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胡梨小姐,请不要让我为难。”张曼玉直接将办公室的门打开,对着胡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胡梨跺了几下脚,她真没想到张曼玉对她居然这么的不客气。

    胡梨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道,“我是公主,不能和这些贱民一般见识。”

    松果宝贝搂住张曼玉的脖子,轻声问道,“张阿姨,她是不是经常来缠着爹地?”

    张曼玉沉吟了片刻,安抚的拍着松果宝贝的后背,“放心吧,你爹地一直洁身自好,有你妈咪这样的好女人,看不上别人的。”

    “什么,他真的是随风哥哥的儿子?”胡梨指着松果宝贝,咬牙切齿的看着松果宝贝。

    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在没有说开之前,她还能自我安慰,现在听到张曼玉这么一说,胡梨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了。

    “当然,如假包换的,小少爷。”张曼玉高傲的抬起下巴。

    “你,不是他的妈咪?”胡梨又指向张曼玉,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曼玉。

    难不成,她猜想的不对,两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既然这样子的话,那么这个孩子的妈咪到底是谁。

    她查过北冥随风这些年的资料,每天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身边从没有出现过任何女人,既然这样子的话,也就是说,不可能搞出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张曼玉古怪的看了一眼胡梨,她有些纳闷的想着,胡梨是怎么想到的,她会是松果宝贝的妈咪。

    “不是啊,总裁不是谁都能肖想的。”张曼玉皱着脸。

    看着胡梨身上乱七八糟的模样,这一切不会都是松果宝贝的杰作吧。

    “松果宝贝,你对这个胡小姐,做了什么?她怎么看着这么狼狈。”张曼玉在松果宝贝的耳边轻声的问了一句。

    松果宝贝歪着脑袋,无辜的看着胡梨,“我什么都没有做呀,这个老奶奶想要抓我,我就是逗了她一下。”

    好吧!逗一下,都能让三个大人这般的狼狈,也是厉害的。

    “那个,胡小姐,请吧,到会客室去吧,总裁办公室毁成了这个样子,我还要打扫一番,不然一会总裁开完会回来,我也不好交代。”张曼玉冷着点。

    扫了一眼办公室里乱七八糟的模样,张曼玉的一颗心都纠起来了,要是她没看错的话,地上摔坏的那个茶杯正是不久前总裁从瑞士拍卖回来的汉武帝时期的白玉茶杯,听说当时拍卖价高达一亿美金。

    还有另外损坏的一些小玩意,也是极为的值钱。

    “我不走,我就要在这里等着随风哥哥,哼,到时候,就有你们好看了。”胡梨气鼓鼓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就是要在这里,她的狼狈样,和办公室里混乱的模样,才能让北冥随风看看,他的儿子和秘书有多讨厌,她又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张曼玉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既然她愿意顶着这副样子见总裁,她也没办法。

    张曼玉也懒得劝,直接抱着松果宝贝朝外边走,胡梨身上喷了很重的香水味,在一个空间待久了,还真是有些受不了。

    张曼玉刚抱着松果宝贝走出办公室,就撞见了北冥随风急急的朝办公室走过来。

    北冥随风一开完会议就急急的朝着办公室里走过来,半路的时候,又听见胡梨闯进了他的办公室,脑袋上的青筋狠狠的跳动了两下,加快了脚步。

    他对于胡梨也是极其的无奈,旗下刚签约的明星,又碍于老国王的面子,对她也是多几分的忍耐,胡梨偏偏以为他对她与众不同,经常到他的办公室来。

    北冥随风担心松果宝贝会吃亏,一路冷着脸,疾步的走到办公室,正好看见张曼玉抱着松果宝贝走了出来。

    北冥随风赶紧上前,接过松果宝贝,上下的检查了一番。

    “松果宝贝,那个女人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事情?”北冥随风沉声问。

    松果宝贝摇头,“爹地,她没有伤害到我,我觉得比起我,你更需要跟妈咪解释一下,那个老奶奶是怎么一回事,一进来就以北冥集团夫人的身份自称。”

    北冥随风听了之后,一抹狠厉从眼里闪过,那个女人,居然敢在松果宝贝面前,胡言乱语,胡说八道。

    “松果宝贝,爹地对你妈咪可是一心一意的,就她,北冥集团的夫人还不配。”北冥随风说着,抱着松果宝贝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按照那个女人的智商是在松果宝贝的手里讨不了什么好的,但是,那个女人身边跟着的保镖,说不好就会伤害松果宝贝。

    “哼,爹地,你还是回家和妈咪解释去吧。”松果宝贝傲娇的嘟着小嘴。

    今天只是让他碰到了一个,说不好往日里还有更多个,挖墙脚的人,妈咪的情敌还真是够多的。

    “嗯,爹地回家就跪搓衣板。”北冥随风说。

    张曼玉在一边听着,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原来景色在家里这么霸气,忍不住在脑子里脑补了一下北冥随风跪搓衣板的情景,嘴里喊着老婆饶命,景色拿着小皮鞭抽打的画面,哇。

    这场景,真不要太刺激,不得不说一句,景色威武啊。

    哼,现在的事情,就是解决胡梨那个女人的事情。

    北冥随风刚跨进办公室,就闻到了一阵极其刺鼻的香水的味道,北冥随风皱眉。

    对着张曼玉说,“张秘书,把窗户打开,还有换气系统。”

    胡梨正绞尽脑汁的想着措辞,就听见北冥随风的声音,眼睛一亮,赶紧起身。

    尖着嗓子开口,“随风哥哥。”

    松果宝贝不自觉的在北冥随风怀里的狠狠的颤抖了一下,这个声音,还真是够恶心的。

    张曼玉一边过去开窗,一边背对着胡梨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

    胡梨,还真是让人挺恶心的,就这声音,怎么不去青楼里边做老鸨。

    “爹地,我想吐。”松果宝贝两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拍了两下松果宝贝的后背,安抚着松果宝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