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问,北冥忘一生之中最后悔的事情什么,大概就是不该遇上文静语,如果不遇上她,就不会将她拖入了北冥家族的漩涡。

    北冥忘初见文静语的时候,是在小镇上边,他代北冥思政过来处理这边的业务,迎合了对方,喝了几杯酒之后,独自在小镇里边走走。

    晚风吹在脸上,吹散了一点朦胧的醉意,“喂,你的皮夹子掉了。”

    北冥忘只听见清脆的女声下意识的转身朝声音的来源处看去,“我没有”

    正想说没有带皮夹子,就见文静语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皮夹子越过他,朝他身后的人跑去。

    白皙的脸蛋因为跑步的关系微微的泛红,半张脸埋在围巾里边,微微的喘息着。

    那人浑身摸了一下,然后接过文静语手上的皮夹子,感谢开口,“谢谢,谢谢。”

    北冥忘就见那人手顺着文静语的手,摸了一下,北冥忘皱眉,他想,这人是想趁机吃豆腐。

    “你想干嘛。”文静语的面色当场就变了,恶狠狠的瞪着那人。

    “不干嘛,为了感谢美女,不如我请美女喝一杯吧。”那人指了指不远处的酒吧。

    北冥忘还在想,这姑娘不会是缺心眼吧,不会要跟着去吧,接下来的一幕,彻底的让他惊讶了。

    文静语看着人小小的,又和和气气的,没想到动起手来这么的彪悍,只见文静语对着那人绚丽一笑,一手扯过那人的手臂,就是咔擦一声。

    还不等那人惨叫,文静语又是一脚,狠狠的踹在那人的小腿上,直到听见那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之后,文静语才拍拍手。

    “小子,我告诉你,姑奶奶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文静语凑近那人。

    北冥忘看着看着,噗嗤一声笑出声,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不出一个小姑娘还有这么残酷的一面。

    他以为这样也就完了,文静语又从那人的手里夺过皮夹子,“我拿你一张钱,就算作是浪费我时间的报酬好了。”

    文静语说着,就打开了皮夹子,“哎,奇怪,这里面的照片怎么不是别人啊。”

    文静语奇怪的开口,一般来说,皮夹子里边的照片要么是自己的照片,要么是自己在意的人的照片,可是这皮夹子上的却是一对情侣的照片。

    上面的男人,也不是面前的男人,文静语放下照片,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面前的男人对着文静语露出了一抹阴狠的笑容,举起手,就朝文静语打下去。

    “小心。”文静语紧张的闭上眼睛,只听见耳边传来两个字,接着就落入了一个怀抱。

    所预想的巴掌并没有落下来,文静语睁开一只眼睛,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抱在怀里。

    北冥忘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身体比脑袋快了一步,冲上前,抱着文静语躲开了那个男人。

    “那个,谢谢你。”文静语不好意思的挠头发,都怪她太过大意了。

    “没事,记得小心一点。”北冥忘笑着说。

    文静语只觉得这声音也挺好听的,抬头看去,这一看,彻底的惊在了原地,脑里只有一个想法,这男人真的好帅。

    “哎,他跑了。”文静语想要好好的谢谢北冥忘,就见那人从文静语的手里夺过皮夹子,朝远处跑去。

    文静语,急忙拔腿去抓,她敢肯定,这个男人手里的皮夹子肯定不是他的。

    北冥忘瞧着文静语风风火火的模样,皱眉,她也不害怕一个人有危险。

    北冥忘怎么说也是北冥家族训练出来的未来继承人,追一个贼子,自然不在话下。

    等到文静语和北冥忘一起将那人送到警察局的时候,果然,那人的皮夹子是偷的。

    做完笔录从警察局出来,文静语才正式对北冥忘道谢,“这位先生,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就挨了他打了。”

    “不客气。”北冥忘礼貌微笑着开口。

    文静语有些尴尬的看着北冥忘,“要不,我请先生吃一碗馄饨吧,这小镇上边有一家馄饨挺不错的。”

    北冥忘不知当时怎么想的,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从闲聊中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北冥忘想,文静语这么柔气的名字,性子倒是一点也不柔气。

    文静语带着北冥忘七拐八拐,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一直走到最里面,有一家店,昏暗的灯光,在漆黑的小巷里显得格外的醒目。

    “你别看这家店味道可是顶好的,价格也便宜。”文静语说。

    北冥忘点头,对此不发表意见,作为北冥家族的继承人,他什么好吃的没有吃过,对于一碗馄饨自然兴趣也没有那么大。

    “吴阿婆,来两碗大碗的馄饨。”文静语蹦跳着走到馄饨摊,很是自来熟的开口。

    一个大概六十多岁的阿婆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瞧见来人,笑眯了眼睛。

    “静静,这是你男朋友吧?”吴阿婆一边手脚麻利的下了两大碗馄饨,一边瞧着北冥忘。

    文静语一听,自己倒是没啥感觉,担心北冥忘尴尬,急忙开口,“阿婆,你误会了啦,这不是我男朋友,这是我恩人。”

    吴阿婆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北冥忘,“是我误会了。”

    “你们两位坐,馄饨马上就好。”吴阿婆笑道,指着大棚里边的座椅。

    文静语带着北冥忘坐了下来,“吴阿婆在这里卖馄饨卖了二十年了,量足好吃又便宜,可是公认的。”

    “哦,你吃着她家的馄饨长大的?”北冥忘犹豫着问。

    瞧文静语和吴阿婆的熟腻样,就知道不可能只认识那么一两天。

    “啊,不是啊,我只是过来玩的时候会来吃吃。”文静语耸肩。

    文静语告诉北冥忘,她来这里,只是单纯的来散散心的。

    “馄饨来了。”吴阿婆将馄饨放到两人的面前,不忘提醒道,“馄饨有些烫,你们吃的时候要小心了。”    “知道了,吴阿婆。”文静语冲着吴阿婆甜甜一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