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唔,随便说说的。”松果宝贝听了张曼玉的夸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本来还是想要再刁难一下的,但是这个药效维持的时间要到了,只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了。”松果宝贝无奈的开口,要是能够稍微再维持一下,他还真是想好好的耍耍那个什么胡梨公主。

    胡梨自己没有发现,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胡梨脸上的小黑点淡了不少,想来再过个两小时就彻底的下去了。

    “松果宝贝,谁都不服,就服你。”张曼玉和司特助同时开口。

    不愧是他们总裁的儿子,这个智商和决策力,都是一等一的强。

    “行了,张秘书,胡梨为什么能够进北冥集团,我记得我当时说过了,将她给拦住。”北冥随风皱着眉头,直接问张曼玉。

    在被胡梨三翻四次打扰的时候,他就和张曼玉说过,在看到胡梨来的时候,除非是很要紧的事情,否则一律将胡梨拦住,这次胡梨居然直接闯到办公室里边来了。

    他北冥集团的保卫都是吃干饭用的吗?

    “对不起,总裁,这次是我们的失误。”张曼玉很是抱歉的开口,她也没有想到胡梨的胆子那么大,直接进入了总裁的办公室,还好的是,松果宝贝没有出大问题,不然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

    “我要解释。”北冥随风沉着脸。    “保卫拦不住胡梨小姐,胡梨小姐用两名保镖拖住了保卫,前台联系秘书室的时候,总裁正在开会,不敢私自打扰,等我回来的时候,胡梨小姐已经闯进您办公室了。”张曼玉一口气说完,就低下脑袋,

    等着北冥随风的训话。

    要说小秘书也是没错的,总裁往日在开会的时候,确实任何事情都不准打扰到会议,怕是他们也没有想到松果宝贝对总裁这么重要,看来日后事关小少爷的事情,无论大小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总裁。

    “两名保卫直接辞退,连她的两名保镖都挡不住,有什么用。”北冥随风皱眉。

    那两名保卫似乎还是夏老夫人的人,由于做事一直勤勤恳恳,也没有理由辞退,这下子,正好给了他一个借口,将人给辞退了,取消了夏老夫人的耳目。

    “是。”张曼玉应道,她也没有为两名保卫求情的打算,北冥随风说的很对,连松果宝贝都奈何不了的两名保镖,都对付不了,怎么能够继续留在北冥集团。

    “司特助,你去北门找两个人过来。”北冥随风对司特助说。

    “还有张秘书,这次你也失职了,直接去市下边的分公司待两个月。”北冥随风说。

    松果宝贝一听,连忙开口,“爹地,这次的事情不怪张阿姨,你要责罚张阿姨。”

    张曼玉原本沮丧的心情,听了松果宝贝的话,立马泪眼汪汪的看着松果宝贝。

    市啊,分公司啊,她不想去那里啊,听说那里的环境可差了。

    “松果宝贝,那爹地就听你的,不处罚张秘书了。”北冥随风挑眉,同意了松果宝贝的话。

    张曼玉立马激动的看着北冥随风,不处罚就好,不处罚就好。

    “张秘书,这次的事情,算了,我希望没有下一次,下次,不管任何事情,胡梨直接给我打出北冥集团。”北冥随风冷着脸说。

    张曼玉慌乱的点头,这是当然的。

    事后,张曼玉听说,胡梨还真的去阳光底下晒了两个小时,脸上的小黑点是没了,但是皮肤也晒黑了,也彻底的错过了通告,被告知要赔偿巨额违约金。

    不仅如此胡梨的作品也被禁播了,手上所有的合约,一下子全都撤销了,只要能看到她的地方,全都被撤销了。

    胡梨也来集团找过几次北冥随风,但是都被新来的保镖给打了回去,胡梨无法,也在北冥集团外边堵过北冥随风,却从未堵到过。

    张曼玉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多了一件事情,就是找胡梨催债,胡梨被逼的没法只好回了国,据说,逼得国王差点和胡梨断绝父女关系。

    由于办公室太过杂乱的原因,北冥随风暂时的将松果宝贝放到了司特助的办公室里。

    司特助刚安置好松果宝贝,就听到了手下说,景色失踪了的消息,司特助原本还微笑的脸,瞬间就阴沉下来,一边吩咐人去找景色的下落,一边去找北冥随风。

    “风少,夫人不见了。”司特助赶紧对北冥随风说。

    一脸的纠结,想着景色会去哪里,听下边的人说,是从房间里无故消息的,不像是景色自己离开的模样。

    北冥随风一听,手中的笔顿时掉到了地上,低吼出声,“什么?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风少,去给夫人送餐的人说,房间里并没有夫人的踪迹,不过您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去查了。”司特助说。

    “怎么会不见了。”北冥随风脑袋隐隐作痛,他明明中午还在和景色通话,怎么一下子就说景色不见了。

    “给我查,我要马上看到结果。”北冥随风对着司特助吼了一声。

    北冥随风吼完之后,大声的喘着气满脑子都是景色不见了。

    “是,这就去。”司特助应声之后,转身就想离开。

    “等等,不要告诉松果宝贝。”北冥随风,叫住了司特助。

    “是。”司特助点头,确实不应该告诉松果宝贝。

    在司特助离开之后,北冥随风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好好的想想,景色会去哪。

    不可能是自己离开的,要是自己去哪,至少会说一声,既然不是自己离开,那就是被人带走的,这个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北冥随风分析了一番觉得最容易带走景色应该是季如秋,季如秋一向恨着景色,何况季如秋的背后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北冥随风拔腿就朝外边走,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季如秋在他的监视中,如果出了事情,他一定会知道,这样想的话,就不是季如秋,还有,他今天刚带着松果宝贝到北冥集团,景色就失踪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