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胡梨打了一个冷颤,她似乎忘记了一些事情。

    “随风哥哥北冥总裁。”胡梨当即就改了口,不敢和北冥随风唱反调。

    这些日子,她都要忘记了,北冥随风狠起来连自己父王都害怕,自己来国的时候,父王没有别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千万不要和北冥随风作对,否则出了什么危险,他都护不住她。

    “北冥总裁,就是他刚才耍了我一顿,你这个公道总要还我吧。”胡梨扭曲着脸。

    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松果宝贝好过的,刚才松果耍了她,害的她颜面扫地的事情,她一定要报复回来。

    只是事情往往出乎意料,北冥随风听了之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要是松果宝贝无动于衷他才会觉得不正常。

    “北冥总裁,你看看我的脸,我的身上,都是他搞的鬼,你说这个又该怎么算呢?”胡梨怒气冲冲的开口。

    这一次在松果宝贝的身上栽了这么大一个跟斗,她要是当做没发生过,岂不是辱没了她公主的身份。

    现在这个孩子并没有正式对外界公开,充其量也不过是个私生子,真要较真起来,她相信北冥随风不会为了一个孩子,跟她王室作对的。

    “松果宝贝,她身上脏乱的模样,是你搞的吗?”北冥随风低声问松果宝贝。

    也不去看胡梨一眼,就算是松果宝贝搞的鬼,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她自己作的。

    “是。”松果宝贝坦诚的点头,他也好奇,爹地知道了之后,会怎么处理。

    “看吧,他自己也承认了,北冥总裁,这一点事情,你总的给我一个交代吧。”胡梨得意洋洋的开口。

    已经在心里盘算着,要个什么条件比较好,钱她不缺,权她也不缺,名气她也不缺,她正好缺一个夫君,那就夫君,如何?

    “那你,想要什么赔偿?”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问。

    胡梨眼中闪过得意的神色,故作矜持的咳嗽两声,“既然你都说赔偿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北冥总裁,你知道的,身为国的公主,权钱名我都不缺,我现在缺的就是一个老公,你看怎么样,娶了我,对于你的事业也有很大的帮助,共赢的局面。”胡梨兴奋的说道。

    在她看来,她提出的这个要求应该没有男人会拒绝才对,娶了她就相当于得到了整个国的支持,至少也能少奋斗几百年。

    她和北冥随风的结合,可以说是强强组合,国需要北冥随风这样的驸马,而北冥家族则需要她这样的家母。

    所以,两人在一起,是所有人都期待看到的局面。

    张曼玉在一边听着,只感觉到好笑,这个胡梨公主,再一次的刷新了她的三观,她是怎么做到,这般的厚脸皮的。

    “就你,也敢嘲讽我。”胡梨现在的心情需要一个发泄口,张曼玉正好送上门来。

    她本就见张曼玉不爽,现在越发的不爽了,等到她坐上了北冥集团夫人的位置,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除张曼玉。

    “胡梨小姐,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何必肖想我们的总裁。”张曼玉罢手。

    “哼,世界上的男人虽然很多,但是能够配上我的只有北冥随风。”胡梨冷冷的哼了一声。

    只有北冥随风这样的强者,才能与她相结合。

    “你的要求就是这个?”北冥随风淡漠的开口。

    胡梨急忙点头,“没错,我开出的条件只有这一个,娶我,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胡梨抬起下巴,“不然,伤害一个公主,这个罪名够他背一辈子了。”

    胡梨指着松果宝贝,在国冒犯王室是要处刑的。

    “娶了我,这件事情就这样作罢,否则,我不会放过他的。”胡梨的眼里露出了凶狠的眼神。

    北冥随风的嘴角勾出了一抹冷笑,“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你现在站的地方可不是你的国,而是国。”

    “许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我也很想知道,国的那群废物,进步了多少。”北冥随风冷笑。

    完全不将胡梨说的话,放在眼里,要是放在眼里的话,这些年就不会由国蹦跶了。

    “北冥随风,你敢耍我。”胡梨猛地清醒过来,愤怒的开口。

    “我可从头到尾都没有要说,答应你任何事情,怎么能够算得上耍你。”北冥随风冷笑。

    “现在该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北冥随风阴着脸,抱着松果宝贝。

    “我们之间?”胡梨不理解的看向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和她有什么账好算的。

    “你吓到我儿子了,你说说,这一笔账又该怎么算?”北冥随风问。

    胡梨错愕的长大嘴巴,他没有说错吧,是松果宝贝碰到她,又不是她碰到松果宝贝。

    “要不是你吓到我儿子,我儿子会对着你扔东西吗?”北冥随风冷笑着继续说,“松宝贝才那么点大,万一被你吓出一个好歹来怎么办,这精神补偿费是少不了了的。

    “精神补偿?”胡梨猛地笑出声,她混了那么久,都没有听过这个,一个孩子能有什么精神损失。

    “对,没错,精神损失。”北冥随风点头。

    “北冥总裁,这要护短也不能这么个护法啊,你就不怕我回去告诉大长老。”胡梨威胁的开口。

    北冥随风不屑的嘲笑,“你要是愿意告,你就回去告好了,最后的结果,你还是不要太失望了。”

    他,北冥家族的家主,还怕一个大长老。

    “北冥随风,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胡梨气急败坏的开口。

    “道理?那是对,该讲道理的人和事情。”北冥随风不再和胡梨对话。

    “你在来国之前,你父王有没有对你说过,一定不能得罪北冥随风。”北冥随风说。

    胡梨心中一跳,不明白北冥随风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今天得罪了我,所以,我会好好教你这个道理。”北冥随风说。    胡梨心中生出一抹不好的预感,她今天好像真的踹到了冷板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