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家主,你应该知道,没有任何背景的主母,不会得到北冥家族众人的认同,就算是成为了北冥家族的主母,在北冥家也得不到尊敬。”大长老干脆将话给挑明。

    “她不需要有多大的背景,她的背景就是我。”北冥随风一个字一个字的开口。

    有他在,谁敢不尊敬景色,信物只是给那些迂腐的人一个没有话说的理由。

    “家主,你既然一意孤行的话,不妨试一试,就算是我们几个老东西松口了,你也别忘记了,还有一个老主母,她可是你奶奶。”大长老说道。

    有夏老夫人在,景色进北冥家族的几率可以说是零,他们实在拗不过北冥随风的话,那就交给夏老夫人吧。

    北冥随风想到夏老夫人不屑的冷哼一声,就凭她想要阻拦,太可笑。

    “我今天就把话摆在这里,景色是一定要入北冥家族的,如果你们反对的话,大不了我离开北冥家族。”北冥随风对上大长老的视线。

    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很明显就看到大长老的瞳孔狠狠的一缩,紧接着就是二长老和三长老不约而同的起身,皆是受了一脸打击的模样。

    同时在心里想着,该不是他们的耳朵出现了幻觉吧,北冥随风刚才说什么,要脱离北冥家族?为了一个女人,他居然要脱离北冥家族。

    “北冥随风,你知道你说出的这话,意味着什么吗?”大长老怒不可揭的起身,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就连称呼了家主的名讳也毫不自知,这还是北冥随风成为家主后,他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

    此时此景,他想到了二十年前,北冥忘也是这般,真是可笑,为了一个女人,毁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当真是可笑至极。

    “我当然知道意味着什么,大长老不信的话,可以走着瞧。”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

    一个北冥家族他不屑,更不看在眼里,凭他自己,不靠北冥家族也能闯出一个天下来。

    “荒唐。”三长老也被气的不行,别人求而不得的位置,在北冥随风的眼里,居然这般的随意。

    “家主,你忘记了,你当初费了多大的劲才争得的这个位置吗?”二长老脸上很是复杂说不出什么感觉。

    明明北冥随风离开北冥家族之后,北冥成风就是新一任的家主,这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但是当北冥随风真这么开口之后,他又是很复杂的一种心情。

    “家主这个位置,从来都是为了她。”北冥随风提及景色的时候,眼里才有温度。

    五年前,拼死夺得家主的位置,是因为只有北冥家主才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妻子,五年后,不想要这个位置也是因为她,得不到所有人的认同,不如不要这个位置。

    他北冥随风的妻子,不需要别人的认同,但是北冥主母的身份,却需要整个北冥家族认同。

    北冥随风深知北冥主母没有信物在北冥家族的举步维艰,所以,只有等到万无一失了,才肯带着景色回来。

    “荒唐,实在是太荒唐了。”三长老气的浑身哆嗦。

    大长老叹息,北冥随风可以说是他一手调教大的,是什么性子,他再清楚不过了,既然说得出一定做得到。

    真要是将他逼急了,整个北冥家族怕是要彻底的毁了。

    北冥成风,不足以担当北冥家族的家主,这一点大长老从未动摇过,他认定的家主也只有北冥随风。

    “家主,只要夏老夫人同意了,我们没有意见。”现在只有这么拖着了,一切就要看夏老夫人的了。

    三长老听了大长老的话,有些急眼了,就想要开口,被大长老阻止了。

    “大长老,记得你说的。”北冥随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不说这个了,说说松果宝贝的事情把。”大长老实在不想和北冥随风再扯到这个,赶紧换了一个话题。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怪怪的,似乎掉入了北冥随风的圈套里,也不知是不是他自己多想了。

    “对,说说松果宝贝的事情,这族谱的事情可缓缓,这名字可不能缓,一定要改姓北冥。”二长老说道。

    “不急,等到孩子的母亲进了北冥家的门再说。”北冥随风瞥了一眼几位长老。

    在心里冷哼一声,他这个做父亲的还没给松果宝贝起名,这起名劝怎么能够落到他们的手里。

    再说了,北冥随风还真不相信他们能够想出什么好的名字。

    当年听说过,几位长老想要给他取名什么家宝的,幸好没有成功。

    “什么不急,我看着很急,这孩子的母亲要是不进北冥家族,你是准备让松果宝贝也流落在外了吗?”大长老怒道。

    “这可说不好,现在取了,到时候脱离了北冥家族还要改一趟名字,麻烦的紧。”北冥随风凉凉的开口。

    “家主,你不会是想让我们北冥家族的小孙子姓景吧,不可能。”三长老果断的开口。

    让北冥家族的小少爷外姓,这件事情,简直是北冥家族的奇耻大辱,绝对不可以。

    “松果宝贝的大名是景慎,我听着就不错,景色生松果宝贝这么辛苦,随她姓又怎么了。”北冥随风故意说道。

    几位长老面色都极其的难看,自家的孙子要姓别人的姓,这,让他们怎么对得起老家主啊。

    “不行不行,这说什么都不行。”三长老说。

    “家主,关于姓的问题,我们还是等夏老夫人回来再说吧,先看看我们给松果宝贝起的名字。”大长老知道现在在争下去毫无意义。

    赶紧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他要抢在其余两人之前开口,这松果宝贝的名字就该用他的。

    “家宝,家安,家主你觉得这两个名字怎么样,寓意多好啊。”大长老说。

    北冥随风汗颜,果然如此,他就知道从大长老嘴里说出来的都不是什么好名字。    要是真的随了大长老的愿,叫松果宝贝,家宝,松果宝贝长大后会恨他的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