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疯子,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越来越不要脸了。”景色捏着北冥随风的耳朵。

    “要是要脸的话,现在还会有松果宝贝吗?”北冥随风掂了一下景色。

    不满的开口,“色色,回去之后多吃点,现在比以前瘦多了。”

    “不,难得瘦下来,当然要好好保持。”景色一口回绝。

    “色色,你听过女为悦己者容吗?”北冥随风忽然间问景色。

    “当然听说过。”景色点头。

    “听过就好,所以为了我,你要多吃一点。”北冥随风淡定的说。

    景色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不明白这二者之间有何关系,北冥随风淡定的转头,看着景色,“色色,你想要减肥了,除了悦我,还想悦谁?”北冥随风轻飘飘的问。

    景色错愕的张大嘴巴,这句话还能这么用?她似乎又低估了北冥随风的厚脸皮程度。

    “嘿嘿。”松果宝贝在一边给北冥随风竖起了大拇指,爹地出手就是牛。

    “说不过你们。”景色撇嘴,她算是看出来,这父子两连手,天下无敌。

    景色趴在北冥随风的背上,双手圈住北冥随风的脖子,看着这山山水水。

    “爹地,你快看,寺庙到了。”松果宝贝赶紧跑上前,站在上边的石头的上,朝着北冥随风和景色招手。

    北冥随风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寺庙,眼里一片复杂,定定的站在原地,颇有些迈不动脚步。

    景色敏锐的察觉到了北冥随风的不对劲,拍了一下北冥随风的肩膀,“疯子,放我下来吧。”

    景色从北冥随风的背上跳了下来,拉住北冥随风的一只手,“疯子,你怎么了。”

    北冥随风摇头,深吸一口气,“走吧。”

    景色点头,跟上北冥随风的步伐,反正北冥随风迟早都会告诉她,也就不纠结在这一时了。

    北冥随风颇有些自嘲的看着不远处的寺庙,原来他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爹地,我们快些,没准我们是这里的第一位香客,可以得到大师的待见。”松果宝贝不知从哪听来,每日的第一位香客,有机会得到这里住持大师的待见。

    这里的大师也是出了名的高僧,许多人经他指点过迷津之后,豁然开朗,也有人经过他指点之后,躲过了灾难,怎么神怎么来。

    松果宝贝从起床开始就和景色在念叨着,今天一定要赶在第一位,见见那个很神奇的住持。

    “爹地,妈咪,你们倒是快一点。”松果宝贝等了一会,发现北冥随风和景色还在原地,瞪了下脚。

    跑到两人的面前,一只手拉住一个人,往前走去。

    由于很早的原因,寺庙里还没什么人,只听见僧人诵经敲打木鱼的声音。

    还有几个小沙弥,在院子里扫着地,见到北冥随风一家三口,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爹地,我们去求一签吧。”松果宝贝拉着北冥随风的手,仰头说道。    北冥随风手臂微微的颤抖,听了松果宝贝的话,微微的点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