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市能够在我的监控范围之下,不动声色的带走一个人的只有大长老你了。”北冥随风说。

    这件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惊讶的,稍微静下心来想想就能够想到。

    “家主,我只是想要找景色小姐来聊聊,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的着急。”大长老无奈的说道。

    原先他想从景色的身上下手,想让景色主动离开北冥随风,没想到景色拒绝了,说什么都要和北冥随风在一起。

    后来,北冥随风就来了,他派出的那些人都是为了挡住北冥随风,不让他这么快的闯进来。

    在北冥随风进来最后的关头里,景色还是没能松口答应离开北冥随风,大长老,无奈之下,只有暂时将景色给藏到后边去了。

    这两人的脾气还真是不是一般的执拗,景色从头到尾只有一句话,不会再离开北冥随风。

    要不是因为景色的身份,他也不想多此一举,从中间拆散两人。

    另外还有一点,北冥家主,历任以来,取得都是能够在事业上帮助他的女人,从来不会爱上那个女人,因为,爱情是毒药,会彻底的摧毁他。

    “景色,在哪。”北冥随风又问了一遍,他有种预感景色一定在这个屋子里边。

    “北冥随风,你不听我的,一定会后悔的。”大长老不死心的开口。

    北冥随风的耐心一点点到了崩溃的边缘,“不会后悔,不过就是不当家主而已,大长老,你最好主动让景色出来,我不想出手毁了你的这个书房。”

    大长老最爱的就是他的这个书房,书房平日里只让打扫阿姨进来,一旦打扫完就会让他们离开,似乎只要他们在,就会弄脏了这个书房似得。

    大长老清楚的知道,北冥随风不止是说说而已,而是说到做到,他说,毁了一定会毁了的,到时候想要复原也复原不了。

    “到时候多有得罪之处,大长老,就不要那么计较了。”北冥随风说着,活动着手腕。

    第一件事情,他就是要将那面墙研究个透彻,不知是什么原因,总觉得墙后边似乎有眼睛在看着他。

    “等等。”大长老叫住北冥随风。

    看北冥随风那个架势,是不将他的书房拆了是不会罢休了。

    大长老越过北冥随风,走到不远处额花**上,转了几圈,墙壁慢慢的转开,里边景色正坐在椅子上,笑着北冥随风。

    她就知道北冥随风不会让她失望的。

    “色色,你没事吧。”北冥随风赶紧跑到景色的面前,一把抱住景色。

    景色微笑着摇头,努力的抬手去摸北冥随风,试了几次,还是放弃了。

    北冥随风察觉到景色的不对劲,紧紧的皱着眉头,“你对景色做了什么。”

    “放心吧,不过是迷药的笑效还在,她动不了而已。”大长老淡淡的开口。

    北冥随风这找的都是什么姑娘,身子也太弱了点,就那么一点迷药,到现在还动不了。

    大长老不满的想着,怎么跟他调查来的结果,差上了许多,就这身子还想要当北冥家的主母,有的麻烦了。

    “家主啊,今天用这种方式找你来,确实是冒犯了,但是也只有这样,你才会来。”大长老说着,对北冥随风鞠了一个躬。

    北冥随风回北冥本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想要见他一面也极其的困难,若不是将景色抓来,北冥随风现在也不会和他们见面。

    “行了,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带景色走了,到时候我会正式的带景色过来,让大家认识的。”北冥随风直接俯身抱起景色。

    “家主,既然来了,想要走,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大长老说。

    北冥随风和景色一齐朝大长老看去,不知道他还要玩些什么花样。

    “既然来了,就不要这么急着走,其他几位长老,也想要和家主你,聊上几句。”他一个人劝不动北冥随风,那么多几个人就多了几分希望。

    “不用说了,我做的决定不会更改,我认为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可以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松果宝贝还在家里等着我们,我们走。”北冥随风低头亲了一下景色的额头。

    “松果宝贝?可以带过来的,在哪里,我让人去带。”大长老连忙接过北冥随风的话。

    “不必了,在他的亲人家里。”北冥随风拒接了大长老的话,要是松果宝贝被接了过来,松果宝贝的日子就没那么爽了。

    倒不是因为他们会虐待松果宝贝,而是松果宝贝都这么大了,肯定要送出去锻炼,但是呢,他没那么早想要将松果宝贝给带出去。

    该有的童年还是应该有的,北冥随风忽然发现许多人都盯上松果宝贝了,大长老,季念,景宸,楚墨,现在还多了一个孤展,儿子太优秀也不是好事。

    景色也想到了这个问题,默契的和北冥随风对视了一眼。

    大长老在一边看着直喷火,这两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将他给放在眼里。

    “那我倒是想要看看家主这些年,身手有没有退步了。”大长老也不拦着,只是这样说了一句。

    北冥随风冷笑一声,抱着景色就朝外边走,门口守着的依旧是进来的时候,那几个人。

    景色在北冥随风的怀里,左看看右看看,当看到人群中,迷晕自己的人的时候,有些激动,对着北冥随风咬耳朵。

    “疯子,看到那个人了吗?就是他假装送外卖的,就将我给迷晕了。”景色说话的时候,都是朝着那个人的方向。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景色来者不善的目光,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子朝里边躲了躲,借着别人的身子,躲开了景色的目光。

    “怎么又是打架,还真是打个不停了。”景色暗自的想着,原以为大长老是个斯文人,到最后还是要动手。

    “打架,这不是正常的吗?”北冥随风耸肩,一脸的不以为然,在小的时候,也是经常这么打过来的。    往往都是他们输的厉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