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一份糖不甩,还有杨枝甘露,我就这样吧,大长老爷爷,你要吃什么?”松果宝贝点好之后,抬头问大长老。

    大长老紧紧的皱着眉头,他对这些甜品没什么没研究,这一下问他要吃什么他还真的说不上来。

    “小少爷,我们大长老只喝茶,不吃这些。”伯先见此,连忙开口解围。

    松果宝贝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随即又问伯先,“那爷爷,你要什么吗?”

    伯先有些感动,小少爷居然叫他爷爷了,“不了,小少爷,我也就不吃了。”

    服务员很快就拿着点餐卡离开,松果宝贝托着下巴,无趣的看着大长老。

    “伯先爷爷,你不坐下来吗?”松果宝贝瞥见伯先,之前听大长老叫过伯先,干脆就称呼他为伯先爷爷。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伯先应该就是大长老的得力助手。

    “小少爷,我就不坐了。”伯先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了,松果宝贝还是第一个问他要不要坐下来的。

    既然如此,松果宝贝表示明白的点头,也不要求伯先坐下来了。

    等着无事,大长老又考了松果宝贝几个问题,见松果宝贝回答的头头是道,心里对松果宝贝的喜爱又更深了一点。

    不得不说,景色将松果宝贝教养的极好,若不是因为身份的关系,就是当北冥家主母也无妨了。

    “松果宝贝,真不准备跟我回本家吗?北冥本家,可是有许多好玩的东西。”大长老不死心的开口。

    他敢保证,只要松果宝贝去了北冥本家,一定会不舍得离开。

    大长老又说出了一堆的东西诱惑松果宝贝,什么玩具啊,什么藏品啊。

    松果宝贝只是听着笑笑不说话,大长老说的这些还不足以诱惑他,这些东西,他只要一开口,立马就有人送到他面前。

    “哎,松果宝贝,好了不说这个了。”大长老口水都说干了,见松果宝贝无动于衷的模样,有些挫败。

    随即又有些惊喜,松果宝贝够稳当的,小小年纪有这心性也是不容易的。

    “松果宝贝,你看啊,我这些日子给你寻思了这些个名字,你看看,你喜欢吗?”大长老想起自己这几日给松果宝贝寻思的名字。

    赶紧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放在松果宝贝的面前。

    这些日子,他为了松果宝贝的名字,可是想破了脑袋,翻阅了无数古籍,才取了这几个名字。

    急忙献宝一样掏出来给松果宝贝看。

    哎,还是需要他操心,这名字啊,还是需要他来取。

    松果宝贝随意的瞟了一眼,沉默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家安,家宝,均衡,这都是些什么名字啊。

    还是妈咪取得名字好听,松果宝贝,景慎多好听啊,简单又好记。

    松果宝贝小脑袋瓜子灵活的运转着,想着怎么样才能委婉的拒绝大长老的好意,不伤害到大长老的心。

    “哎,本来应该给你按照族谱上边的名字来的,但是啊,从你爹地那一辈开始,就不用了,如果按照族谱上边,你刚好安字辈。”大长老遗憾的开口。

    松果宝贝小心的开口说道,“大长老,这些名字是很不错,但是我不要。”

    大长老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松果宝贝居然拒绝了他。

    “为什么不要,我帮你找的名字不好听吗?家宝家安多好啊,寓意又简单,北冥家宝,北冥家安,我看着这两个名字不错,你和你弟弟一人一个。”大长老说。

    这两个名字可是他觉得最好听的,松果宝贝居然拒绝了,大长老有些不大接受。

    松果宝贝汗颜,“大长老爷爷,我没有弟弟啊?”

    “现在没有,以后就有了,就这么说定了,一个叫家宝,一个叫家安,现在你弟弟还没有出生,你可以先选择,要哪个名字。”大长老不敢相信,有人会觉得他取得名字不好。

    在他看来松果宝贝现在拒绝的行为就是托词,若不是嫌弃他取的名字不好,为什么要拒绝呢。

    “嗯…….大长老爷爷,我弟弟现在还没有出生,现在想名字还太早了。”未来的弟弟啊,你可得好好的感谢我,要不是我,你未来就惨了。

    北冥家宝?其实也是可以的?松果宝贝纠结的想着。

    “伯先,你说,我取的名字怎么样。”大长老一脸努力的朝伯先开口。

    伯先面带犹豫,他总不能实话实话吧,大长老你取的这个名字是真的难听,总不能这么说吧。

    “大长老,其实你取的名字不错,但是小少爷不接受,总有他的理由,您说是吧。”伯先说着朝松果宝贝使了一个眼色。

    让他多少给大长老留些面子,这人啊年纪越大就越活越回去,有些行为就显得幼稚了。

    松果宝贝连忙点头,“对对对,大长老爷爷,我有我的理由。”

    大长老冷哼一声,“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理由啊。”

    “大长老爷爷,你看,我是我爹地妈咪生的,那么这个名字是不是也应该问过我爹地妈咪。要是我就这么答应你,爹地会不开心的。”松果宝贝诚恳的开口。

    在心里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北冥随风的身上。

    爹地啊,你儿子未来的名字可就靠你,千万不能答应啊。

    远处的北冥随风打了一个喷嚏,怎么感觉有人在念叨他呢。

    “他敢不答应。”大长老眼睛一瞪,一拍桌子。

    这么好听的名字,北冥随风敢不答应。

    “松果宝贝,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这个我会去和你沟通的。”大长老宽慰的说道。

    “当时啊,爷爷非要给你爹地取名叫北冥随风,我说这个名字不好,他还不听我,事实后来,我说的才是对的,你爹地啊,名字不羁,做事也不羁,全凭自己喜好。”大长老遗憾的说道。

    松果宝贝还是第一次听到关于自己爷爷的消息,一下子有些好奇。    在北冥家族,北冥随风的爹地好像是一个禁忌,几乎没人敢提到,北冥随风也没有提到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