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孩子就是在他们北冥家族长大的,和景色也不会有太深厚的感情。

    这样,也不会这么的被动,对付景色也容易的多了,哎,只可惜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可恨啊。

    夏老夫人恨恨的想着,要不是景色之前故意瞒着,也不会等到松果宝贝这么大了,才认祖归宗。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回到市,将松果宝贝从景色的手里抢过来。

    “成风啊,你快些收拾东西,我们抓紧时间回去,明天就不,一会就回去。”夏老夫人心里痒痒的很,可以说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倒是北冥成风嘲讽的看着夏老夫人,不用想也只当夏老夫人是听到了北冥随风有了孩子之后才这么激动的。

    “奶奶,你以为北冥随风这么好心吗?就这么让我们回去了。”北冥成风仰头又喝了一口酒,嗤笑一声道。

    夏老夫人转身的动作到了一半,又转身回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北冥成风,“成风,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奶奶怎么不懂呢。”

    “奶奶,你说,北冥随风巴不得我们一辈子都不出现在他的面前,为什么现在还希望我们回去呢?”北冥成风凑近夏老夫人的面前。

    一股酒味扑面而来,夏老夫人下意识的皱眉,用手挡住鼻子。

    因为北冥成风简单的一句话,整个人陷入了沉思,是啊,为什么,之前都闹成了这样,北冥随风现在还同意他们回去,她可不相信什么北冥随风突然间意识到了亲戚血缘什么的。

    在长老会无情铁血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她不信会有什么感情。

    “你的意思是”夏老夫人迟疑的开口。

    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吧,长老会怎么会同意松果宝贝的身份。

    “哼,你以为,你都知道了那个孩子的存在,长老会会不知道吗?”北冥成风嘲讽的开口。

    势必就是长老会知道了松果宝贝的存在,北冥随风想要松果宝贝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北冥家族,想要景色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北冥家族。

    松果宝贝怎么说都是北冥家族的血脉,还是他们这一辈的第一个孩子,对于长老会的意义非同凡响,可是景色不一样。

    北冥随风是北冥家族的家主,有自由选择另一边的权利,但是想要让整个北冥家族认同,务必要有夏老夫人手上的,属于北冥主母的信物。

    若是不让夏老夫人回去,他们又哪里来的信物。

    夏老夫人脚步一个踉跄,幸好扶助了门边的把锁,她也想通了这来来去去。

    原来如此,原来,这才是北冥随风要她回去的主要目的。

    想要景色进入北冥家族?做梦,她就是死,也不可能让景色成为新一任的主母。

    夏老夫人捂着胸口,还好北冥成风,提醒了她这一遭,要不然,她还被北冥随风给摆了一道。

    “我们不回去了,我就不信了,他北冥随风,还能到我们手里来抢不成。”夏老夫人说。

    “回去,怎么不回去,还要借着这次回去,让北冥随风永远不能翻身。”北冥成风目露出了阴狠的目光。

    夏老夫人倒是颇为犹豫,现在北冥主母的信物,是她唯一的砝码了,她要是失去这个砝码,可是真的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成风”夏老夫人低声的呼唤了一声。

    北冥成风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面上恢复了之前平静的状态。

    “奶奶,我要从北冥随风的手里夺回属于我的一切东西,你会帮我的是吗?”北冥成风低声问道。

    “成风,奶奶是会帮你,但是”夏老夫人也犹豫的看着北冥成风。

    最好的就是北冥成风成为北冥家主,但是现在情况明显不一样了,她算是看明白了,她和北冥成风压根就斗不过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单独的势力不说,后边还有北冥家族的势力。

    别看长老会一个个都站在她的身后,其实心眼都多着呢。

    “奶奶,相信我,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出发。”北冥成风劝道。

    “好,奶奶就帮你一回,谁让你是奶奶最疼爱的孙子呢。”夏老夫人咬牙。

    大不了不过就是失败,她就不信,北冥随风还能拿她怎么办,总不会杀了她吧。

    “奶奶,我就知道,你最疼爱的是我。”北冥成风对着夏老夫人露出了一个笑脸,在夏老夫人的身边浅笑着说道。

    “这一次我要北冥随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北冥成风一股狠厉从眼睛划了过去。

    夏老夫人听着浑身颤抖了一下,有些错愕的看着北冥成风,不知为何,她有些怕这个孙子了。

    虽然夏老夫人想的是明天回去,但是等到真正回去还是几天后了。

    由于整理物品耽误了一天,又迎来了特大的暴风雨,只好等到暴风雨过去了再回市。

    期间发生了几件事情,其中一件就是北冥成风趁着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从飞机上离开了,现在北冥家的人都还在找北冥成风。

    另一件事情,就是大长老自从看了松果宝贝的照片之后,对于松果宝贝一直念念不忘,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诺言,偷偷的跑去幼儿园的周边看了松果宝贝。

    这一天刚好快到了放学时间,有一辆不显眼的车子,停在幼儿园的边上,里边的大长老手里拿着望远镜,频频朝幼儿园的门口看去。

    “大长老,我们这样做不好吧,家主再三叮嘱,千万不能来打扰小少爷的生活。”坐在副驾驶的伯先,转身看了一眼大长老。

    只可惜,大长老一门心思都在车外,都在松果宝贝的身上,自然没有听到伯先的话。

    伯先皱眉,又朝着大长老喊了一声,“大长老。”

    “喊喊喊,喊这么大声做什么,我又没聋。”大长老不悦的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朝着伯先吼了一句。

    “说吧,叫我干嘛。”大长老一边问着,一边继续朝外边看着。    “我说,我们这么做不太好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