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他们描述过,松果宝贝又多么的可爱和天才,大长老心里对于这个没见过面的松果宝贝好感度可不是一点点的。

    “孩子他娘取得,当然要尊重孩子母亲的意见。”松果宝贝可是景色拿命换来的,别说一个名字了,就是取名叫做花花草草他也不会拦着,还会在一边拍手鼓掌说景色取得名字好听。

    大长老的脸沉了几分,“女人家家的就是没什么见识,松果就松果,后面加什么宝贝,听着多难听,还有,北冥家的孩子,自然是要姓北冥的。”

    “大长老,我现在和你说的是景色的问题,不是松果宝贝。”北冥随风皱眉,这画风也太偏了吧。

    孩子的妈还没搞定,就想要孩子,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哦,对对对,和你说景色的事情。”刚刚听到松果宝贝之后,他就不受控制的往孩子那边想,倒是忽略了孩子妈。

    “我的意见也就是整个北冥家族的意见,景色不可以成为北冥家族的主母。”大长老皱眉。    “随风,你看看,这个景色长得是有几分美貌,可不是最美的,全天下你北冥随风想要什么美貌的女子没有,只要你招招手,那些女的,都会前仆后继的朝你扑过来,还有啊,景色的家世,景盛集团,

    在北冥家族眼里,还真是不够看的。”大长老喋喋不休的说着。

    越说,越觉得景色配不上北冥随风,北冥随风能够被他劝动最好,要不是不能的话,那他只有动用非常手段了    “随风啊,你觉得胡梨怎么样,长得也是极美的,不止如此,家世也好,是国的公主,别看国现在只是个小国家,可是发展的潜力还是很大的。”大长老没有注意到北冥随风的面色,一个劲的说个不

    停。

    北冥随风刚开始听着有些愤怒,怒极反笑了。

    大长老见了北冥随风脸上的笑容,觉得有戏了,赶紧开口问,“随风啊,你觉得我的这个提议怎么样,你要是真喜欢景色,做一个地下情妇也是可以的。”

    大家族里,哪个男人不是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

    “大长老,你真的觉得胡梨适合北冥家?”北冥随风瞟了一眼大长老,淡淡的开口问道。

    大长老点头,“自然,我就是这么想的,胡梨公主,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看,来说,都是极其适合你的,随风啊,我知道你不喜欢夏老夫人推荐的安澜,胡梨公主,你可以试着相处几天。”

    北冥随风不语,做沉思状态,墙壁后边的景色也是听着心慌的很。    见北冥随风不言不语的模样,忍不住在脑海中脑补了一番,那个什劳子胡梨公主压在她上边的情景。不行不行,要是北冥随风真的同意了大长老的话,她就立刻,马上,带着松果宝贝离开这里,走的远

    远的,让北冥随风再也找不到。

    北冥随风似乎有感应一般,脑袋一转,朝墙壁那边看去。

    明明隔着墙,景色却被吓了一跳,莫不是北冥随风知道了她心里的所想?

    不不不不,她应该相信北冥随风的,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两个人分分合合,若是连这点信任也没有,日后还怎么一起度过接下来的那么些年。

    “大长老,既然胡梨有你说的那么好,倒不如,你娶了她就是。”北冥随风半真半假的玩笑道。

    大长老怒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要不是因为,北冥随风现在已经是北冥家主,他还真想像北冥随风小时候一般,哪里不对,直接一棍子打过去。

    他娶胡梨公主?这都说的是些什么话。大长老愤怒的想着。

    “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北冥家族倒是还有一个人,很适合胡梨公主。”北冥随风淡笑道。

    大长老皱着眉头,犹豫的看着北冥随风,“家主说的是北冥成风?”

    北冥随风点头,“没错,北冥成风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取个老婆,定下心来了。”

    最近那边又传来消息,北冥成风,在那边闹个不停,时不时的闯出一些祸事,正好,趁这次的机会,将他扔去国,之后闹出的事情,可都是国的事情了。

    “不可,家主,你还真是够胡闹的,你就不怕成风趁机作乱吗?”大长老立马否定了北冥随风的提议。

    北冥家族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刚安稳没几年,难不成又要起波澜不成。

    北冥成风在夏老夫人的支持下一直对北冥家主的位置虎视眈眈,若是有了胡梨公主的支持,手中就又多了一个筹谋,这个场景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

    平心而论,北冥随风比北冥成风,更适合当家主,身为北冥家族的大长老,自然是不想看到北冥家族没落的样子,一定是更愿意看到北冥家族更上一层楼。

    而这里面,家主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在一开始北冥随风争夺家主位置的时候,大长老就一直力挺北冥随风。

    “大长老,你要是不想看我趁机作乱的话,就不要想一些幺蛾子了,景色是我妻子这件事情,怎么都不会改变的。”北冥随风冷冷的开口。

    他当初那么奋力夺到北冥家族的位置是为了景色,现在依旧是为了景色。

    “北冥家主,有权利决定自己未来的另一半,大长老你不要忘记了。”北冥随风沉着脸。

    大长老嘴巴动了几下,没有开口说话,他何尝不知道北冥家主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另一半,所有人都不能反对,但是他还是想要抗争一下。

    “家主,听我的劝吧,景色不适合你。”大长老苦口婆心的开口。

    北冥随风的耐心一点点的告竭,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和大长老磨蹭。

    “适不适合,只有我知道,行了,景色人在哪里。”北冥随风暴躁的开口。

    手下意识的朝衣袋摸去,发现枪已经交给了外边的人。    “家主不愧是聪明的,这都能想到景色在我这里。”大长老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