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想到那些厚脸皮的过往,都忍不住在心底大喊一声,太丢脸了。

    那时候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扑倒北冥随风。

    “想起来了。”北冥随风轻笑一声,亲昵的在景色的颈边蹭了一下。

    “色色,我还是喜欢你以前放肆大胆的行为。”北冥随风轻声说。

    景色的脸颊火辣辣的,当年为了扑到北冥随风,她可谓是十八般武艺都上齐了,连带着一起折磨西米。

    西米那时,就差高喊,给北冥随风下药得了,后来她也确实下药了,可惜的是北冥随风硬生生的抑制住了。

    “色色,我们什么时候继续好不好。”北冥随风迷离的开口。

    景色的脸颊又一次发烫,北冥随风这回说的是,她当初买了一堆制服,诱惑北冥随风的事情。

    “疯子,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情,你当初要不是被我气狠了,是不是还不舍得碰我?”景色忽然间在北冥随风的下巴上咬了一下。

    北冥随风撕咬景色的动作停了一下,眼神一闪,含糊的嗯了几声。

    其实当时没有景色那件事情,他也不准备再忍了,每次折磨景色的同时何尝又不是在折磨他自己。

    见景色还想问个不停的模样,北冥随风低吼一声,直接堵住景色的小嘴,抱着景色坐在洗手台上。

    景色刚开始还在抗拒,后来实在受不了北冥随风的攻势,渐渐的整个人瘫软下来。

    一直到入睡前,景色迷迷糊糊的想着,下一次她一定要做攻的那一方,她才不要被压。

    北冥随风起身,给景色擦拭了一番,在景色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才抱着景色沉沉睡去。

    北冥随风带着景色和松果宝贝去市的时间卡的刚好,就在夏老夫人下飞机前一小时。

    “夏老夫人,风少让我来接你回北冥本家。”司特助早就等候在机场,等夏老夫人一出来,急忙的迎了上去。

    夏老夫人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司特助,冷哼了一声。

    “北冥随风人呢,叫他来见我。”夏老夫人说。

    “夏老夫人,风少带着夫人还有小少爷出去旅行了,要见您至少得等到一个星期之后了。”司特助微笑着。

    这夏老夫人还将自己当做是个人物,北冥随风这次特地选在夏老夫人回来之前去市已经说明了好多问题。

    “夫人?就那个贱女人她也配,”夏老夫人皱眉,怒骂道。

    “夏老夫人,您请慎言,这风少说了,景色小姐就是北冥集团的总裁夫人。”司特助直接收起笑容。

    幸亏北冥随风今天没在,要是在的话,听到夏老夫人骂夫人是贱女人,估摸着,不用出机场了,可以直接回去了。

    “怎么,她现在还没进北冥家族的门,我就说不得了?就是她进了北冥家族的门,我也是她的长辈,也得敬着我。”夏老夫人说。

    夏老夫人不喜欢北冥随风自然也喜欢司特助,在她眼里,司特助都是和北冥随风一伙的。

    想到这个,夏老夫人在心里将北冥思政又骂了一遍,当初要是北冥思政给北冥随风选玩伴的时候,不跟她知会一声,也不会闹得现在北冥随风身边没有她眼线的地步。

    北冥随风身边的几个特助,都是北冥随风的走狗。

    “夏老夫人,风少说了,您要是对夫人有什么不满的话,市也不欢迎您,您还是回去吧。”司特助懒得和夏老夫人扯些什么大道理,直接搬出北冥随风。

    夏老夫人一堆的话,只能闷在心里边,“北冥随风这是什么意思,我说那个女人一句,就不让我回市?”

    司特助浅笑,不接夏老夫人的话,算是默认了夏老夫人的话。

    “好一个北冥随风,我辛辛苦苦将他给拉扯大,就是这么对待我的,还有没有将我这个奶奶放在眼里了。”夏老夫人气急了。

    却也不敢再骂一句景色,北冥随风她了解,绝对的说得出做得到,现在她敢骂一句景色,下一秒,司特助就敢将她送上飞机。

    这一会回来,还得处处受到北冥随风的气,一想到这些夏老夫人的眼前就阵阵发黑,脚步也开始虚浮。

    司特助听着夏老夫人说的这些话,只想感慨的说,夏老夫人还真是够不要脸的,谁不知道夏老夫人对北冥随风根本没有什么感情,要是说北冥成风是她辛辛苦苦拉扯大了,还有话说。

    “夏老夫人,请吧,车子已经在外边备好了。”司特助说。

    夏老夫人在佣人的搀扶下朝机场外边走去,心里却在想着,这一会回来,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她现在只等着北冥成风来扭转这个局面了,只是,成风啊,你现在在哪,奶奶好想你。

    “夏老夫人,有几位贵夫人知道您回来的消息,给您下了请帖,我帮您给拒绝了。”司特助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几张宴会的请帖。

    夏老夫人一听,双眼都要冒火了,“你凭什么帮我做决定,谁说我不去。”

    “夏老夫人,风少说了,您现在需要的是静养,这些个乱七八糟的宴会就不用去了,您要是想要参加宴会,就参见半个月之后,季家办的宴会好了。”司特助微笑道。

    夏老夫人回来一事属于秘密行动,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夏老夫人回来了。

    现在这么多贵夫人上门送请帖,想要邀请夏老夫人去参加宴会,本就很奇怪,不难查到,她们都是得到风声说是夏老夫人回来的。

    “怎么,你们这是变相的囚禁?”夏老夫人气的胸口上下起伏。

    说不好这些贵夫人的宴会,就是北冥成风给她的暗号,结果被司特助给阻断了,夏老夫人还真是够气的。

    “囚禁不敢,医生也说了,夏老夫人您年纪大了,身子骨越来越差,就是修养。”司特助说。

    “好了夏老夫人,我就不送您进去了,就送您到这里了。”到了北冥本家的门口之后,司特助下了车,恭敬对着夏老夫人开口。    夏老夫人直接将脸转向另一边,不去看司特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