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十四章:季念此人

    周倩忍不住在心底嘲讽自己,不想自己沦落为商业的玩物,只有不断的讨好别人。

    周母看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连忙招呼门外的佣人将给景知的礼品拿了进来。

    季如秋笑盈盈的收下,周倩看事情已经解决了连忙带着周母向季如秋告辞。

    走出医院的大门,周倩一直强装着的笑容,收了起来,代替的是无可奈何的忧伤,周母在一旁想安慰周倩,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小倩,都是妈妈没用,连累了你。”周母满脸的内疚,要不是她在周家人微言轻,就不会害的周倩为了她去不断的讨好别人。

    周倩淡淡的摇摇头,怪谁呢?怪命吗?周倩心中并没有太多的不满,讨好景知总比去讨好那个所谓的朱老板强。

    就景知那个脑袋还想嫁给北冥随风?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周倩在心中暗暗鄙夷景知。

    现在可以说,她和景知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季如秋带着景知回到景家。

    景知就想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季如秋连忙叫住景知。

    “妈咪,你干嘛呀!我头晕想上去躺会。”景知跺了两下脚,不敢违抗季如秋的话,乖乖的在沙发上坐下。

    “那个第一名媛是谁传出来的?”季如秋的脸上不再是温和的笑容,满脸的严肃。

    景知被这样的季如秋吓了一跳,在她印象中,季如秋从来没有这样严肃过。

    “别人……这样传的。”景知不能理解,她是a市第一名媛有什么不对吗?

    季如秋看景知支支吾吾的样子就知道,这话铁定是她自己传出去的,气的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

    “你……你,你真是要气死我?”季如秋第一次对景知发怒。

    景知实在不能理解,季如秋到底在气什么,“我是a市第一名媛怎么了?”

    景知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委屈。

    “景知,看来我以前真的错的太离谱了,将你护的太好了。”季如秋悔不当初,“季念你知道的吧!万一要是被她听见了,a市第一名媛是你,你说她会怎么对付你?”

    景知听见季念的名字,脸上瞬间苍白起来。

    季念这个人在她的心中留下了太多的恐惧感,季念,她名义上的阿姨。在她五岁的时候将她推入水里,七岁的时候因为吃了她一根棒棒糖,季念一棒子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她的手。

    从那以后她看见季念都是绕着走,太久没有人提及季念她都差点忘了季念的存在。

    如果说a市的第一名媛是谁,季念当之无愧。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孔,顶尖的家世。

    “妈咪,那怎么办。”景知颤抖着嘴唇,她知道季念的占有欲有多重,她绝对不会允许a市第一名媛这个名头被人夺走。

    季如秋见季念也是恨的牙痒痒,她明明是季念的姐姐,可是季念从来没有将她放在眼里,甚至还将她逐出了季家。

    即使恨得牙痒痒,季如秋也不得不说一句实话,那就是她真的怕季念,季念的手段令人恐惧。

    哪怕季念只有二十多岁。

    “还能怎么办,赶紧在还没传到季念耳朵里之前,将这些话,赶紧掐灭。”季如秋只有在面对季如夏和季念的时候才会失去风度。

    “噢噢噢。”景知赶紧拿出手机,让那些人不要再传这些话了。等到事情结束后,才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

    “妈咪,你明明是季念的姐姐,她怎么能这么不尊重你。”景知不满的抱怨着。

    季如秋的眼神暗了下来,不理会景知的话。

    这边季如秋母女被不好的情绪笼罩着,另一边的景色却是高高兴兴的去接宝贝儿子放学。

    松果宝贝在幼儿园最大的烦恼就是身边这个顾安安同学,中午缠着他喂饭,午休缠着他讲故事,放学了还要他陪着一起等妈妈。

    今天顾安安的父母不知为何,迟迟没有来接顾安安,等幼儿园里的同学都走光了,教室里还剩下顾安安和松果宝贝。

    两个孩子各有事做,倒也相安无事,在顾安安画完了第三幅画后,还不见父母来接自己,瞬间有些委屈了。

    顾安安拖着两条小短腿跑到杨老师面前,“杨老师,我爸爸妈妈怎么还不来接我?”

    杨老师蹲下身子,对顾安安和蔼的说,“你妈妈刚才打电话来过了,因为临时有事,会晚一点,杨老师陪你等妈妈好吗?”

    顾安安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嘟着嘴巴跑回松果宝贝身边,“景慎,我妈妈今天有事要晚点来接我,你妈妈呢?”

    松果宝贝抬起头看了一眼顾安安,又继续低头看自己的书,“嗯。”

    顾安安见松果宝贝不搭理她,伤心了一小会继续缠着松果宝贝陪她一起玩。

    “景慎,你起来陪我一起玩,好不好?”顾安安拉着景慎的衣角摇晃着。

    松果宝贝不理会顾安安,只是将衣角从顾安安的手里抽了出来。

    顾安安跑到松果宝贝的前面,用肉嘟嘟的小手盖住松果宝贝面前的书,“景慎,你起来陪我一起玩好不好。”

    松果宝贝依旧没有理会顾安安,只是将她放在书上的小手给移开。

    顾安安依旧不气馁,继续再接再厉,跑到松果宝贝的身后,捂起松果宝贝的眼睛,大半个身子趴在松果宝贝的背上,一句句软糯的声音飘进松果宝贝的耳朵里。

    松果宝贝鼻尖动了动,只闻到一股淡淡的奶香。

    松果宝贝突然间站了起来,吓了顾安安一跳,顾安安眨着大眼睛看着松果宝贝,“景慎,你怎么了。”

    “你不是要我陪你玩吗?玩什么啊!”松果宝贝的语气很不好,可是顾安安很开心。

    主动跑到松果宝贝的身边拉过松果宝贝的小手,“我们去玩秋千好不好。”

    最后的结果是,顾安安坐在秋千上,松果宝贝在身上推着秋千。

    “哈哈哈!景慎,高点再高点。”顾安安大声的笑着,不忘转过头和松果宝贝说话。

    松果宝贝一下一下的推着秋千,看着顾安安的裙子还有头发飘扬在半空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