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长老来来回回这么多年,招数也没有长进多少,以为凭这些人就可以拦住他不成。

    在大长老的默许下,下边的人纷纷朝北冥随风进攻,碍于北冥随风是家主的原因,虽然说了不用手下留情,,众人还是自发的留情了。

    不过,刚动手没一会,大家就发现自己想错了,这,哪里需要他们手下留情啊,他们应该求他手下留情才对。

    北冥随风自然也是看出了他们对他留了情,不过,他并没有理会他们,该打的照旧打。

    绑走景色的那人可算是悲剧了,只要被北冥随风抓住了机会就下了狠手去打。

    在那人又吃了北冥随风一掌之后,捂着肩膀,有些不甘愿的看着北冥随风,明明还护着一个累赘怎么会那么厉害。

    大长老倒是看的很欣慰,不愧是他们北冥家族的家主,是他从小一手培养出来的继承人,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还能这么游刃有余。

    只是,景色,在危险的时候又帮不到北冥随风,这一点让他颇为纠结。

    北冥随风需要的是一个有强大后盾的妻子,景色明显不合适,若是季如夏还在,景色和季家的关系还好的情况下,或许可以考虑考虑。

    如果北冥随风不喜欢胡梨公主,或许还有另一个人,大长老的脑子里瞬间冒出了季念的脸。

    现在季家可是季念一手掌握,季念又是市第一名媛,若是能和家主在一起,不失为一段佳话。

    见识了北冥随风的厉害之后,众人也不再手下留情,纷纷使出全力,大长老的手下也不是草包,用尽全力之后,将北冥随风逼得连连败退。

    若是北冥随风一人在有很大的胜算,但是现在还要护着景色不受伤害,就困难的多了。

    就在北冥随风拉着景色躲开一人的攻击之后,其中一人抡起木棍朝景色的身上招呼,北冥随风瞳孔一缩,直接护在景色的身前,那一木棍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北冥随风的肩膀上。

    景色心中一跳,“疯子,你没事吧。”

    北冥随风嗯哼一声,这力道,还真是一点都没减,“没事,不要紧。”

    大长老的心也随着那根木棍的落下跳动了一下,若是北冥随风接任家主之位之前,就是十棍子落在北冥随风的身上,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大长老的嘴巴动了一下,想要开口制止,但是又想到什么,又朝人海中看去。

    没有听见大长老制止,大家以为大长老默许了这般做,又是一棍子落在北冥随风的身上。

    北冥随风刚站稳身子,又被打的一个踉跄。

    “疯子,你怎么样啊。”景色的一颗心跳的飞快,又是急又是气。

    那些人是怎么一回事啊,不知道北冥随风是家主吗?怎么下手这么狠。

    “没事,不用担心。”北冥随风摇头。

    眼见又一棍子要落下来,北冥随风空手夺过对方手中的木棍,有了东西在手,打起人来可谓方便的多。

    大长老见情况差不多了,开口喊停。

    大长老走到北冥随风的面前,从北冥随风的手里接过木棍。

    “家主,还记得你小的时候,要是哪里做的不对,老家主也是用木棍打你。”大长老说。

    北冥随风的面色未变,他当然记得,小时候,还真是不知道身上受了多少的伤。    “虽然,家主有权利挑选自己的另一半,但是,也要让众人信服才行,家主,今日就到此为止,关于未来主母的事情,我们还需要等夏老夫人回来商量。”北冥主母的信物还在夏老夫人的手里,想要景色

    真正的被大家所认同,手里还要有代表北冥家族主母的东西。

    “那我们就先走了。”北冥随风自然也是清楚的,先走大长老肯放他们离开,证明大长老也没有那么的反对。

    “家主,那个松果宝贝,我们想要见一见。”大长老犹豫了一番,还是抵不住想要见松果宝贝的心,北冥家族的第一个小孙子啊,他可是期待了许久了。

    北冥随风脚步一顿,“我会将他带来的,在此之前,不希望你们有任何人私下里去找松果宝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北冥随风拉着景色朝外边走去,景色心里一直记挂着北冥随风身上的伤口,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想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看看北冥随风身上的伤口,不然总不能在这里,大庭广众之下的看北冥随风身上的伤口吧。

    等到北冥随风和景色离开之后,大长老才挥手,让众人都离开。

    伯先走至大长老的身边,一脸犹豫的神情,“大长老,这,让家主受那几棍子您为什么不阻止。”

    “我倒是想要看看,家主能够为那个女人做到哪一个地步。”是真爱还是只是一时的喜欢,当看到北冥随风脸上没有丝毫犹豫,就为景色挡下那一棍子看来,北冥随风还真真的是喜欢那个女人。

    这样一来倒是头疼不少,所幸夏老夫人马上就要回来了,就让她使劲折腾去吧。

    至于那个率先拿出棍子打了北冥随风的人大长老握着拐杖的手狠狠一紧。

    “把那个率先动手的人给我抓起来,好好的调查一番。”大长老对伯先说。

    要知道他可没有下命令让他们用武器对付北冥随风,能够藏着棍子进来的,大长老一向谨慎,不得不防。

    “好,我看他也面生的很,以前也没有见过。”伯先皱着眉头,这要是真是哪个人塞进来的,可就危险了。

    “大长老,我看着啊,家主是认定了景色小姐,想要家主改变心意困难啊。”伯先对于景色的印象还处在五年前,敢跟夏老夫人叫板的时候。

    五年前所有人都觉得北冥随风和景色算是完了,没想到兜兜转转,两人又在一起了,还有了孩子。

    “再看看吧,就算是我同意了也没用,我们的老主母夏老夫人可是难缠的多。”大长老看了一眼伯先。    夏老夫人一心想要北冥随风娶安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