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越想越气,自然对北冥随风也没有好脸色。

    北冥随风看着面前景色喋喋不休的小嘴,直接用实际行动堵上了景色的嘴巴。

    一直把景色吻的不能呼吸才松开景色,然后抓着景色在景色的屁股上打了两下。

    “以后还不敢不敢乱想了。”北冥随风问。

    景色急忙开口求饶,连声说道,“不敢了,不敢了。”

    北冥随风这才放过景色,将景色的裙子拉好,抱着景色,“色色,胡梨的事情怪我之前没有跟你讲过,我一直以为她没有什么紧要的,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疯子,我不开心,很不开心,她自称自己是北冥集团的夫人。”景色委屈的看着北冥随风。

    她发现自己最近被北冥随风宠溺的有些忘乎所以,原以为已经收起的小性子,也渐渐的显露出来。

    五年前,她不开心也会这样和北冥随风说,喜欢看着北冥随风哄她的模样,说她作也好,怎么样都好,反正她有北冥随风她骄傲。

    “色色,不会再也这个传闻了,北冥集团的夫人只好一个,那就是你。”北冥随风柔声道。

    “疯子,你看,我现在身体也没事了,要不我还是跟你回去工作吧,我不在,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来。”景色嘟着嘴巴。

    虽然她很相信北冥随风,但是撬墙角也不能这么撬啊。

    “不急不急,还是等你身子再好些吧,我计划着过几天带你和松果宝贝去市逛逛,那里山清水秀的。”北冥随风笑道。

    这件事情他一直在计划,听说市有一家寺庙特别的灵验,还有那边有一座山灵秀山,听说风景十分的美,那边还有一个人。

    正好带着景色还有松果宝贝出去走走玩玩,之前和景色去国外玩的时候,就没有带上松果宝贝,正好借这次机会带上。

    “市?”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怀里坐起身子,双眼发光的看着北冥随风。

    市她很早以前就要去,但是因为种种的原因,一直没有去成。

    “对,顺便带你和松果宝贝见一个人。”北冥随风想到那个人的时候,忍不住抱紧了景色。

    景色则一脸疑惑的抬头看着北冥随风,她记得很久之前,她和北冥随风提议要去市游玩的时候,北冥随风的抵触感很强,

    市,有什么人在吗?景色满肚子的疑问,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了,反正到时候,到了地方也就知道了。

    景色抛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抱着北冥随风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疯子,不早了睡吧。”

    北冥随风一脸黑线的看着景色裹着被子滚到了最边上,然后闭上眼睛。

    真是个坏家伙,不过,他可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景色,禁欲了这么久,总的吃回本才行。

    景色刚刚抛开满脑子的杂念,就发现身上一个重物压了过来,她不是不经世事的小女人,自然懂北冥随风的想法。

    景色哀嚎一声,幽怨的开口,“疯子,我好累,你让我好好休息好不好。”

    “不好。”北冥随风直接上手,堵住景色的嘴,然后扒拉着景色的衣服。

    很快,房间里就传出了厚厚的喘息声。

    一直到昏睡前,景色看着还在运动的某男,咬着牙,诅咒他明早上班迟到,呜呜呜呜,她的腰要断了,好酸啊,某男好了没啊。

    有一个嗯很厉害的老公有时候也是一种折磨。

    夏老夫人得到北冥随风亲口同意允许她回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马上通知下人,收拾她的行装。

    虽然在这里待遇并不比在市的差,不过,她还是喜欢市,在市才有北冥家族主母的感觉,在这里却是处处被人监视。

    夏老夫人吩咐下人去收拾东西,自己则跑去找北冥成风。

    北冥成风自从被北冥随风强压着送来这里之后,整个人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极少走出房门。

    原本就白皙的皮肤,变得更加的苍白了,再加上精致的面容,倒是有几分吸血鬼的既视感。

    “成风啊,随风同意我们回去了,你快点收拾行李。”夏老夫人一路走进北冥成风的房间,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

    顿时皱起了眉头,不悦的看着房间里的情景。

    乱七八糟的酒**倒在房间里,北冥成风则坐在墙边上,继续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喝酒。

    听到了夏老夫人的声音,也只是懒懒的抬起眼帘。

    “成风,你怎么又喝上酒了,不是不让你喝酒吗?”夏老夫人皱着眉头,从北冥成风的手里夺过酒**。

    北冥成风一挥手,夏老夫人被北冥成风的力道,往后退了几步。

    “成风啊,你这是做什么。”夏老夫人不悦的开口。

    “随风已经允许我们回去了,我们马上就能回市了,你啊,也快收拾收拾,我们尽早离开。”夏老夫人说道。

    北冥成风这才慵懒的看了一眼夏老夫人,放下手里的酒**,晃晃悠悠的起身。

    “你说,北冥随风同意我们回去市?”北冥成风指着夏老夫人问。

    “没错,我打开北冥随风的时候,北冥随风亲口说的,我们马上就能回去了。”夏老夫人兴奋的说道。

    她马上就要见到松果宝贝了,夏老夫人虽然不喜欢北冥随风,但是对于北冥家族第一个血脉还是很钟爱的。

    很是期待见到松果宝贝,她要给松果宝贝什么见面礼好呢,上次李夫人送回来的羊脂玉不错,做成吊坠,给孩子挂着。

    还有啊,小孩子就应该戴些金在身上,做一个足金的大项圈怎么样?

    夏老夫人越是想越兴奋,恨不得将所有的好东西都送给松果宝贝。

    哎,要是,松果宝贝不是景色的孩子该有多好,一想到这个夏老夫人就呕血的很。    要知道五年前景色是怀着身孕离开的,她就是再怎么着,也不会伤了景色的性命,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让景色离开,怎么说,也要等到景色将孩子生下了之后,再同意让景色离开,这样一来的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