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夏老夫人对于景色可是各种不满意,天生的不喜欢。

    “大长老说的是,北冥家主要是有了感情就相当于有了弱点。”伯先低头说道。

    “伯先,你去让人拍几张小家伙的照片过来,这北冥本家,好久没有小孩子的欢闹声了。”大长老现在想到松果宝贝就来劲,心里痒痒的很。

    伯先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有些错愕的看着大长老,这还是他认识的严肃淡定的大长老吗?

    “大长老啊,这家主都说了,不让我们去打扰小少爷,我们这么做不好吧。”伯先犹豫着开口。

    “你你你,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笨呢,不让你出现在他的面前,偷偷的拍几张总可以吧。”大长老怒道,这伯先以前看着还挺机灵,现在怎么越来越笨了。

    这偷偷拍的,可没有违背北冥随风说的话,如果可以,恨不得现在就飞到松果宝贝的面前去。

    听多了别人夸赞松果宝贝,他可是好奇的紧。

    “大长老,行吧,我看着偷拍就张小少爷的照片。”伯先无奈的挠挠头发。

    “你之前见过的是吧,快和我说说,小家伙长什么样,是像谁啊,还有啊有多聪明。”大长老不停歇的问道。

    “这长的是像家主啊还是像景色啊,你倒是快说啊。”大长老抓着伯先,焦急的开口。    不过大长老对于松果宝贝的颜值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论长的是像北冥随风还是景色都是好看的,北冥随风就不用说了,北冥家族的人颜值能差到哪里去,景色那个小丫头的长相也不差,所以不管是像谁

    都是好看的。

    “我看着啊,五五开吧,这眼睛像景色,这嘴巴像家主。”伯先在脑海中回忆着松果宝贝的样貌。

    大长老一只手继续转着手上的佛珠,“这样啊,不错不错,长得必定是帅的。”

    “大长老你说,夏老夫人会不会看在小少爷的面上,也就勉强接受了景色小姐。”伯先问。

    这古话不都说,爱屋及乌吗?

    大长老听了之后,冷哼一声,“要是真有那么简单,当年家主的母亲就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情。”

    伯先低头,一想确实如此,若是有那么简单的话,当初北冥随风的母亲也不会落得那般的下场。

    还有夏老夫人不喜欢北冥随风,不就是因为北冥随风的母亲吗?

    伯先叹口气,他们家家主,这情路还有的走。

    “你啊,去给我多拍几张小家伙的照片回来,我啊,去翻看古籍,看看该给小家伙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大长老说。

    “家主也是的,这么随便就给孩子取了名字,我们北冥家族的第一个小孙子,名字一定要霸气,好听。”大长老喋喋不休的说道。

    说到这个又要想起北冥思政,若是他还在的话,这个取名字怎么也轮不到他,现在倒是他占了便宜。

    “伯先,等夏老夫人回来,你去帮我传达一声,她对景色怎么做怎么看,我是不拦着没意见,但是对于小家伙,要是敢下手的话,就要想清楚了。”大长老嘱咐道。

    伯先先是应了一声,接着犹豫的看着大长老,“大长老啊,你这话说早了,这夏老夫人都还没回来呢,什么时候回来也还不清楚。”

    “你等着瞧好了,这夏老夫人啊,不出三天一定会回来的。”大长老笃定的开口。

    伯先则有些犹豫,当时是个怎么一情况,他也是多少知道一点的,当时就是北冥随风送着夏老夫人离开,现在会让夏老夫人离开吗?

    伯先刚想开口问大长老,脑中灵光一闪,不好意思的朝大长老笑着,“这人啊,越是年纪大就越糊涂了。”

    如大长老所料,夏老夫人知道松果宝贝的存在之后,当晚就打电话给了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看着手机上面闪烁的名字,走到窗户边上,才按下了接听。

    “随风,我要回来。”夏老夫人也不和北冥随风啰嗦直接进入正题。

    北冥随风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好。”

    之前是因为景色才将夏老夫人和北冥成风送走,现在也是因为景色才同意夏老夫人回来。

    正如大长老所说,想要景色得到认同,只有从夏老夫人的手里拿到属于北冥家族主母的信物。

    夏老夫人得到北冥随风的回答之后,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直接挂了电话。

    北冥随风自然也不会去在乎,在挂了夏老夫人的电话之后,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司特助,让他做好一切防备工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还有那件事情,也要赶紧提上日程了,据集团的后勤部说已经策划的差不多了。

    “疯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刚才叫你呢。”景色手里拿着药,走到北冥随风的面前。

    “嗯,刚刚接了一个电话,没听到。”北冥随风露出笑容,抱歉的看着景色。

    景色罢手,将北冥随风拉到卧室里。

    “疯子,你把衣服脱了,躺倒床上去。”景色开口道。

    北冥随风忽然间坏笑着看着景色,“色色,你想要了?”

    景色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之后,面色一红,“满脑子乱想什么呢。”

    “不是你说的吗?”北冥随风委屈的开口。

    “我是让你把衣服脱了,躺倒床上去,我可以看看你肩膀上的伤口啊。”景色说。

    最近发现北冥随风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哦,这样啊。”北冥随风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刚刚我看对方打的有些狠,肩膀肯定受伤了,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上点药,这药好用着呢。”景色说着就去扒北冥随风的衣服。

    北冥随风不脱,那她就亲自动手好了,景色将药水放到一半的桌子上,自己动手,上前就脱北冥随风的衣服。

    北冥随风抓着衣服躲开景色,“色色,别心急啊,一会满足你。”    “疯子,你别闹了,快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口啊。”景色皱眉,听着北冥随风的话,要不是因为他身上有伤,还真想好好教育一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