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对于北冥随风的反应有些不满意,嘟着嘴,“疯子,你就不能给点反应吗?”

    “好,什么姻缘鼓传说?”北冥随风好脾气的问道,将景色拉进了房间里。

    松果宝贝正在捣鼓他的相机,听了景色的话,也好奇的跑过来,仰着脸看着景色,“妈咪,什么传说。”

    “就是说,一个人要对另一个人表白的话,就敲响这个鼓,告诉她。”景色说着说着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对。

    松果宝贝眼见自己最亲爱的妈咪,面色有些变了,下意识的开口,“妈咪,怎么了。”

    “疯子,你说,从以前上学的时候,都是我在追着你跑,什么时候你也能追我呢。”景色咬唇。

    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她当年追北冥随风追的多辛苦啊,哼,北冥随风真是白捡了一个她那么漂亮又能干的老婆,现在还买一送一,附带了一只小包子。

    北冥随风瞧着景色的委屈样,被气笑了,就她还委屈,他也委屈啊。

    费了这么大的劲,才勾引住景色,去配合景色做的一切。

    “色色,你现在的反应,似乎是后悔了?”北冥随风微笑,不动声色的将手圈住景色的腰。

    景色浑身一抖,瞧着北冥随风的样子,就知道北冥随风没有在打什么好主意,又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急忙摇头,“没有后悔,怎么会后悔呢,庆幸还来不及。”

    庆幸自己追到了你,还和你有了松果宝贝。

    “爹地,当初妈咪追你追的很辛苦吗?”松果宝贝无视北冥随风和景色之间的小互动,眨着眼睛,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挑眉,景色追他追的很辛苦吗?似乎是这样的。    “当然,你不知道,你爹地有多难追,有多么难搞,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你爹地告白,还以为就要皆大欢喜了,结果,你爹地来了一句,我要是能够做到告白一百次,他就考虑考虑,你说是不是很

    过分。”景色愤愤不平的开口。

    北冥随风在学校的日子又极少,就算是一天一次也得三个月,再加上见不到北冥随风的时间,来来去去也折腾了不少时日,那段时间,北冥随风还真是将她折磨的连脾气都没了。

    “爹地,这一般不都是男孩子追女孩子的吗?”松果宝贝一听,也有些心疼妈咪。

    爹地冰冷起来有多冷,他也是知道的,哎,真是难为妈咪了,还能抵得住爹地的怪脾气,做到真的告白了一百次。

    不过,也幸好,妈咪坚持了下来,若是妈咪没有坚持下来,那岂不是就没有他了。

    “松果宝贝,你怎么知道你爹地就没有追你妈咪呢?”北冥随风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景色。

    原本竖着耳朵等北冥随风回答的景色,一听,比松果宝贝反应还要快,蹦到了北冥随风的面前,扯着北冥随风的领子。

    “疯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追过我,我怎么都不知道。”景色睁大眼睛,盯着北冥随风瞧。

    “色色,你知道吗?等着被你追,其实也是一件蛮痛苦的事情。”北冥随风笑道。

    景色不着调,西米更加不着调,两个不着调的人加起来,简直就是车祸现场。

    “哪有追别人,还要求别人每天骑车来上学的?”北冥随风在景色的疑惑中,缓缓的开口。

    景色脸色微红,仔细的想了一下,确实有这么一件事情,那时候似乎是她追北冥随风的第五天还是第七天?

    景色看电视里,都是男女主一起上下学,男主载着女主在校园里,当时迷这剧情迷的不要不要的。

    见到北冥随风的时候,就对北冥随风说,“北冥随风,你能不能骑车来上学,你坐车里,我在车外,我们中间隔着一条鸿沟,这简直就是悲剧啊。”

    北冥随风当时什么反应来着,直接被她给气笑了。

    追求别人,还把要求说的这么的理直气壮的,也只有景色一人了。

    “不过,你后来也照做了不是,疯子,快说,是不是其实那时候你就是喜欢我的,只是不好意思开口。”景色盯着北冥随风,等着北冥随风的回答。

    同样等着北冥随风回答的还有松果宝贝,偷笑着看着北冥随风。

    西米姨有和他说过,别看爹地这人面冷心冷的,面对妈咪的时候,还是很心软的。

    “不知道。”北冥随风很中肯的回答,他那时候的确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一开始在学校的时候,就有女生追着说喜欢他,跟他告白,他当时就觉得这些个女生比蚊子还吵,就动用了一点手段,也极少去学校,后来那些个女生,也主动不来招惹他。

    他也乐得个自在,想到的时候来一下学校,想不到就算了。

    一直到后来,景色出现了,当时他只觉得,他不讨厌这个女孩,觉得这个女孩很是眼熟。

    至于自行车那件事情,还真是个误会,北冥随风才不会告诉景色,他无意间看见坐在一个男生自行车后边吃醋了。

    当时他还很生气,前一秒还在跟他真心诚意的告白,后一秒就在和另一名男生搂搂抱抱。

    当看到景色搂着那个男人的腰的时候,北冥随风的心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就连白子枫当时都被北冥随风给吓到了,那一天北冥随风整个脸可以说是完全黑着的。

    在睡觉之前,北冥随风辗转了一下,还是让白子枫给他送一辆自行车过来,在面对景色的时候,也只是说运动身子的。

    也是在后来的时候,他才知道那天看到的那个男人是景宸,也就是景色的哥哥。

    这件事情,北冥随风想着,一辈子都会压在心底,不会告诉别人。

    “这算什么回答。”景色很不满意北冥随风的这回答。

    “色色,与其追究以前的事情,我倒是想要知道,这五年里边,你在外边认识了多少男人?嗯?”北冥随风特意在最后一个字上边,加重了语气。    “没有啊,我一直对你一心一意,哪有别的男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