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色色,你真的不用担心,我身上的伤口没事。”北冥随风紧紧的抓着衣服,不让景色剥。

    “我不信,除非你让我看看,不然我不放心。”景色说着就要去脱景色的衣服。

    北冥随风争执不过景色,还是同意了景色。

    景色心无旁贷的解开北冥随风衣服上的纽扣,北冥随风却不这么淡定。

    看着景色明显略带紧张的脸,半开玩笑的说道,“色色啊,什么时候,能够在某些时候,你能帮我解开衣服就好了。”

    景色在夫妻生活上尤为的害羞,除了偶尔几次被他逼着放开了那么点。

    北冥随风摸着下巴思索,反正衣服都已经解了,所幸晚上就开荤吧,这么一想,身子有些滚烫起来。

    景色刚将纽扣解到一半,指尖触及到北冥随风滚烫的肌肤,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北冥随风,就见北冥随风的眼中充斥着**裸的**。

    景色红着脸,在北冥随风的肌肤上拧了一下,“北冥随风,你满脑子又在乱想什么啊。”

    “想一些该想的。”北冥随风淡定的回答,面上不见窘迫之色。

    这人还真是将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疯子,疼不疼啊。”景色原先还想说几句北冥随风什么,一下子见到了北冥随风肩膀上的青紫,眼里只剩下满满的心疼。

    手下意识的朝北冥随风的肩膀上摸去,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

    “肯定很疼吧。”景色抽噎着开口,都肿了,能不疼吗。

    景色在心里将大长老骂了个狗血淋头,怎么说,北冥随风都是北冥家族的家主,怎么可以下这样的狠手。

    某书房里,刚拿到松果宝贝照片的大长老,华华丽丽的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一边揉着鼻子,一边在想,一定是晚上空调开的气温不够高,华华丽丽的着凉了。

    “色色,没事,我皮厚实着,这点伤还真的不算什么,我以前训练的时候,伤的比这个严重多了。”北冥随风顾不得自己没有穿衣服,连声安慰着景色。

    北冥随风说的也是实话,确实如此,他受的这点伤,对比以前接受继承人训练的时候,轻太多了,大长老也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叫一批一级的人来,他现在受的伤可不止这么轻松。

    “疯子,我给你上药,你忍着点。”景色下床,从桌子上拿过药水,重新回到北冥随风的身边,用棉签沾着药水,小心的涂在北冥随风的伤口上,还细心的吹着风。

    “色色,大长老对你说了什么吗?”北冥随风开口问景色,他之前就想问这个问题,只是找不到机会。

    现在趁机问道,顺便也转移一下注意力,景色不知从哪来的这药,涂上去太特么疼了。

    就是他这么耐疼的也不得不说一句,太疼了。

    “大长老?”景色一个没注意,手下一个用力,传来北冥随风闷哼声。

    景色连忙回过神,“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大长老没和我说什么。”

    北冥随风若有所思的看着景色,他自然是不信景色说的这话的,大长老惯用的伎俩,他还不知道吗?

    北冥随风坐起来,揉着景色的头发,“色色,不要听他的,他代表不了我。”

    景色狠狠的点了下脑袋,她自然不会听大长老的,凭什么要她离开,她就得乖乖的离开,给别的女人腾出位置。

    做梦,她调教好的二十四孝好老公,可不能便宜了别的女人。

    北冥随风可是她辛辛苦苦追来的,傻过一次就可以了,不会再那么傻了。

    “疯子,大长老会不会对松果宝贝下手。”景色有些担忧的开口。

    会不会带走松果宝贝,不让松果宝贝认她这个妈咪,她知道大长老喜欢松果宝贝,为了不耽误松果宝贝,保不好就会想出那么一出。    “不会的,大长老的为人,我还是了解几分的,说不会对松果宝贝下手,就不会对松果宝贝小手,再说了,你觉得就凭松果宝贝那个聪明的脑袋瓜,会这么轻松的任由别人摆布吗?”北冥随风肯定的说道

    。

    其实这些道理景色都懂,听北冥随风亲口说出来,就是为了求一个安心而已。

    松果宝贝在景色心里毋庸置疑是排在第一位的,要是松果宝贝出了事情,景色想,她怕是要疯了吧。

    北冥随风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想着,明天多派几个人保护松果宝贝,夏老夫人就要回来,他信的过别人,也信不过夏老夫人。

    “说到松果宝贝,疯子,胡梨公主是怎么一回事,你说。”景色瞪着北冥随风。

    在回来的时候,松果宝贝就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两人通了许久的电话,松果宝贝和景色讲了许多在北冥集团发生的事情。

    尤其着重的提到了胡梨公主,这不是景色第一次听到,在大长老的嘴里就出现了好几次,那个女人的名字。

    “色色,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北冥随风一听到胡梨公主,脑子隐隐作痛。

    他敢保证,一定是妈咪至上的松果宝贝,在景色面前说了今天的发生事情。

    景色上完药之后,将药水放回到桌子上,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北冥随风。

    “疯子,要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会自称自己是北冥集团的夫人吗?”想到这个景色就来气,她作为正牌夫人,还没有去北冥集团耀武扬威过,一个冒牌的敢顶着这样的名头。

    “色色,不能跟患有妄想症的人计较。”北冥随风说。

    他也很头疼,以前也没听说胡梨在北冥集团自称自己是北冥集团的女主人,怎么就那么不凑巧的,在松果宝贝也在的时候,给他来了那么一出。

    北冥随风在心底给胡梨公主记了一笔。

    “疯子,要不是你默许的,她敢吗?”景色挑眉,真真是越想越不爽啊。    看电视剧的时候,她对这个女人还略有好感,没想到,居然敢肖想她的男人,真的是太过分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