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嘿嘿,正好,回来的时候,我们幼儿园有一个亲自运动会,爹地,你和妈咪一定会参加的吧。”松果宝贝期待的等着北冥随风的回答。

    他还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活动,说不期待肯定是假的。

    想到这里,松果宝贝就不得不想到顾安安此人了,明明说好,到时候一起参加,现在干脆失去了联系。

    别说没收到顾安安写过来的信,就是他寄过去的信都没有了回复,更有甚者直接退了回来。

    一想到这个,松果宝贝就心塞的很,顾安安就是一个小骗子。

    “当然,亲子运动会我和你妈咪当然要参加。”他亏欠了松果宝贝太多,能弥补一点是一点。

    这些活动他很子是喜欢,能够一家三口出席的。

    北冥随风在心里估算了下时间,嘴角勾出一抹笑容,到那时候,景色就是他正式的妻子了。

    “爹地,顾安安还是没有下落吗?”松果宝贝抿着嘴唇,颇有些紧张的等着北冥随风的回答。

    之前北冥随风答应过他,会帮他找找顾安安的踪迹的。

    “松果宝贝,爹地已经派人去查了,现在还没有查到,你放心吧,等到一有消息,爹地就告诉你。”北冥随风说。

    真是没想到,松果宝贝居然对顾安安这么上心。

    现在也只好这样了,松果宝贝心情有些恹恹的,其实他真的很想顾安安,没有顾安安在,幼儿园都变的异常无聊。

    没有人会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没有人会帮他吃掉他碗里不喜欢的食物。

    顾安安,你个骗子,说好不会离开的,你骗了我。

    折腾了一天,松果宝贝直接在副驾驶睡着了,北冥随风到家之后,也不叫醒松果宝贝,直接停好车子抱着松果宝贝上了楼。

    景色在听到松果宝贝被大长老带走之后,一颗心就没有安定过,直到看到北冥随风将松果宝贝带了回来才松了口气。

    “色色,帮松果宝贝把鞋子脱了。”北冥随风空不出手,直接让景色帮着脱了鞋子。

    然后抱着松果宝贝,到了他的房间,放在他的小床上,替松果宝贝盖好了被子。

    “疯子,你把松果宝贝的衣服换了,让他能够睡的舒服一点,我去拿块毛巾帮松果宝贝擦擦脸和手。”松果宝贝一定是累坏了,才会这么早睡。

    北冥随风对于帮小孩子换衣服的事情,很是陌生,帮松果宝贝解完扣子之后,已经是满头大汗。

    “疯子,你怎么衣服还没有换好。”景色拿着热毛巾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看见北冥随风还在笨拙的换着衣服,顿时皱起了眉头。

    “色色,这小孩子的衣服,还真是不好换啊。”北冥随风皱着脸。

    这比让他签一份上亿的合同还要麻烦,他担心自己的动作太大吵醒了松果宝贝。

    “那是,照顾孩子,就是一门学问。”景色将手里的热毛巾递给北冥随风。

    自己上前半抱起松果宝贝,三五除二的就帮松果宝贝换好了衣服,“我以前也和你一样,这么笨拙,后来多练了几遍就好多了,你下次可以试试。”

    “色色,这么多年,真的是辛苦你了。”北冥随风很是心疼的开口。

    五年前都是别人照顾景色,哪有景色照顾别人,从景色这么熟练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景色为松果宝贝换过多少次的衣服。

    “不辛苦,松果宝贝很好带的。”景色这句话还真是半点虚假的成分都没有。

    松果宝贝小时候都是楚墨和景宸带的多,在景色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妈妈之后,接手松果宝贝的时候,松果宝贝已经有些懂事了。

    在景色写文的时候也不打扰景色,只是饿了,想要拉粑粑了才会哼唧几声,往常都是躺在摇篮里,自己啃着自己的小指甲。

    景色说的简单,北冥随风却是自己脑补了一些画面,对于景色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景色帮松果宝贝换好衣服之后,将他平放在床上,从北冥随风的手里又拿回热毛巾,擦着松果宝贝的手心还有脖子等地方。

    等到做完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景色才在松果宝贝的脸上落下一吻,跟北冥随风两人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

    “疯子,松果宝贝去北冥老宅,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把。”景色不放心的开口问道。

    北冥家族的大长老她没有见过,但是听闻过。

    北冥家族的人一直反对她和北冥随风在一起,会不会因为她,也不喜欢松果宝贝。

    “放心吧,松果宝贝很好,大家都很喜欢松果宝贝。”北冥随风说。

    “真的?”景色带着疑惑目光看向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大力的点头,“当然,北冥家族多少年没有孩子了,这一回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松果宝贝,一个个还不得当宝一样供着。”

    别说孩子的母亲是景色了,随便一个女人,他们也会接受松果宝贝。

    “那就好,我就怕松果宝贝在北冥本宅出现个什么情况。”听了北冥随风的话,景色的一颗心才落下。

    “色色,你知道想要大长老他们彻底闭嘴的还有一个办法是什么吗?”北冥随风笑道。

    景色抬头,疑惑的开口,“什么办法。”

    “给他们生个女娃娃。”北冥随风在景色耳边轻声开口。

    景色一听,往后退了一步,顺便打了北冥随风一拳,“疯子,你能不能正经一些啊。”

    这…….这…….这算什么办法。

    “色色,我很正经的和你开口说话啊。”北冥随风挑眉,摸着下巴,难不成他说的话很不正经吗?

    “色色,北冥家族几代没有出过女孩子了,这女娃娃不就是个稀罕的吗?”北冥随风说。

    景色皱眉,不确定的看着北冥随风,“真的?”

    北冥随风肯定的点头,“当然,北冥家族一直生的都是男孩,你什么见过北冥家族出现过女娃娃。”    景色歪着脑袋,犹豫的看着北冥随风,貌似,好像真的是这么来着,北冥家族没有女孩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