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的名字就不劳烦几位长老了,一同等到时候再说吧。”北冥随风直接拒绝。

    大长老不死心,还想要继续劝说北冥随风,却被北冥随风给阻止了。

    “大长老,爷爷离开之前,有没有什么交给你。”北冥随风开口问道。

    大长老心思一动,将给松果宝贝取名字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边,若有所思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一见大长老这神色,就知道,他猜对了,爷爷有东西交给大长老。

    “哎,家主,你跟我来吧。”大长老慢悠悠的起身,朝书房走去,北冥随风亦是跟在身后。

    二长老和三长老很有默契的坐在原地,等着。

    另一边,伯先带着松果宝贝晃悠着,松果宝贝随意的走进一栋房子。

    北冥本家很大,有点像古堡,若是不熟悉的人,在里面铁定会迷路,一路上还有保镖在巡逻,就算是说皇宫也不为过。

    “小少爷,你在这里等下我,我有事情要去处理,马上就回来。”伯先接到下边来的电话,对松果宝贝说。

    松果宝贝随意的点头,“好,伯先爷爷,你先去处理,我就在这里转转不乱走。”

    伯先再三的嘱咐了两句才转身离开,松果宝贝无聊的逛着这一层楼。

    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的时候,才无意间推开房门,很是惊讶的发现,房间里摆放着乱七八糟的画板,上边都盖着白布。

    这不会是谁的画室吧,松果宝贝嘀咕着,随手掀开手边的一块白布,当看清画着的人的时候,松果宝贝的脸上惊讶了。

    上边画的不是别人,正是景色,画的右下角还有一个字。

    松果宝贝的脑子里一瞬间想过无数个念头,这个该不会是爹地画的吧。

    又掀开了另一边的白布,上边画着的依旧是景色,不同的是,这一副的景色脸上没有笑容。

    松果宝贝直接朝最大幅的画走去,上边只画了一半,仅靠这一半,就能够认出,这画的也是景色。

    “小少爷,你在这啊,我刚刚还说你不见了。”伯先急急忙忙的走进来。

    刚才处理完事情,一回头,就发现松果宝贝不见了,见这边的门开着,过来一看,果然看见松果宝贝在这里。

    “伯先爷爷,你这是谁的房间?”松果宝贝将掀到一半的白布,给放了下来。

    伯先一愣,“这里是成风少爷的画室,小少爷,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成风少爷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私自进他的画室。”

    北冥成风不喜欢别人进他画室在北冥家族不是什么秘密,佣人们也只知道北冥成风的这个习惯,这个画室也成了,北冥成风一个人的天地。

    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何,北冥成风再也没有进过这间画室,当然也不允许别人进去,就一直关着,要不是今天松果宝贝突然进去,他都要忘记这里是一间画室了。

    “伯先爷爷,那个北冥成风,就是我爹地同父异母的弟弟吗?”松果宝贝问。

    “没错。”伯先点头,转身朝房间看了一眼,他进来的时候,看见松果宝贝似乎在看什么画,于是好奇的开口。

    “小少爷,这成风少爷画的是什么?成风少爷以前一直拿这些画当宝贝,我还真没看过。”伯先挠头。

    北冥成风的画是有名声在外的,但是公开出来的并不多,只有那么几幅。

    “没什么,伯先爷爷,你不是说这里不能进来吗?那我们赶紧出去吧。”松果宝贝主动拉着伯先的手,走出画室。

    松果宝贝一脸纠结的面容一直持续到吃完晚饭,北冥随风带着松果宝贝回家。

    “松果宝贝,你这满脸愁容的,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北冥随风一边开车一边问坐在一边的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在心里纠结了一番,托在腮帮子,小心的开口,“爹地,北冥成风,以前认不认识妈咪。”

    北冥随风不解的看着松果宝贝,不明白,松果宝贝,怎么突然间问这个问题。

    虽然疑惑,北冥随风还是解答了松果宝贝的疑问,“认识,当年我和你妈咪谈恋爱的时候,见过他。”

    “松果宝贝,你怎么突然间想到问这个了。”刚好前边是红绿灯,北冥随风停下车,转身笑看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下意识的开口,“没有啊,就是好奇的问一句。”

    北冥随风显然是不信松果宝贝的话的,但是也没有拆穿,继续说道,“北冥成风,要不是夏老夫人,也不会逼成这个样子。”

    “爹地,北冥成风画画这么好,为什么后来不画了。”松果宝贝继续好奇的问北冥随风。

    他从北冥成风的画里看得出,北冥成风是真心喜欢画画的。

    一个真心喜欢画画的人,最后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再画画。

    “我也好奇,北冥成风怎么舍得抛下他最爱的艺术。”北冥随风猜测,这些事情和夏老夫人绝对脱不开什么关系。

    他还记得很早以前,北冥成风总是想要小心翼翼的靠近他,却总被他推开。

    北冥成风画画拿的第一张奖状,画的就是他,后来他是怎么做的,直接撕了北冥成风的画,还警告北冥成风不准再画他,画一次他打一次。

    果然,后来北冥成风,再也没有画过他,可以说很少画人。

    “好了,松果宝贝,不提他了,北冥成风在飞机上逃跑了,他很有可能会对你和景色不利,出门在外要多小心了。”北冥随风说。

    北冥成风本身无错,有错的是他那个妈,还有夏老夫人。

    在想到夏老夫人的时候,北冥随风的眼里闪过厌恶。

    “好,爹地,你真的要带我们去市吗?”松果宝贝说到这个好奇的问道。

    他以为爹地还是会像之前一样,只带着妈咪,跟妈咪一起过二人世界,没想到这回连他都带上了,还真是让他有些错愕。    北冥随风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我们一家三口还没有出去玩过,这次正好出去散散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