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严肃认真的看着北冥随风,就差对天发誓了。

    “爹地,我作证,妈咪除了楚墨哥哥他们没有认识别的男人。”松果宝贝在接收到景色投过来的求救的目光之后,急忙开口。

    “是的是的,对了,疯子,老板娘的晚饭准备好了,我们还是下去吃晚饭吧。”景色躲开北冥随风审视的目光,笑着开口。

    急忙转移话题,推着北冥随风就朝楼下走去。

    老板娘准备的很丰盛,简单的几个菜,也能让人看着食欲大开,松果宝贝和景色的一张小嘴压根就没有停下来过。

    饶是北冥随风这么挑剔的人,也不得不说一声好。

    “老板娘,你手艺这么好,要是开一家餐馆的话,一定生意十分爆棚。”景色拿过纸巾,擦了一下嘴巴,对着坐在屋子里的老板娘说道。

    松果宝贝在一边大力的点头,味道真的很不错,要是老板娘开一家餐馆的话,他一定会光临的。

    “餐馆太麻烦了,我还是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模式。”老板娘说道。

    “也是,现在这样就很不错。”景色赞同的点头。

    习惯了快节奏的生活,偶尔过一过慢节奏的生活而是不错的,在这里能够放空整个人。

    “要是谁娶了你,就有口服了。”景色感慨道。

    在和老板娘聊天中,她知道,老板娘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别说结婚了,就是男朋友也还没有。

    不过,老板娘似乎受过情伤,躲到这里来的,每个人的过去都有一个故事,景色未免勾起老板娘内心的伤口,对于一些事情,也只是猜测猜测,不去过问。

    老板娘倒是听了景色的这句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面色未变,很快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北冥先生,北冥夫人,你们一家还真是幸福啊。”老板娘笑道。

    “那当然。”景色笑着说。

    “色色,一会你和松果宝贝早些睡,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早起爬山,要养足精神。”北冥随风对景色说。

    之前还想着,今天晚上出去逛逛,但是一想到明天还要爬山,干脆就不出去了,早点洗洗睡吧,养足精神,明天可以爬山。

    “疯子,那你呢?不睡吗?”景色问道。

    “司特助传过来一些重要的文件,需要我看过之后,才行,你们先睡,我一会就睡。”北冥随风说。

    景色有些心疼的望着北冥随风,出来玩还要工作要顾,真的是太累了。

    松果宝贝难得和景色一起睡,明显表现的有些兴奋,在床上翻滚了一圈扑进了景色的怀里。

    在景色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妈咪,上次我醒来的时候,就在你的另一边,这一次我要躺你们中间好不好。”

    “好,妈咪最喜欢抱着松果宝贝了。”景色说着,在松果宝贝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松果宝贝撇了一眼景色,明显不信,“妈咪,我前两天还听见你对爹地说,最喜欢抱着爹地睡了。”

    景色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红了,松果宝贝居然还听到了这话,真是够让人尴尬的。

    “我”景色正欲开口解释。

    松果宝贝罢手,打断了景色的话,“行了妈咪,你不要解释了,我都知道。”

    “西米姨说,这叫做,见色忘儿子。”松果宝贝直接出卖西米。

    好你个西米,居然挑拨我和松果宝贝之间的感情,景色在心底给西米记了一笔。

    远在千里之外的西米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拿了张纸巾擦了一下,没忍住,嘀咕着,“谁啊,居然在外边讲老娘的坏话。”

    说着,又打了一个喷嚏,西米又想,该不会是感冒了吧。

    景宸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里走出来,急忙拿过纸巾递给西米,“怎么回事,怎么感冒了。”

    “哼,我感冒也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晚上”西米没好气的开口。

    景宸倒是一点都不介意西米的坏脾气,听了西米的抱怨,停下手里的动作,坏笑着看着西米,“我晚上怎么了?”

    “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知道。”西米扭头不去理景宸。

    “景宸哥哥,就算我以前年轻不懂事,我现在也知错了,你放过我好不好。”西米哀怨的看了一眼景宸。

    将她关在这里不让她出去,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啊。

    “所以,你以前喜欢我,也只是因为年轻不懂事?”景宸收起脸上的笑容。

    西米结巴着说,“当然当然是。”

    景宸的面色唰的一下就冷了,“招惹了我,就想这么容易的离开,你觉得有这么的简单吗?”

    西米不理解景宸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景宸哥哥,我已经为我以前对你做的事情道过谦了,那真的是我年轻不懂事,我已经知错了。”

    “所以,景宸哥哥,你放过我好不好,这段时间你做的这些事情,就当做是弥补我之前的错事了。”西米眼看着景宸的脸越来越黑,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不可能,我告诉你,既然招惹了,就要接受后果。”景宸冷声道。

    西米小心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她温柔又帅气的景宸哥哥,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可怕。

    “西米,乖乖的不要闹,我很累。”景宸忍不住缓了下语气。

    这些日子,他异常的疲倦,景宸直接将脸,埋在西米的脖子处。

    西米是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很是纠结。

    西米很想开口问一句景宸,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思,是喜欢她还是不喜欢她?

    西米叹口气,还是放弃了问这个问题的想法,如果得到的答案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又该有多失望,就这样耗着吧,能过一天是一天。

    要是景色在这里,就该说她没出息了,西米露出一抹苦笑。

    她们三个,遇到的事情,怎么就这么糟糕,还以为自己比她们好一些,结果自己却是最纠结的。

    楚墨爱季念毋庸置疑,季念亦是爱楚墨,北冥随风爱景色,景色也爱北冥随风。    到了她这里,就是哪哪都不对了,她爱景宸,那景宸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