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呼,我一个大人,就不和一个孩子计较了,北冥总裁,我们回家。”胡梨说完,转身就打算离开。

    不知为何,她现在心里很慌,就好像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一定会出事一般。

    一想到北冥随风冰冷到骨子里的目光,胡梨心中就害怕的紧,也不再想着,今天所受到的耻辱,只想着赶紧先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现在想走,未免太晚了。”北冥随风冷声道。

    胡梨勉强的笑着,“北冥总裁,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今天吓到了我的儿子,你还没有道歉,这是其一,其二,你将我办公室砸成这样,你以为你能够那么轻松的离开吗?”北冥随风说。

    他是不是最近太仁慈了,都让那些人,忘记了他曾经的性格。

    “北冥总裁,你讲点道理好不好,现在受到伤害,受到委屈的可是我,不是你的儿子,你看看你儿子将我搞成什么样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胡梨快要被北冥随风给气的吐血了。

    打死她都不相信,她将北冥随风的儿子给吓到了,她儿子还好端端的被北冥随风给抱在怀里,而她呢?身上简直不要太多脏乱。

    “道理?哼,你一个大人,还带着两个保镖,一看就知道谁占优势。”要是普通的孩子,还真会在胡梨的手里吃亏,幸好的是松果宝贝不是普通的孩子。

    如果,松果宝贝真的受了伤害,他现在也不会跟胡梨废话了,直接让胡梨付出比松果宝贝惨十倍的代价。

    不过就是一个弱小的国家,他不放在眼里,和整个北冥家族作对,还是交出胡梨,相信国的国会,会选择的。

    “我但是,确确实实,是你的儿子对我做了不好的行为。”胡梨咬牙。

    “随风哥哥,为什么你就是看不见我身上的脏乱呢,为什么你要一个劲的护着这个野种。”胡梨一瞬间的失去理智,尖叫着开口。

    谁都没有看清北冥随风怎么动手,只见北冥随风面前桌子上的一支笔重重的打在了胡梨的嘴巴上,发出了很响的声响。

    所有人都在心里咯噔了一下,之后就听见笔落在地上的声音。

    胡梨只感觉嘴巴已经麻木,痛到失去了知觉。

    张曼玉和松果宝贝朝胡梨看去,她的嘴巴上边,有个钢笔印,很是明显,还很深,可见北冥随风刚才用了多大的力。

    张曼玉吞了一口口水,这么一个印子,别说嘴唇了,怕是舌头都麻木了吧。

    “让我再从你的嘴里听到这话,下次打的就不是嘴巴了,直接割了你的舌头。”北冥随风担心面上的表情吓到松果宝贝,伸手捂住松果宝贝的眼睛,嗜血般的说道。

    胡梨胡乱的点头,不去看北冥随风的表情,她已经彻底被北冥随风吓住了。

    以前只是听听,北冥随风有多厉害多厉害,这还是第一次见北冥随风动手,还真是这般的可怕。

    胡梨一边想着,一边流着眼泪,她很委屈,在国就是她的父王母后,也不会这样随意的打她,北冥随风居然敢打她。

    北冥随风还觉得自己这下子打的太轻了,真是可笑,松果宝贝就是他骂一句也心痛的不行,胡梨居然还敢骂松果宝贝。

    他北冥随风的儿子,居然被人指着骂野种,真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胡梨等到嘴巴上稍微好点了,才不甘的开口,“随风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这么爱你。”

    “爱我?”北冥随风嘴角勾出一抹笑容,随即声音冷的掉渣,“你爱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胡梨一愣,不敢相信这么冰冷的话,是从北冥随风的嘴里说出来的。

    “跟松果宝贝道歉,否则,你今天休想走出北冥集团。”北冥随风对着胡梨开口。

    胡梨心中蓦然生出了一团火,她凭什么要听北冥随风的,明明是她受了松果宝贝的委屈,为什么到头来像是松果宝贝受了她的委屈。

    “我不道歉,我没有错。”胡梨冷哼,将脑袋转到了另一边,让她跟松果宝贝道歉不可能。

    “不道歉?你想清楚了吗?”北冥随风缓缓朝胡梨走去。

    胡梨一步步的后退,顽强倔强的开口,“我是不会和他这个孩子道歉,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胡梨说到最后的时候,直接朝北冥随风吼了出来。

    她是公主,是国最受宠的公主,北冥随风不会想要得罪皇室的,不可能会对着她做出什么行为。

    胡梨一颗心跳的飞快,就为了赌北冥随风对皇室的态度。

    “随风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公主。”胡梨一口血被堵在了喉咙里。

    公主?哼,与他有有什么关系。

    “不道歉的话,那就在这里吧,我北冥随风别的不多,时间还是多的,听说你今天晚上还有一个通告是吗?”北冥随风冷笑着开口。

    刚才在会议上的时候,还说下一季度将胡梨作为重点的当家花旦来培养,现在看来,完全不需要了。

    胡梨从今天起不需要再出现在人群的视线里了,国也不会再有胡梨的容身之地。

    怪只怪,胡梨得罪了松果宝贝,他的宝贝。

    “你。”胡梨咬了一下嘴唇,她想起来了,晚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通告,这个通告要是成了,对于她的事业会上一个大台阶,要是爽约了,就要面对天价的违约金。

    “我们走。”胡梨咬唇,转身就带着两名保镖朝外面走去,她就不信了,她要走,北冥随风还真是能够拦着她不成。

    胡梨刚走到门口,门口就出现了司特助,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胡梨。

    “胡小姐,总裁说了,不让你走动,你还是乖乖的不要走动的好。”司特助礼貌的对着胡梨说。

    “滚开,今天我就是要离开,你们能拿我怎么办。”胡梨对着司特助吼道。

    身后的两名保镖,也很给力的上前,和司特助面对面。    其中一名保镖上前一步,伸手就想要去推开司特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