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等车停稳之后,就从车里跳了下来。

    “小少爷,您来了。”老管家笑盈盈的上前,接过松果宝贝手里的书包。

    相处了些日子,这松果宝贝一下子离开了,他还真是有些不舍,原本热闹的季家,也因为大家的离开,变的冷清,尤其是大小姐。

    松果宝贝在的时候,还能见到笑容,松果宝贝离开了,脸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笑容。

    他很是心疼,还是希望松果宝贝能够多陪陪他们的小姐。

    别看季念平日里,一副对什么事情都淡然的模样,心底还是十分孤寂的。

    “管家爷爷,松果宝贝好想你。”松果宝贝开口说道,脸上的笑容,甜的能够酿出蜜。

    老管家听了松果宝贝的话,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脸上的皱褶也越发的深,直夸松果宝贝好孩子。

    “小少爷,您快进去吧,大小姐,在里边等着你呢。”老管家指了指里边。

    季念刚刚和他说松果宝贝要来的时候,就上去换衣服去了,说,总不能穿的很随便见松果宝贝。

    “好,我去找姨婆。”松果宝贝点头,转身又对司特助说,“司特助,你一定要告诉爹地妈咪,早点来接松果宝贝知道吗?”

    “知道了,我会传达的。”司特助没有看见季念,心里宽松了一大半。

    不知为,他也是极怕季念的,倒不是因为季念的暴力和额冷漠,而是因为季念身上和北冥随风一样的上位者的气息,或者说,在北冥随风的面前,都没有在季念面前那么害怕。

    在季念面前,似乎你心里所有的秘密都无处遁形,在她面前,你就像一个剥光了衣服的透明人一般。

    现在没有看见季念,司特助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也担心季念一会出来,他还真就是不好交代了,就想要赶紧离开。

    松果宝贝得到了司特助确定的答复之后,蹦蹦哒哒的朝里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念着姨婆。

    季念已经坐在客厅等着松果宝贝,见了松果宝贝只是指着面前的碗,“松果宝贝,这是给你特意煮的,你喝吧。”

    松果宝贝夸张的张大嘴巴,“姨婆,你要不要对我那么好啊。”

    季念失笑,上前抓住松果宝贝揉着松果宝贝的小脸,在心里嘀咕着,这么些日子没有见松果宝贝,她还真是有些想的紧呢。

    要是她的孩子还在的话,也和松果宝贝这么大了吧,想到这里,季念的眼神有些黯淡。

    这些日子,她时不时就要梦见那个未出世的孩子,问她为什么不要她。

    而且她有一个预感

    “姨婆,楚墨哥哥回去了吗?”松果宝贝喝了一口汤之后,舔了一下嘴边,开口打断了季念的思绪。

    季念面上一秒钟的错愕,楚墨?

    “松果宝贝怎么会想到问我呢,他回不回去,我又怎么会知道呢。”季念笑道。

    最近想到楚墨的时间越来越少,记忆中,楚墨的画面也越来越少,再过不久,彻底就会和楚墨成为了陌生人。

    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了起来,如果,两人都不曾遇见,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季念想着想着,长叹一口气,不自觉的朝自己的胸口摸去,现在想到楚墨的名字,心已经不会痛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放下了。

    原来,爱上一个人那么简单,要放下一个人也那么简单,只不过,放下那个人的同时,心也死了。

    “嗯?季念姨婆,楚墨哥哥一直追着你走的。”松果宝贝还是想要帮楚墨在季念面前说两句好话的。

    楚墨哥哥这些日子也受了不少的苦,一边是自己最亲爱的楚墨哥哥,一边又是自己新欢季念姨婆,松果宝贝夹在中间也挺不好受的。

    “追着我走?他只是放不下他心里的执念而已。”季念失笑出声。

    松果宝贝不语盯着季念瞧了许久,确定季念没有生气之后,才小心的开口,“姨婆,其实楚墨哥哥知道他错了,要不您就原谅他吧。”

    他也不是特别清楚两个人之间究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大概的还是知道一点。

    “松果宝贝,他没错,我也没错,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人,终究要向前看的不是吗?”季念耐心的开口。

    像是在和松果宝贝说,又像是在和楚墨说,亦或是在和自己说。

    “那,季念姨婆,楚墨哥哥要怎么做,你才能够原谅他?”松果宝贝不甘心的问道。

    他是打心底里希望楚墨和季念能够重归于好,楚墨哥哥对于过去的事情,已经内疚的不行了。

    在他很小的时候,隐约听楚墨说过,这辈子,若是得不到那个人,就一辈子孤苦伶仃,现在想想那个人就是季念姨婆吧。

    “没有恨,又哪里来的原谅,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原谅自己。”季念苦笑,喃喃的自语了一声。

    如果他们两个的孩子还在,或许她不会计较那么多,但是她的心,已经跟着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连自己都原谅不了,又谈何原谅别人。

    所以,季家的一切,将来都是松果宝贝的,季念抛开心底乱七八糟的想法,揉着松果宝贝的脸。

    景色以后要是再生一个儿子还好说,如果生的是女儿,还真是要苦了松果宝贝。

    市的三大世家,两大家将来都会在松果宝贝的手里,这么一来,松果宝贝要承受的压力,将要比别人大上许多。

    每户大家,都有独特的培养继承人的方式,季家和北冥家刚好是一样的。

    “松果宝贝,你要快快长大啊。”等她将季家的担子彻底的放下之后,她想要去到处走一走,看一看。

    世界这么大,她还没有好好的去看过。

    将季家交给松果宝贝,也算是对得起爹地了。

    在松果宝贝七岁之前,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护住松果宝贝,给松果宝贝一个快乐的童年。    说来也是可笑,季如秋求而不得的东西,在她们的心里,却是绊住自己的绳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