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摄影,妈咪都不知道。”景色惊讶的开口。

    松果宝贝,瞒了她多少事情啊,她似乎有点印象,早几个星期以前,松果宝贝说他要学摄影来着。

    “妈咪,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别纠结了。”松果宝贝嘟嘴。

    “行了,松果宝贝来了,我们走吧,松果宝贝,拍照的任务交给你了。”北冥随风将松果宝贝一提留的从景色的怀里抓了起来。

    松果宝贝大力的点头,紫虹长街中间地段有一个大鼓,景色对这个大鼓倒是挺好奇。

    据说这个大鼓在以前是用来传递信息的,一般不击鼓,只要击了鼓就表示有重大的事情发生。

    “妈咪,你站好,我给你拍照。”松果宝贝拍来拍去都不抓那个角度,干脆让景色不要动。

    景色吐吐舌头,“知道了。”

    背对着松果宝贝,做了一个拥抱大鼓的动作,松果宝贝咔咔两下子将这一幕拍了下来。

    “疯子,你快抱我,我想要去拿那个鼓槌。”这个大鼓的鼓槌不是在旁边而是在大鼓的上边,想来应该是怕小孩子们不懂事拿着敲着玩,故而摆到了上边。

    只是,这个高度,小孩子是拿不到了,她也同样拿不到。

    景色在明确的知道自己和鼓槌之间的差距之后,直接朝北冥随风伸出了手。

    北冥随风弯腰,抱过景色,让景色坐在他的肩膀上,“这样,能够拿到了吗?”

    景色吃力的看了一眼还差一点点才拿得到的鼓槌,“疯子,还要再上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北冥随风蹙眉,听了景色的话,又将景色往上举了那么一下。

    松果宝贝在下边使劲的按着快门,成功的捕捉到了景色以为拿到鼓槌兴奋的表情,还有北冥随风无奈又宠溺的表情。

    “疯子,你说,他把这鼓槌放这么高,他们自己拿得到吗?”景色犹豫的开口,把玩着手里边的鼓槌。

    鼓槌在手,手就痒痒,好想拿来击打一下。

    “把鼓槌放的高,拿不到,只能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敲打这个鼓,不过,他们也没有想到你会较了真,还真的想要来击打这个鼓。”北冥随风微笑着。

    景色尴尬的站在原地,她就是一时间对这个鼓有点感兴趣了而已,没有想过要去真的击打它。

    “妈咪,你都已经拿下来了就打一下吧,反正没有说不让打。”松果宝贝怂恿着开口。

    景色点头,也不敢用太大的力气,就用了这么一点点的力气在大鼓上边击打了一下。

    大鼓传出声音,景色浑身一抖,鼓槌差点没有拿住。

    幸好北冥随风就在景色的周边,早就有预感会出什么事情,一个迈步上前,扶助景色,同时拿住景色手上边的鼓槌。

    路边上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看着这一幕,景色无辜的眨眼,“疯子,我是不是闯祸了。”

    她就是想要随意的敲打一下,没有想到这个声音居然这么的响。

    “没事,有我在。”北冥随风安慰道。

    “哎,你们还真去敲这鼓了。”一位大妈路过,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景色不解的看着大妈,“这鼓,不能敲吗?我不知道,上边没有写着。”

    “没有,可以敲,只是啊这鼓是后来新修的,没有什么传说了。”说着,大妈的目光一直朝北冥随风的身上瞟。

    大妈的这句话说的景色糊里糊涂的,什么传说,她不知道啊。

    不过,这鼓,还真是看不出来是新修的,一看就是豆腐渣工程。

    “大妈,我们就是随便玩玩的,什么传说不传送不太清楚。”景色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开口。

    这一回轮到大妈惊讶了,“我只听说过一位传说来击鼓的。”

    “你这小姑娘倒是可爱,击了鼓却不知道什么意思。”大妈说的几句话让景色惊讶非常。

    大妈也估摸着急着回家烧饭,没有时间在这里耗,匆匆丢下一句,“这鼓槌就别放上边了,随便找个地方放着吧。”

    景色将鼓槌放到了大鼓的边上,同时看着北冥随风,“疯子,我现在倒是对这个传说好奇了。”

    “妈咪,你看这张照片拍的张怎么样,是不是很美。”松果宝贝刚刚的心思全在相机上,对于景色这边的关注反而不大。

    找了一张最好的照片,给他们两个瞧瞧。

    景色对于松果宝贝能够拍好照片一件事情,没抱有什么希望,当看见那张照片的时候,彻底的惊讶了。

    松果宝贝的抓拍的很好,画面是景色被北冥随风给托在肩膀上边的模样,后边的背景是红色的太阳光。

    北冥随风在心底给松果宝贝竖了一个拇指,他给松果宝贝买单反,果然没有买错。

    后边的玩闹反而没有前边来的有趣,景色和北冥随风也只是走马观花的玩了看了一遍。

    “色色,我们晚上再来,看看这边的精彩。”北冥随风对景色说。

    一家三口,一下午的时间拍了许多的照片,已经很不错了。紫虹古街很长,他们走了一下午也只走一半的路程。

    “爹地,这里住的都是老人家吗?”松果宝贝疑惑的开口问着。

    紫虹长街老房子的屋檐下,多多少少都会坐着一老人家,手里干着活。

    一般情况下,要是老爷爷会编制一些家常用品,竹篮子,草帽子之类的,老奶奶的会,就会在纳鞋底,或者绣着花。

    找几个好友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说笑笑也是极好的。

    “不是,他们只是从小的家在这里,不舍得离开而已。”北冥随风对松果宝贝说。

    “为什么不舍得离开,和自己的孩子住一起不是很开心吗?”这条街上除了开店守店的是年轻人之外,很少看见年轻的人。

    几乎都是老人家,松果宝贝想,如果是他,一定更爱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同,有一些事情很难去讲清楚。”有的人在这里待了一辈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