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长老爷爷,我喜欢这个礼物,谢谢。”松果宝贝摸着暖玉,对着大长老鞠了一个躬。

    他并没有推托着不接受这份礼物,这么宝贵的东西,可遇不可求,日后对大长老好些就是了,景色既怕寒又怕冷,给她戴再适合不过了。

    松果宝贝转着眼珠子,妈咪现在身体不好,有了这块东西,多少能够有点帮助。

    “大长老,这么宝贝的东西,给了松果宝贝怕是不好吧。”北冥随风从外边走了进来。

    带进了一股寒风,边说着边朝大长老看去。

    松果宝贝突然间听到北冥随风的声音,眼里闪过惊喜,转身就朝北冥随风扑过去。

    “爹地,你来了。”北冥随风轻松就抱起了松果宝贝,视线在松果宝贝脖子上挂着的暖玉飘过。

    一瞬间的错愕,大长老还真将这东西给了松果宝贝。

    大长老对于这块暖玉的珍爱程度,他再清楚不过了,北冥随风叹息。

    “松果宝贝,和大长老说谢谢了吗?”北冥随风问。

    松果宝贝点头,“说了,跟大长老爷爷说过谢谢了。”

    松果宝贝停顿了一下看向北冥随风,“爹地,我们收下这个礼物好不好。”

    北冥随风挑眉,不理解的看着松果宝贝,松果宝贝这是以为他要让他还回去呢成。

    “爹地,这块暖玉真的是个好宝贝,我想要给妈咪,妈咪怕冷,有了暖玉就不怕了。”松果宝贝小声的解释道。

    北冥随风点头,原来是这样,“好,那我们就收下。”

    “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真是难得啊,能看到你们聚在一处。”北冥随风视线在他们的身上环绕了一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家主啊,你也真是的,有了小少爷还瞒着我们,要不是大长老说我们都还不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等你成家等着心急。”二长老抱怨的开口。

    北冥随风听了只觉得好笑,二长老不应该希望他孤寡一辈子,接着可以让北冥成风上位吗?

    “现在不就知道了。”北冥随风不冷不淡的回着。

    “家主,既然你人都已经来了,不如我们商量一下,什么时候给这个孩子上族谱,公开身份,还有啊,松果宝贝这个名字太过稚嫩,我们给想了几个名字,你看看。”三长老说道。

    一边用眼神示意二长老,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松果宝贝认祖归宗的事情,其他事情都推后。

    “孩子认祖归宗自然要孩子的母亲先进北冥家族的门,等到孩子的母亲同意之后才可。”北冥随风说。

    北冥随风的此话一出,其余几人目光就变了,他们是想要松果宝贝认祖归宗,可是并不希望孩子的母亲进北冥家啊。

    就说这孩子的母亲身份就是一个问题,一个小门小户家的女儿还妄想进入北冥家族。

    就算是生了松果宝贝那又怎么样,如果当情人的话,他们是没什么意见的,但是当北冥随风的妻子,他们意见就大了。

    “随风,孩子的事情重要,这孩子母亲的事情,我们容后再说吧。”二长老打着恰恰。

    只要孩子进了北冥家族的门,这母亲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打发就行了。

    “松果宝贝要进北冥家族,前提就是景色先成为主母。”北冥随风不容反驳的说道。

    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大长老的身上,他的态度已经十分的明确,他们要是要认孩子的话,也要连孩子的母亲一起认。

    “随风,这孩子是孩子,母亲是母亲,这景色身份太低,这件事情还是需要考虑考虑的。”三长老说。

    “几位长老不会忘记了吧,北冥家族的家主有选择另一半的权利。”北冥随风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用冷的掉渣的声音说道。

    “这…….”几位长老对视一眼,颇有些头疼。

    说虽然这么说,但是,谁不知道最后娶进门的都是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而是对自己事业上有帮助的女人,家主有选择另一半的权利,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没什么人会当真。

    唯一当真的只有北冥随风的父亲,最后北冥忘是什么下场,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

    就说北冥思政当时也不是迫不得已娶了夏老夫人吗?这北冥随风怎么就这么的犟呢。

    三长老将目光看向大长老,用眼神暗示着大长老,倒是说几句话。

    “家主,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吧,我已经叫人备下了晚餐,你也在这里吃了晚餐再走吧。”大长老叹口气,开口说道。

    “好,我还有事情要找三位长老。”北冥随风对大长老说。

    大长老秒懂北冥随风的意思,朝伯先看了一眼,“伯先,你带着松果宝贝在北冥老宅到处逛逛吧,这孩子,还没来过吧。”

    “对对对,好好逛逛,想要去哪就去哪。”三长老连忙接过大长老的话。

    最好啊,松果宝贝逛了之后,不舍得离开,三长老对于北冥老家还是很有自信的。

    “好。”伯先点头,走到松果宝贝的身边,拉起松果宝贝的小手,“松果宝贝,我带你到处逛逛好不好。”

    松果宝贝有些迟疑,北冥随风松开松果宝贝的手,对着松果宝贝点头,“去吧,你在季家待久了,还没见过北冥老宅的风景,去逛逛吧。”

    松果宝贝这才跟着伯先走了出去,他知道,爹地是有话要对三位长老说,让他去逛逛不过是要支开他而已。

    松果宝贝有些哀怨的看着天空,爹地有什么话不能当着他的面说呢。

    “三位长老留下,其余人先离开吧。”北冥随风转身,对着屋子里的其余人说。

    大家很有眼色的自觉离开,很快,大堂里边只剩下三位长老和北冥随风。

    “三位长老,只要景色手持主母的信物,你们是不是就没了反对了理由。”北冥随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

    三位长老对视一眼,犹豫着点头,“按理来说是这样,但是…….”“既然是这样那就可以了,没有但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