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忘,你要筷子还是勺子?”文静语起身,低头问北冥忘。

    北冥忘因为文静语的突然间的叫他名字,心脏处快速的跳了两下。

    文静语等了一会,还是没等到北冥忘的回答,却见北冥忘一副复杂的神情。

    “北冥忘?我叫的不对吗?”文静语自己喃喃了的说了几声,小手在北冥忘的面前挥舞了几下。

    “北冥忘。”文静语又叫了一声,加重了声音,暗自想着,他刚才是自称北冥忘啊,没有哪里不对才对。

    “啊,我要勺子。”北冥忘为自己的失仪表示十分的不好意思,扭头看向一边掩饰自己的尴尬。

    “哦,好。”文静语奇怪的看了一眼北冥忘,起身拿了两个勺子回来,一个递给北冥忘。

    “你快试试,味道保准好吃,让你吃过一回,就会想着第二回。”文静语说着,自己吃了一口。

    还是原来的那个味道,文静语满足的眯起眼睛。

    北冥忘瞧着文静语,他想,他还没吃,就觉得这馄饨好吃的很。

    “别看我啊,你吃馄饨啊。”文静语接来吃了好几个之后,发现北冥忘还呆呆的愣在原地,急忙开口。

    北冥忘低下头,掩饰着这尴尬的一幕。

    “是,不错。”北冥忘赞赏着开口,在这个小地方有这么好吃的吃食,真实难以想象。

    文静语笑起来眉眼弯弯,听了北冥忘的夸奖之后,一副得意的表情,就差开口问,没有骗你把。

    北冥忘第二天就匆匆回了市,曾经有个女孩,请他吃了一碗馄饨的事情,时常出现在梦里边。

    他还很清楚的记得,那女孩眉眼弯弯,笑起来灿烂的模样,他还记得她的名字叫文静语。

    北冥忘知道,自己的婚姻从来都不是自己所能做主的,一向冷情惯了的他,对于情爱也没有太大的感觉。

    他知道北冥思政希望他能够娶季如夏为妻,达成两家联姻的目的。

    季如夏私下里来找过他,对他说,她不可能嫁给他,听了季如夏的话,他莫名的松了口气,他也知道季如夏有喜欢的人。

    两人一来二去,也成了好友,北冥忘视季如夏为知己,季如夏发生的事情他也一清二楚,后来得知季如夏嫁给景松之后,还挺唏嘘。

    就算是季如夏嫁了人,季家还有一个季如秋,北冥思政一心想的是和季家联姻,只要是季家的女儿就可以。

    北冥忘对于娶谁,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因为他娶的只是一个北冥家族的主母,而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再次遇见文静语是在一个学术会上,他作为金融系的学长出席。

    文静语恰好是那次学术会的负责人,负责点名签到,那天他在校长的陪同下走进学术报告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文静语笑颜如花的模样。

    校长一直注意着北冥忘的表情,见北冥忘盯着文静语瞧,好奇的开口问了一句,“北冥总裁,你认识静语?”

    北冥忘浅笑,点头,“认识,有过一面之缘。”

    “这样啊,静语可是我这批学生里边的尖子生,之前和你说的,我校推荐两名学生,到北冥集团去实习,其中一名就是文静语。”校长笑着说。

    “是吗。”北冥忘笑笑。

    他都以为他要忘记了文静语这个人,再一次见到文静语之后,北冥忘原本沉浸的心,一下下的复苏了。

    原来,这么多日子,自己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校长朝文静语招手,“静语,过来。”

    文静语手里抱着签到表,一路小跑着过来,可能是赶的急了,连围巾也没有拿掉,还是那天晚上那一条围巾。

    “校长,您找我。”文静语喘息着。

    “静语,听说你还认识北冥总裁?”校长笑着问,他内心也有他的想法,要是文静语认识北冥忘,那么学校下半年的赞助又能多上一大笔。

    “北冥总裁?”文静语疑惑的朝着校长的目光看去,当看见站在一边的北冥忘的时候,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北冥忘?”文静语下意识的喊了一句。

    “文静语,你还记得我。”北冥忘再次听见文静语喊他的名字,心情大好。

    “恩人嘛,当然记得。”文静语笑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文静语问北冥忘,又想起校长之前说,这一回的学术会,北冥总裁也会来参加。

    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就是那个北冥总裁?”

    北冥忘瞧着文静语粉嫩的脸颊,手心有些痒痒,想要上前掐一把,但是一向制止力很好的他,克制住了。

    “是。”北冥忘笑道,在心里想着,这个小丫头的表情还真是丰富。

    校长对于两人熟悉,再是乐意不过了,直接让文静语来招呼北冥忘。

    “没想到啊,你居然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北冥总裁。”文静语兴奋的开口。

    北冥忘听着文静语絮絮叨叨的讲着,对他的崇拜之情。

    和文静语一起进北冥集团实习的还有另一名男生,那个男生一直在追求文静语。

    北冥忘在划分两人工作的时候,将那男生,分配到了下属的公司,他只是想着,现在应该全心全心的工作,怎么可以想那些个风花雪月的事情。

    文静语只在北冥集团待了一个月,就要强行辞职离开,对此北冥忘十分的不能理解。

    不管怎么问文静语都不说,北冥集团有北冥集团的规矩,一开始进来的时候签了协议,现在要违背协议就要接受赔偿。

    北冥忘从文静语的资料中知道文静语是孤儿,肯定没有这么多的钱拿来赔偿。

    文静语找上了他,在来北冥集团之后,第一次找他,求他让她离开,她愿意将这笔赔偿分期付。

    北冥忘那是第一次发怒了,他不明白文静语为何死活都要离开。

    北冥忘从来是冷静的人,从小到大都没有发过怒,对于文静语要离开第一次有了怒意。    他不喜欢情绪被人掌控的感觉,作为最优质的继承人,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情绪外露,一点点都不可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