是谁都没有了所谓。

    北冥集团有一个孤儿院拆迁计划,一直得不到进行,这个事情不搞定,接下去的事情,都继续不了,北冥忘只好亲自动身,去往孤儿院。

    他没有想到,在那里再次见到了文静语。

    “北冥总裁,你看这里就是我们孤儿院的院子,平日里孩子就在这里活动。”孤儿院的院长将北冥忘引进了院子里。

    北冥忘只一眼,就看见了院子里和孩子里玩闹的文静语,一颗心渐渐的破冰而出。

    “北冥总裁?”院长往前走了两步,发现北冥忘依旧站在原地,呆滞的看着某个方向。

    “她?”北冥忘朝文静语的方向指了一下。

    院子笑道,“哦,那位啊是静语,从我们孤儿院出来的,现在啊,在我们孤儿院当老师。”

    “静静。”院长对着孩子中间的文静语喊道,文静语和孩子们一齐朝院长看去。

    孩子们朝院长跑去,将院长包围在中间,仰着脑袋,对着院长笑道,“院长。”

    文静语的目光却落在了北冥忘的身上,抿嘴,小心的移步到北冥忘的面前。

    “北冥忘,你怎么来了。”文静语朝着北冥忘笑笑,随即想到什么,又马上改口,“总裁。”

    北冥忘却因为文静语的一声总裁,眉头不动声色的皱了一下,当然低头看鞋子的文静语没有注意到。

    北冥忘用鼻音嗯了一声,两人之间一时有些尴尬。

    文静语刚想要开口问北冥忘,他来这里做什么,脑中灵光一闪,记起了北冥集团在这里的一个项目,顿时间面上的血色褪去。

    苍白的看着北冥忘,“总裁,如果这里的孤儿院被拆除了,这些孩子就无处可去了,你……”

    北冥忘没有理会文静语的这个问题,转身看向另一边。

    孤儿院的问题一直得不到双方都满意的结果,北冥忘原本的行程是只待一天,无奈又得延迟。

    院长经过北冥忘的同意之后,直接让北冥忘住在了孤儿院的客房里,正好和文静语是隔壁。

    等文静语哄孩子睡着之后,走回到房前的时候,就见北冥忘倚靠在院子里,吸着烟。

    文静语不解,她所知道的是北冥忘从来不会吸烟,也没有见北冥忘吸过烟。

    文静语犹豫了一番还是朝北冥忘走去,不管能不能成功,她都想试一试,尽量改变北冥忘的想法,为孤儿院争取一些机会。

    “总裁,还不睡啊。”文静语不喜欢烟的味道,距离北冥忘隔了点距离。

    北冥忘点头,掐灭了烟,朝文静语招手,文静语慢慢的挪动着脚步,一点点的靠近北冥忘。

    “你,离开北冥集团,就是为了到这里来?”北冥忘问。

    文静语点头,“是啊,这里原先的老师,回家结婚生孩子去了,孤儿院付不起什么高工资,自然也没有人,会来这里,所以我就回来了,怎么说,这里也是养大我的地方。”

    “总裁,这些孩子,真的很可怜,从小就没有父母,这里就是他们唯一的家,你,不要拆除这里好不好。”文静语不安的搅动着手指。

    她不知道北冥忘会不会答应,又在想,若是北冥忘拒绝怎么办,到时候这些孩子又该怎么办。

    文静语仰起头,希翼的看着北冥忘,两只大眼睛在黑夜里格外的闪耀。

    “我是商人,不会做让自己吃亏的事情。”北冥忘这样说。

    文静语皱眉,她知道,这就是交换,但是她并没有什么可以和北冥忘交换的,北冥忘身为北冥家族的继承人,要什么没有。

    “那,你想要什么?”文静语问。

    “你。”北冥忘忽然间弯下腰,盯着文静语的脸。

    文静语错愕的看着北冥忘,她?北冥忘这是什么意思?

    “我缺一个女朋友,我看你挺合适的。”北冥忘不自在的动了一下嘴巴。

    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这句话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说出口了。

    他想,平淡了二十多年的生活,出现一个不一样的人,或许还挺好玩的。

    “好。”文静语点头,答应了北冥忘,只是,“你为什么会想要我做你的女朋友。”

    按照北冥忘的条件,要什么女人没有?她文静语不过是诸多女人中最平凡的一个。

    两个人的关系确定的太快,文静语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就这样,成了北冥忘的女朋友。

    孤儿院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一场地震彻底摧毁了这个孤儿院。

    文静语还在和北冥忘说着关于孤儿院的问题,地面就开始猛烈的摇晃起来,两人一惊。

    立马起身朝外边跑去,可是迟了,大门口已经被塌下来的天花板挡去了去路。

    “怎么办。”文静语慌张的看着北冥忘。

    “别怕。”北冥忘用力的握了一下文静语的手。

    文静语的一颗心快速的跳动起来,渐渐的也安定了下来,有北冥忘在,她不害怕。

    文静语对着北冥忘露出了一抹笑容,脑中甚至有个疯狂的念头,有北冥忘在,就是死,她也不怕了。

    “小心。”北冥忘眼见桥梁塌了下来,赶紧将文静语紧紧的护在身下。

    文静语只听见一声闷哼声,视线彻底的黑了,身子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被困在了房子下边。    但是她并没有受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