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里,才会有归属感,当然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说这些,松果宝贝也不一定会知道。

    他说了几句之后,就摸着松果宝贝的脑袋,带着松果宝贝继续往前走。

    玩到傍晚,北冥随风一家三口才往民宿走。

    景色一直对于大鼓的传说十分的好奇,一回民宿,也不跟着北冥随风回房间,刚好看见民宿的老板娘在下边,景色就坐到老板娘的身边。

    老板娘的年纪也不大估摸着三十岁左右的模样,能把这里装扮的这么精致,不难看出老板娘在生活上很是精致。

    “北冥夫人,你回来了,玩的怎么样,你们晚上可以再去看看,我们这里,晚上才好看。”老板娘察觉到自己的身边有人坐着,放下手里的书,抬头一看正好看见景色,笑着打招呼。

    她很喜欢北冥随风一家三口,男的帅女的美,生的孩子也好看,还很有礼貌。

    “还不错,不急,我们还会在这里多待几天,明晚看也是一样的。”景色接过老板娘给她倒得茶。

    “老板娘,我向你咨询一下一件事情。”景色抿了一口,将茶杯握在手里。

    老板娘笑道,“说吧,什么事情。”

    “老板娘,就是,我们刚才去玩的时候,里边有一个大鼓,路过的一位老大妈说,这里边有一个传说,老板娘是什么传说。”景色好奇的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看着景色的神情,这一听,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我以为,你还要问我什么大事情,原来是这个啊。”老板娘继续说,“其实这个传说我们这里人人都知道。”

    “你说的那鼓,是姻缘鼓,最开始的时候这鼓是拿来传递信息用的,后来,就变成了姻缘鼓。”老板娘笑笑。

    “姻缘鼓?”景色一听,更加的好奇,她怎么没有听过这些事情。    “对,姻缘鼓,据说很早以前,我们这里有一个富家的小姐爱上了一个贫穷的小子,这个贫穷的小子,想要让富家小姐知道他的心意,但是,富家小姐的家里又不同意两人来往,将贫穷小子,挡在了门外,不让他们来往,贫穷小子无奈,就想了一个办法,在一个早晨击响了这个姻缘鼓,大家以为发生了事情,纷纷聚拢了过来,贫穷小子,借此就对富家小姐表明了心意,后来,两人就在一起了,再后来

    ,男人有了中意的女生,就击打这鼓拿来表明心意,这鼓也就成了姻缘鼓。”老板娘笑着说。    “其实,你们现在看的这个鼓也不是最开始的鼓,大家得知这个传说之后,就喜欢带着喜欢的人到这里来击鼓表白,这鼓早就破败了,现在你们看到的都是翻新之后的了。”老板娘记得她小的时候也喜欢

    到那边去转悠。

    “原来是这样,不过,为什么要把鼓槌放到这鼓上边,是存心不让大家击打吗?”景色很快就想到了鼓槌的问题。

    总不能说是谁玩恶作剧,故意将鼓槌放到了这上边的吧,反正她是不信的。

    “鼓槌放到了上边?”老板娘皱眉,很快就笑了。    “是这样的,来这里玩的游客虽然不多,但是也不少,知道这个传说之后,都想着去击打,一天可能会响个几百次,在这里生活的百姓可以说不胜烦恼,再加上击打多了,这鼓也坏的厉害,于是就将这

    鼓槌放到了鼓的上边,大家伙拿得到就击,拿不到,看看,参观一下也就过去了。”老板娘说。

    景色点头,原来是这个原因,但是她击打那个鼓的时候,那个大妈这么诧异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老板娘,再问一下哈,这个鼓,不会没有女人击打过吧。”景色犹豫着开口。

    不然她可猜不出,那老大妈为何这么的惊讶了。

    “啊?”老板娘有些反应不过来,景色说的这话。

    仔细的想了想,貌似确实是这样,在她知道的看来,确实没有女人去击打过那鼓。

    “好像是的,一般都是男生击打表白心仪的女生。”老板娘点点头。

    接着又好奇的看着景色,“北冥夫人,不会是你去击打了这个姻缘鼓吧?”

    景色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她当时就想着玩玩,哪里想得到那么多,按照老板娘的意思就是,她是第一个击打这姻缘鼓的女人了?

    嘿嘿,知道了这件事情,景色莫名的有些兴奋。

    “老板娘,我先上楼了,你这茶不错。”景色放下手里的茶杯,一蹦一跳的朝楼上跑去。

    “哦,好,哎,等下。”老板娘点头,一下子想到了一点事情,急忙对着景色开口。

    景色站在楼梯上,疑惑的看着老板娘,“老板娘,你叫我?发生了事情吗?”

    “是这样的,北冥夫人,你们晚上想要吃什么,我可以准备,还有你们是想在房间吃,还是在楼下吃。”老板娘问道。

    为了防止浪费的事情发生,老板娘一般都是问顾客饭点吃什么之后,再看着准备的。

    由于北冥随风住进来,一个人包下了整个民宿,老板娘就不用挨个的去问了。

    “吃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们这里有什么拿手的菜,看着准备吧,我们没有什么忌口的,就在楼下的后院里吃吧。”景色说。

    老板娘点头,“那行,北冥夫人,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看着准备了,四菜一汤吧,再来一个饭后甜点。”

    “行。”景色点头,说完之后,继续朝楼上跑去。

    刚到楼上,景色就撞上了从房间里出来的北冥随风。

    “色色,这么毛毛躁躁的干嘛呢,小心一点。”北冥随风蹙眉,将景色稍微拉的远一点,看着景色的额头。

    “疯子,我跟你说,我刚才问了老板娘那个鼓的传说,你知道吗,那个是姻缘鼓。”景色随意的揉了两下撞红的额头,兴奋的开口。    “哦,姻缘鼓。”北冥随风拉下景色的手,确定景色的额头没有任何的事情,之后才回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