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一路开车赶到北冥本家,大长老早就料到他会知道景色在他的手里。

    北冥随风下车的时候,就看见伯先守在大门口,果然是大长老,北冥随风也不停车,直接从伯先的面前开过。

    没有开出多远,前方就出现了许多车子,堵住了北冥随风的去路,北冥随风不得已停下车子。

    其中的一辆车子上走下一个人,恭敬的到北冥随风的面前,“家主,大长老让我等等候在这里,带您去找他。”

    北冥随风下了车,直接将车子丢给他们,跟着那人走。

    走到一半的时候,北冥随风忽然间停下了脚步,前面的那人不明所以,只好跟着北冥随风停下脚步。

    “景色,是被你带走的。”北冥随风说出的这话,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景色因为身体原因,每天所用的药都是孤展特别配置的,用久了,身上就会有股淡淡的药香,而他的身上也有,肯定是抓景色的时候,从景色的身上沾染上的。

    “是。”那人听北冥随风说完之后,一秒钟的错愕,很奇怪北冥随风怎么会知道景色是被他带走的。

    既然知道了,他也不会否认,大大方方的承认。

    他刚动了一下,一把枪就抵在他的腰上,“你对她做了什么。”

    如果他伤了景色一分,那么他就要他千百倍的奉还,景色的身体好不容易好了一些,哪里经得起他们这般的折腾。

    就算是大长老也不行。

    “家主放心,没有伤害到景色小姐,所用的迷香也是无害的。”在抓景色之前,上边的人就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可伤了景色,他自然是清楚的。

    “这样子最好。”北冥随风一听,放心了不少,北冥家有一种迷香是无害的,他也是知道的。

    说着,就收回了手里的枪,“走吧,大长老在哪里等我,赶紧去。”

    那人在北冥随风收回枪的时候,才松口气,北冥新一任家主,喜怒无常,他是听说过的。

    何况他抓走的还是北冥家主最爱的女人,他以为北冥家主至少会打他一顿。

    “大长老在他的书房等家主您。”那人又说,“大长老说了,想要和家主您好好的聊一聊,您身上的武器,就不能带着进去了。”

    这件事情也在北冥随风的意料之中,他并不觉得吃惊,很是淡定的将手里的枪交给那人。

    那人满意的接过,等到了书房门口之后,又出现两人,拿出一个仪器,在北冥随风的身上扫射了一番,确定北冥随风没有带什么杀伤性的武器,才同意北冥随风进去。

    如果是往常,大长老也不敢这么的冒犯,北冥随风也不会容忍他们这般。

    只是,这一次,景色在他们的手里,他就是再不怎么情愿,看在景色的面子上也是容忍了。

    “家主,冒犯了,大长老在里面等您。”两人确定北冥随风身上安全了之后,才开口。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直接推开了书房的人,一进去,就看见大长老背着手,站在书桌前。

    听到动静,慢悠悠的转身,一只手还在转动着佛珠。

    “家主,你来了。”大长老打着招呼。

    看着北冥随风挺拔的身影,心中感慨万千,他是看着北冥随风长大的,以前还那么小的一只,现在都这么大了。

    要是北冥思政还在的话,也会感到很欣慰,正因为从小看着北冥随风长大,才不许北冥随风走错一步,一旦,走错一步,一生就彻底的毁了。

    “大长老,我妻子呢。”北冥随风纵然对大长老各种不满,也不敢流露在表面。

    “妻子?”大长老,嘴里咀嚼着北冥随风说的这一句。

    “家主,你的妻子需要得到北冥家众人的认同,绝非儿戏,不是你说是妻子就是妻子的。”大长老说。

    他并不看好夏老夫人一直力捧的安澜小姐,当然也不喜欢景色,在他的心里,北冥随风的妻子,一定要是能够在事业上帮助北冥随风的。

    他看好的正好就是国国王的小女儿胡梨公主,国现在正处于发展中,要是北冥随风娶了胡梨公主,一定会得到国王室的支持,正好能够将北冥集团的业务拓展到国去。

    “大长老,我北冥随风的妻子,只要我认同就好了,不需要你们的认同。”北冥随风开口打断大长老的思绪。

    “家主,听我一句劝,早点离开那个女人,她不适合你。”大长老苦口婆心的说道。

    别说,景色的家世和北冥随风配不上,就说景色那个母亲,有季如夏在中间,北冥随风就不能和景色在一起。

    说他古板也好,说他封建也好,季如夏可是当初差点嫁给北冥随风爸爸的女人。

    “我的女人,适不适合我,没有比我更加清楚的了。”北冥随风不为所动。

    他要娶景色,让景色堂堂正正的成为北冥主母,这件事情,谁都不能阻拦他。

    “大长老,你要是费了这么大一番口舌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的话,我想没必要了,景色在哪,我该带她回去了,松果宝贝也想妈咪了。”北冥随风说。

    大长老在听到北冥随风说松果宝贝之后,神色一动,这家主真的有了儿子?

    “松果宝贝?就是家主你的儿子?”大长老压抑着激动的心情。

    这母亲可以不要,这家主的儿子不能不要,北冥家族的血脉啊,嫡亲的血脉。

    “是,我的儿子,大名叫景慎,小名叫做松果宝贝。”北冥随风说到松果宝贝的时候,面上有了一丝丝的微笑。

    大长老原先还有些欣喜的听着北冥随风承认松果宝贝是他的儿子,他有儿子了。

    突然间听到松果宝贝的名字,面色瞬间就耷拉下来了。

    “这都是些什么毛病,一个男孩子取名叫做松果宝贝?太娘了,不好不好,还有我们北冥家的小孙子,为什么要姓景。”大长老骂出口。    他虽然没见过那个孩子,但是北冥家族的基因又能差哪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