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司特助抓住保镖的手,重重的一折,只听见保镖一声嗯哼。

    “北冥随风,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胡梨转头,朝着北冥随风一声低吼。

    北冥随风一点也不含糊,“道歉。”

    “我不。”胡梨的小性子也上来了,她从来都是被捧在手上,被人小心翼翼的讨好,哪有这样子的时候。

    她就不信了,北冥随风还能杀了她不成。

    “道歉。”北冥随风沉着脸,又开口了一句。

    “我不道歉,我就是不道歉,我没有做错。”胡梨尖叫一声,明明不是她的错,为什么非要说是她的错。

    北冥随风这一回懒得理会胡梨,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削水果的水果刀,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朝胡梨飞了过去。

    胡梨只觉得一个影子在自己面前飞过,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水果刀,直接擦着她的脖子插到了不远处的墙壁上。

    所有人都看呆了这一幕,司特助脸上依旧淡笑,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北冥随风的这个举动亦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张曼玉和松果宝贝则是崇拜的看着北冥随风,两眼冒着醒醒,总裁爹地真的是太帅了。

    胡梨微微泛肿的嘴唇抖动了一下,刚才她似乎听见了死神的声音,她不敢回头去看那一把刀。

    那把刀直接将胡梨今天戴着的耳坠给削去了一半,胡梨现在觉得耳边凉飕飕的。

    “道不道歉,再不道歉的话,下一次,就不是耳坠了,或许是耳朵,或者直接是脖子。”北冥随风风轻云淡的开口。

    似乎这件事情,只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北冥随风皱了一下眉头,这把刀有点钝了,要是锋利的话,现在胡梨身上至少会有一个伤口。

    “我道歉。”胡梨颤抖着开口。

    她现在相信了,北冥随风不是说说的,而是真的说得出做得到。

    “小朋友,对不起,是我吓到你了。”胡梨颤巍巍的说道。

    松果宝贝傲娇的嘟起嘴,“不好意思,你的道歉我不接受。”

    “北冥随风,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吧。”胡梨问。

    她现在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父王母后还有大长老告状,北冥随风不怕她,肯定会怕别人。

    “当然,不可以。”北冥随风是商人,商人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自己吃亏。

    胡梨这一出现,不仅吓到了松果宝贝,还让他损失了不少钱。

    “我都已经道歉了,还要怎么样啊。”胡梨失控的喊出声。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她所预想,这样不是她想见到的。

    “有一些账还是要和你好好算算的,我办公室可是你打乱成这个样子,这个装修费是不是该你出。”北冥随风问。

    胡梨深吸一口气,她忍了,不就是一点装修费吗?她出就是了,她现在一点一点点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北冥随风刚才的行为,已经吓到她了。

    “好,我出,装修费一会让我经济人过来。”胡梨说完之后,又想转身离开。

    北冥随风不慌不忙的开口,“别急啊,除了装修费还有别的费用。”

    “还有什么费用。”胡梨整个人都要疯了,她现在嘴唇痛的要死,不仅如此,还有些头晕眼花的。

    北冥随风说的话,现在都像是一个巴掌一个巴掌的往她脸上扇。

    她之前在张曼玉面前显得多么的高傲,现在就有多么的悲哀,胡梨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要是就顶着这么狼狈的模样出去,她还要不要脸面了。    “你打碎我的一个汉武帝时期的白玉茶杯,这个茶杯我当时的拍卖价是一亿美金,现在肯定不止,看在你老父亲的面子上,我也就按照拍卖价让你赔了。”北冥随风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摔在地上的

    白玉茶杯。

    他是不怎么心疼,但是景色喜欢呀,景色就喜欢这些精致的小玩意。

    “还有你打碎的其他东西,门边上的青花瓷**,这个也市有价无市的宝贝,还有其他东西,我这里就不一一举例了,一会我的秘书会和你好好的算钱。”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

    胡梨听了之后,一口气都快上不来,按照北冥随风这么一说,她不赔个倾家荡产,还是不行的了。

    虽然这些年她也有些积蓄,但是并没有那么多啊,要是让父王知道,她一次就败了这么多钱,肯定要指着鼻子骂她了。

    国本来就穷于其他国家,她有钱不拿去救济国家,还来这么败家。

    “我,这些东西,我怎么知道是真的还是你特地来蒙骗我的。”胡梨无赖道。

    虽然打心底里是知道,这些东西不会是假的,肯定是真的,但是她还是不想相信,不想承认。

    北冥随风嘲讽的看着胡梨,“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找人来验真伪,这个钱你要是不赔的话,那我只有去找你的老父亲说理了。”

    胡梨脚步一个踉跄,还好身边的保镖及时扶助她。

    “不不不,不能去找父王。”胡梨摇头,要是让父王知道了,这一切还得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都赔了吧。”北冥随风说。

    “凭什么要我一个人赔,这些东西他也有份。”胡梨咬牙切齿的看着松果宝贝。

    这一切都是松果宝贝的错,要是没有他,也就不会有这件事情的发生,胡梨在心底想着,北冥随风今天之所以对她这样子,也是因为松果宝贝的原因。

    胡梨在心底冒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念头,要是没有了松果宝贝,那个女人就没有任何的理由再霸占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还是她的。

    “呵,你说这话有谁会信吗?他一个孩子能够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北冥随风嘲讽的看着胡梨。

    “门口的花**都比他人高吧。”北冥随风说。    松果宝贝在北冥随风的怀里悄悄的吐着舌头,门口的花**恰恰就是他的杰作,不过,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在躲开胡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的,不过,这个罪名只能由她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