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爹地解决完她的事情,就带你回家。”北冥随风说。

    他也没想到第一次带松果宝贝来北冥集团,就给松果宝贝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面前这个女人,真是该死,北冥随风想要把胡梨千刀万剐的心都有了。

    “随风哥哥,你终于来了。”胡梨还不自知,委屈的上前,刚想拉住北冥随风的手,就被北冥随风给躲了过去。

    胡梨也不觉得尴尬,犹自的放下手,装作不在意的拍了一下裙摆。

    “随风哥哥,你不在,我都快被他们欺负死了。”胡梨指着松果宝贝,又指着张曼玉。

    不愧是演员,眼泪说来就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要不是脸上的面粉毁了美感,还真有梨花带雨的模样。

    “胡小姐,你来对我北冥随风是有多不满,要来我办公室闹一场。”北冥随风冷眼看着,犹如战场般的办公室。

    他第一反应就是胡梨欺负松果宝贝,才将这里来了个翻天覆地,北冥随风抱着松果宝贝的手,不自觉的拥紧。

    “不不不,不是这样子的,随风哥哥,你听我解释。”胡梨急急的开口,顺带瞪了一眼松果宝贝,一定是松果宝贝在北冥随风面前说了什么。

    北冥随风自然没有错过胡梨那一眼,面色越发的冷了,当着他的面都敢欺负松果宝贝,可想而知,之前他不在,又是怎么欺负松果宝贝的。

    “随风哥哥,我没有对你不满意,这些都是,和这个小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的。”胡梨原想骂小野种,赶紧改口。

    胡梨急忙问松果宝贝,“小朋友,你说是吗?”

    胡梨对着松果宝贝扯出了一抹笑容,又用威胁式的目光看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微笑,“对,爹地,这个老奶奶说的没错,就是和我玩的时候,不小心破坏的。”

    “随风哥哥,你看看,我没有说错吧,就是和这个小朋友玩的时候,破坏的。”胡梨连忙松了一口气,虚抹了一把眼泪。

    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怎么样,她总觉得北冥随风今天表情很奇怪,北冥随风虽然以前也很不爱笑,但是不会像今天这么脸色那么难看。

    她有些不敢面对北冥随风的眼睛,冰冷的眼神,直接刺到了她的心里,看一眼北冥随风就像是掉入了寒潭一般,整个身子都是冰冷冰冷的。

    “爹地,这个老奶奶说的很对,就是和我一起玩的时候,破坏的,这个老奶奶可是个好人,自己陪我玩还不算,还让她的两名保镖一起来陪我玩。”松果宝贝嘟着小嘴,半嘲讽的看着胡梨。

    “松果宝贝,爹地怎么教你的,怎么可以叫她老奶奶,要有礼貌。”北冥随风宠溺的开口。

    胡梨一听,以为北冥随风向着自己的,立马委屈的开口,“随风哥哥,你别怪他了,他一个小孩子,不懂这些也是正常的。”

    “松果宝贝,对待什么人,就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于讨厌的人,自然不用遵守好的态度,叫老奶奶太抬举了。”北冥随风教育松果宝贝。

    胡梨笑了一半的脸僵在那边,北冥随风这是什么意思?她连一个老奶奶的称呼都不配得到?

    松果宝贝大力的点头,“爹地,你说的真对,对于某些人,就是不应该给脸。”

    胡梨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这边上演着父子情深,她这,尴尬的站在一边。

    “随风哥哥,他真的是你儿子吗?”胡里手指着松果宝贝,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北冥随风。

    就算是松果宝贝叫北冥随风爹地,但是胡梨还是不想相信这个事实。

    “是我儿子,亲生的。”北冥随风冷淡的看着胡梨。

    胡梨听了之后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愣的站在原地,一脸的受了打击。

    “随风哥哥”胡梨泪眼汪汪的看着北冥随风,这下子还真不是装的,是真的要哭了。

    她的随风哥哥有了孩子,那么她怎么办?

    胡梨在心底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打算和北冥随风好好说说。

    “随风哥哥,我不会嫌弃这个孩子的,我会把这个孩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来对待,等我们结了婚之后,再生几个我们自己的孩子。”胡梨喋喋不休的讲真,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张曼玉越听,眉头皱的越深,这个女人,是怎么说得出这个话的,还要不要点脸了。

    她想要当松果宝贝的妈咪,松果宝贝还不乐意让她当妈咪呢。

    要不是北冥随风在场,她还真是想要上去扇胡梨一巴掌。

    “够了,我妈咪只有一个,不会是你。”松果宝贝打断胡梨的话。

    “爹地,对不对。”松果宝贝朝着胡梨说完之后,又转头,向北冥随风确认了一番。

    北冥随风毫不犹豫的点头,“没错,你的妈咪只有一个,我的妻子也只有一个,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

    胡梨一脸大受打击的模样,“随风哥哥,我这么爱你,为了你才来的国,你就这么对我?”

    北冥随风并没有被胡梨的告白所感动到,反而有些恶心,“我没有妹妹,担不起公主的一声哥哥,你以后还是叫我北冥总裁吧。”

    胡梨颤抖着身子,“随风哥哥,我一直这么叫你的啊,你以前都没有反对过,是不是因为他才这样说的。”

    “以前不说,是因为懒得理你,现在,当然不能让我儿子误会,公主以后还是随老国王一样唤我北冥总裁吧。”可不能让松果宝贝误会了,万一松果宝贝跑到景色面前,说几句,他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随风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胡梨想不明白,为什么之前好好的,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定是这个孩子的缘故。

    想到这里胡梨对于北冥随风手上抱着的松果宝贝更加的厌恶了。    “公主如果不长记性,我不介意帮帮公主。”北冥随风冷冷的开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