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色色,你要是生一个女儿出来,他们都得供着你。”北冥随风诱哄道。

    景色脸一红,“疯子,你怎么知道我生的就是女儿。”

    北冥随风挑眉,“放心,色色,我对你很有信心,我们还是赶紧行动吧。”

    说着北冥随风上前将景色一打横抱起,就朝卧室走去。

    景色挣扎着从北冥随风的怀抱里跳了下来,“疯子,你先睡吧,我先去洗个澡。”

    三步两步的就跑进了浴室里,顺带锁上了门,靠在门后边景色拍着小胸脯。

    北冥随风刚才那个绿光般的眼睛太让人害怕了,要是真让他得呈,别说今晚了,就是明天一天都得躺在床上度过。

    北冥随风那啥,精力太旺盛了,她的腰现在还酸着,能躲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

    “色色,你洗好没有,我也没洗,干脆你将门打开,我们一起洗好了,节约水也节约时间。”北冥随风坏笑着,在门上边敲了两下。

    景色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北冥随风是怎么练就的,这不要脸的。

    一起洗,他……是怎么说得出口的。

    “不用了,我一会就洗好了。”景色急忙开口,跑到浴缸边上往浴缸里灌水。

    北冥随风挑眉,视线落在床上景色没有拿进去的衣服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朝另一间房间走去。

    洗了一个战斗澡。

    等到景色躺在浴缸里迷迷糊糊的睡着的时候,北冥随风再一次敲了门。

    “色色,你洗好了没有,这女孩子洗久了对皮肤也不好。”北冥随风想着,今天晚上景色说什么都是躲不过去了的。

    “快了快了。”景色迷糊间听见北冥随风的声音,赶紧打了一个激灵,马上醒了过来。

    “疯子,你要是等不及的话,你先睡吧,我还要再洗一会。”景色朝着门外说道。

    北冥随风倒是不急了,搬来一把椅子坐在浴室的门口,“色色,我就坐在外边等着你。”

    景色猛烈的咳嗽两声,隐约能够看见,门后边,还真是坐了一个人影。

    景色磨牙,好一个北冥随风,她就是不出去了,看他能拿她怎么办。

    等到景色拿衣服穿的时候,才错愕的发现自己的衣服并没有带进来,要是现在就这么出去了,肯定会被吃的渣都不剩的。

    景色烦躁的抓着头发,马上就要去玩了,她可不希望托着疲惫至极的身子过去玩。

    “疯子,我的衣服在外边,你帮我拿一下?”景色咬唇,迟钝的开口。

    然后就很清楚的听见门后边传来的轻笑声,“色色,衣服穿了一会还要脱,岂不是麻烦的很,我看还是没必要了。”

    景色听了之后差点吐血,这话她说听着那么耳熟,不就是她以前想要扑倒北冥随风时候说过的话吗?

    “色色,现在的你,可比那时候的你害羞太多了。”北冥随风笑道。

    虽然他也喜欢现在这个偶尔羞涩的景色,但是他更喜欢的是五年前张扬的景色。

    就是在房事上,被压的是她,她也要趾高气扬的放下豪言壮语。

    “疯子,你够了。”景色咬着嘴唇。

    在北冥随风的刻意纵容之下,许多五年前的小性子已经慢慢的养回来了,唯独这事她就是放不开。

    北冥随风淡笑着不说话,不紧不慢的敲着浴室的门。

    “色色,你要是再不出来,我们日程就要推迟了。”北冥随风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之前司特助送的那套衣服。

    直接奔到衣帽间,找到了那套衣服。

    “色色,开门,我给你拿衣服回来了。”北冥随风对景色说。

    景色一听,就着朦胧的玻璃门,果然看见北冥随风的手里拿着一套衣服。

    “你保证你不乱来,我就把门打开。”景色咬着嘴唇,长久在浴室里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好,我保证,我不乱来。”北冥随风一口就答应了。

    景色小心的拉过一点点门缝,将一只嫩白的手臂伸到了北冥随风的面前,“把衣服还给我。”

    北冥随风失笑,他的色色还真是谨慎的可爱,不过,他想要得到的,最后一定会得到。

    北冥随风将衣服塞进景色的手里,景色碰到衣服的时候,赶紧收手,还戒备的将门给关了回来。

    “北冥随风。”景色只看了一眼就怒吼道。

    “这个根本不是我的衣服。”景色咬牙切齿的开口,真是可恶的紧,居然想要她穿这样的衣服。

    “色色,穿出来吧,我等着你。”北冥随风现在就能想到景色鼓着脸,瞪着眼睛这个画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穿。”景色赌气的开口,将衣服扔到了一边的洗手台上。

    严格的说,这哪是衣服啊,就是一块布,想要她穿这个,不行不行。

    “色色,再磨蹭下去,明天真的要起不来了。”北冥随风说道。

    景色一脸纠结的看着面前的衣服,这算是兔女郎的衣服?

    “色色,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进去了。”北冥随风一边说着,一边从衣服里掏出一根铁丝。

    景色心一狠,眼一闭,直接将那一套兔女郎的衣服穿了进去。

    北冥随风恰好此刻将门给打开了,只听见景色尖叫一声。

    “你,怎么进来的。”景色抱着胸口,惊恐的看着北冥随风。

    这不是号称世界上最难开的锁吗,看来也是徒有虚名。

    “我北冥随风要想进来,还有什么能够拦得住我不成。”北冥随风轻笑一声。

    轻松的拉过景色,在景色的嘴边落下一吻,“色色,你这么穿很美。”

    “我要去换了。”景色红着脸,推搡了一下北冥随风。

    “别换,这样好看。”北冥随风沙哑着声音,眼里的目光渐渐也变了。

    在景色还来不及说话的时候直接堵上了景色的嘴,一直将景色吻的喘不过气才松开一点。

    “色色,你还记不得记得当年你也是穿的这么美。”北冥随风怀念的开口。    景色当然记得,那时候对于北冥随风没什么安全感,只想着要扑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