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十一章:我是穷人

    “总裁的生活起居,我还是可以的。”景色假惺惺的笑着,北冥随风亦是笑着。

    景色已经记不得北冥随风多久没笑过了,乍一看,不禁看呆了,迷失在北冥随风的笑容中。

    “景秘书,我希望你这句话不是开玩笑。”北冥随风收起笑容,淡淡的说。

    只有放在桌子下的手,颤抖着出卖了他心中的不平静。

    景色话已经说出口,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当然,我不是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北冥随风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放在桌子上,“既然景秘书不是开玩笑,那就希望景秘书不要让我失望。这是我家的钥匙,司特助平常下班后还会去帮我打扫屋子,洗洗衣服,做做饭什么的。”

    北冥随风看着景色惊恐的脸,满意了,继续说,“你做饭的水平我是知道的,也不要求你做法了,洗洗衣服,打扫房子什么,相信景秘书还是可以的。景秘书你说呢?”

    我说,我说什么啊!景色强忍着不冲上去打这个小人一顿,北冥随风是当她傻还是怎么样,会相信司特助下班后去帮他做家务的活。

    “总裁,你在逗我吗?做家务洗衣服,这是保姆的活计了吧!司特助一个大男人?会做这些事情?”景色冷哼一声,你逗我可以,可不要以为我傻。

    北冥随风一脸“你随意”的模样,靠在靠椅上,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做家务洗衣服可是司特助的兴趣爱好。”

    在奋力工作中的司特助华华丽丽的打了一个喷嚏。

    景色嘴角抽搐了几下,总裁大人,你未达目的还真的是折手段啊!连自己最亲密的手下都可

    以拼命抹黑。

    “总裁大人,你这么抹黑司特助,司特助造吗?”景色感叹出声。

    北冥随风用手敲了敲桌面,“我话就摆在这里,景秘书你怎么决定就看你的了。”

    景色内心在不断的天人交战之中,一方面是想答应的,另一方面却考虑到,如果答应了北冥随风,岂不是与他更加牵扯不清了?

    这样对他,对她,谁都不好,毕竟他们之间隔着的不是五年,还有一个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想到这景色心情不由得有些落寞,眼睛的神采也暗淡了下来,让一直关注着景色的北冥随风禁不住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

    她就那么讨厌和他接触吗?北冥随风苦笑一声,明明错的是她,是她对不起他,为什么他总会有种是他对不起她的错觉。

    “想好了吗?”北冥随风坐直身子,逼问着景色。

    景色干巴巴的说,“总裁,你缺的就是个保姆,可以请一个保姆回来。”

    北冥随风看了一眼景色,“我是穷人,能省一点钱,为什么不省?”

    景色差点被北冥随风说的话给呛到,他是穷人?他是在搞笑吗?谁不知北冥随风千亿的身家,再加上北冥家族多年累积的财富,北冥随风到底多有钱谁都说不清。

    景色一狠心,“总裁请保姆的钱我出了。”

    在钱和不面对北冥随风二者之间二选一,景色毫不犹豫的选择不面对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嘲讽的笑出声,“你来北冥集团不就是为了赚钱吗?怎么就舍得花钱请保姆?还是为一个……外人,请保姆。”

    北冥随风眼里的寒光直射景色,景色瞬间感觉办公室气温都低了好多度。

    “我不习惯家里有外人的气息。”北冥随风的声音可以冷的掉渣,北冥随风收回桌子上的钥匙,看着景色,“既然如此,那么就谈判破裂,景秘书还是出去工作吧!”

    景色放在身旁两侧的手握紧又放开,握紧又放开,几个来回后深吸一口气,朝北冥随风伸出看手,“我同意,钥匙给我吧!”

    北冥随风并不意外景色的选择,从兜里掏出钥匙,郑重的放入景色的手里。

    “景秘书,下班后不要忘记过去,地址我相信你是知道的。”北冥随风若有若无的勾起一抹笑容,殊不知刚才的那一句话在景色心中荡起了多大的涟漪。

    原来的地方,原来的地方……景色当然知道在那里,那个房子,当年就是她选的,里面的装修也是她喜爱的,她从未想过北冥随风还留着那里,还住在那里。

    景色不知道此刻是该哭还是该笑,握着钥匙的手颤抖起来,这把钥匙就如千斤重。

    “你还留着那里干嘛。”景色不知道自己是在问北冥随风还是问自己,沙哑的声音出卖了她的内心。

    北冥随风自嘲一笑,“提醒过去愚昧可笑的自己。”

    景色不在说话,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手里则紧紧的握着那一把钥匙。如果她刚刚没看错的话,那钥匙扣还是五年前她选的那个。

    北冥随风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有些不自在的解释,“用习惯了就懒得换了。”

    景色淡淡的嗯了一声。

    “我从景知开始上班的那日起过去吧!”景色想着能多逃几天是几天,能拖一天是一天。

    北冥随风这次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还将景知的聘书给了景色。

    景色只有想到景知见到她的场景,心里才会好受一点。从北冥随风这里受的委屈,她要一点一点的从季如秋母女身上讨回来。

    景色想了想又加上一个条件,“我帮你做家务当佣人的事情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

    景色别扭着解释,“让别人知道对你形象不好,会传闲话的,本身秘书这个职位就有些闲话的意思。”

    北冥随风思考了一下倒也答应了,只说要是别人发现了可就怪不了他了。

    景色理解的点头,只要北冥随风不说,她不说,谁能那么轻易的发现?

    她突然想到家里还有个松果宝贝,不知道该怎么和松果宝贝解释以后下班后要晚回家的事情,还有不能去接松果宝贝放学了。

    景色有些头痛的抓着头发,她这辈子算是折在了这父子俩的身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