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倒是没有顾忌到北冥随风的情绪,依旧开开心心的朝里面走去。

    寺庙的院子里有一棵很古老的银杏树,树的下边,一名僧人正拿着扫把在扫地。

    北冥随风只一眼,就彻底的走不动路,呆呆的看着那名僧人的背影,放在裤子两边的拳头紧紧的捏着,胸口上下起伏着。

    “爹地,你怎么不过来。”景色和松果宝贝走到了大雄宝殿门口,发现北冥随风一动不动的站在盯着僧人看,诧异的开口。

    景色和松果宝贝对视一眼,北冥随风自从来了这个寺庙之后,就有些不对劲。

    “你们先进去吧,我想找这位僧人问点事情。”北冥随风闭眼,收起眼中的万千情绪,对着松果宝贝和景色罢手。

    景色点头,“那好吧,那你一会进来,我和松果宝贝先进去了。”

    北冥随风点头,等到两人进去之后,他才拔腿朝那位僧人走去,一直走到那名僧人的身后,僧人的背影和久远记忆里的背影所重叠。

    北冥随风轻喊了一声,“北冥忘。”

    正在扫地的僧人,听到这个名字,浑身僵硬了一下,也只是僵硬了几秒钟,继续扫着地上的叶子。

    “北冥忘。”北冥随风对着僧人又喊了一声。

    直到喊到第三声的时候,那名僧人才转过身,正对着北冥随风,仔细看去,那名僧人的眉目和北冥随风有几分的相似。

    大概四五十岁的模样,依稀可以看出,曾经的容貌何等的惊人。

    “阿弥陀佛,施主,贫僧法号忘尘。”僧人见了北冥随风,面色未变,双手合十,微微的弯腰。

    “忘尘,改一个名字,就能忘记以前过去的一切吗?”北冥随风的眼眸里隐隐有愤怒的姿态。

    双手在裤兜里,紧紧的握成拳头,北冥忘,他的父亲。

    “施主,自从贫僧出家时,前尘往事已经忘却,北冥忘是前生的名字,如今贫僧法号忘尘。”北冥忘面上没有一点的波澜。

    北冥随风忽然笑了出来,“忘尘,呵呵,真是好一个忘尘。”

    “施主,若是无事的话,贫僧继续扫地了。”北冥忘微微的点头,转身,继续扫着那一地的落叶。

    “忘尘,有没有时间,我倒是想要和你聊聊。”北冥随风说道。

    “施主有话的话,就在这里说吧,看看,贫僧有没有哪里可以帮的到施主。”忘尘低声说。

    “我也想要和你好好的聊一聊,北冥忘。”从树的另一边,缓缓的走出了另一个人。

    北冥随风抬头望去,正是北冥成风,似笑非笑的看着忘尘。

    忘尘叹口气,早知道会有今日的一幕,不知,这一幕,居然来的如此的早。

    “北冥忘,你要懦弱到,和我们谈话都不敢了吗?”北冥成风收起脸上的笑容,一脸愤怒的看着北冥忘。

    “二位施主,跟我来吧。”忘尘叹口气,将手里的扫把放下,率先朝一间禅房走去。

    给北冥随风和北冥成风各自倒了一杯茶,然后说道,“二位施主,有什么话要说的就说吧。”

    北冥随风先不去管忘尘,而是先看了一眼北冥成风,“没想到,你从飞机上死里逃生,到了这里。”

    “哼,我也没有想到,大哥你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北冥忘,我还以为,你还要费上些时日。”北冥成风不冷不热的回答。

    夏老夫人一直以北冥忘的踪迹来牵制北冥随风,让北冥随风容忍到了至今,北冥成风从夏老夫人的嘴里问得了北冥忘的下落之后,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没想到北冥随风居然也那么快的查到了北冥忘的下落,这算不算是孽缘。

    最让北冥成风受不了的是,北冥忘一副默然的态度,一切事情都因北冥忘而起,而北冥忘却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北冥忘,你以为你躲到这里,出家为僧,就能忘记你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情吗?我告诉你,那些罪孽会永远陪着你。”北冥成风说道。

    忘尘听了北冥成风的话,依旧平静的模样,忘尘越是平静,北冥成风越是愤怒。

    北冥成风放在桌子上的手,握成了一个拳头,对着桌子砸了下去。

    “北冥忘,你说话啊,哑巴了不成。”北冥成风见忘尘不言不语的模样,又是一阵气愤,直接朝忘尘吼道。

    忘尘这才抬眼看了一眼北冥成风,“施主,这里是佛门清修之地,你稍微冷静一点。”

    北冥成风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脸嘲讽的看着忘尘,“冷静,你说我该怎么冷静。”

    “北冥忘,你说你当初是怎么狠的下心来,抛弃了整个家族,抛弃了我和妈咪,抛弃了奶奶?”北冥成风红着眼眶看着北冥忘。

    小的时候,他最期待的就是北冥忘能够和普通的父亲一样,抱着他笑一笑,闹一闹,可是,从来没有,北冥忘会抱着北冥随风教他写字,他只能渴望的站在一边。

    他不理解,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和北冥随风一样都是北冥忘的儿子,北冥忘却独独只欢喜北冥随风,从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愤怒过,也恼怒过,跑去北冥忘的面前闹过,但是,北冥忘依旧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或者说,没有将他给放在心上。

    他不理解,去问母亲,为什么都是父亲的儿子,父亲却从不对他笑一笑,母亲哭着抱着他,说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情,因为她北冥忘才不喜欢北冥成风。

    母亲求他,不要跑到北冥忘的面前去闹,他应了,但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那颗心,找着机会,总会在暗地里偷偷的看北冥忘教导北冥随风的情景。

    有一回,他无意间绊倒了一颗石子,从假山的后边摔了出来,膝盖上鲜血直流,他以为这一回北冥忘总该跟他说句话了吧。

    谁知,北冥忘只是淡漠的扫了他一眼,从他的身边经过,还是北冥随风将手帕捂在他的膝盖上,带着他去找了医生。    夏老夫人以为是北冥随风害的他摔跤,对北冥随风一顿臭骂,那时候北冥忘出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