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现在把药给我,我还能让你活着走出这里,否则我就拖你去喂狗。”胡梨由于闭着眼睛,看不见松果宝贝,只能很努力的做出凶恶的表情。

    松果宝贝倒是对于胡梨的话并没有任何的感觉,胡梨一会求他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杀他。

    “我可不是吓大的,就你那两傻保镖,还真动不了我。”松果宝贝不屑的开口。

    要是这么轻易的就被抓住了,他怎么对得起楚墨这段日子的训练,在自己家的地盘还被外人欺负,他还要不要混了。    “哦对了,我差点忘记了一件事情,这毁容粉啊,在脸上待的越久,对皮肤越不好,就算是事后喝下了解药,也会留下后遗症,至于什么后遗症也说不好,可能是雀斑,可能是痘痘,可能是疤痕。”松果

    宝贝说。

    松果宝贝每说一句话,胡梨心就悬一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那你说,要怎么样,才肯将解药给我?”胡梨咬着牙,她败了,她不敢拿自己的脸去赌。

    “你的态度,让我真的很不开心。”松果宝贝嘟嘴。

    瞧着胡梨凶神恶煞的模样,哪有点求人的感觉,就这样的,他才不要将解药给她呢。

    “好。”胡梨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那这样子可以了吗?可以把解药给我了吗?”

    “这样啊”松果宝贝摸着下巴,“不好意思,还是不可以。”

    胡梨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你是在耍我?你根本不会给我解药对不对。”

    “不是啊,我可是一个说话算话的好孩子。”松果宝贝无辜的眨眼,妈咪告诉过他,作为男生,最重要的就是守信用。

    “这样吧,你自家打自己十个嘴巴子,说自己错了,说自己是狐狸精,我就将解药给你。”松果宝贝眼珠一转,笑嘻嘻的开口。

    “你做梦,不可能。”让她堂堂一个公主,做这些事情,不可能。

    胡梨毫不犹豫的拒绝,简直天方夜谭。

    松果宝贝笑了一笑,“那你是打还是不打,不打的话,这解药,只好和你说拜拜了,从此之后,你就会变成一个超级超级丑的丑八怪。”

    胡梨脑补了一下自己变成丑八怪的样子,一声尖叫,“啊!!!”

    “不可以。”要是容貌毁了,自己就对王室失去了价值,王室不会善待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公主的。

    “那你是做还是不做。”松果宝贝挑眉。

    “我要是打了自己的脸,你就把解药给我?没有逗我?”胡梨怀疑的开口。

    “当然。”松果宝贝毫不犹豫的点头,从衣袋里摸出一颗黑乎乎的糖豆子。

    保镖凑到胡梨的耳边开口,“小姐,那小孩子说的话,有可能真的是真的,他真的从怀里摸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

    胡梨心思一动,“好,那我就信你这一次,如果你说的是假话,我就将你剥皮拆骨。”

    胡梨果真按着松果宝贝说的这般,抽了自己十个嘴巴子,还说着自己是狐狸精,说自己错了。

    胡梨对自己也是狠的,为了解药,也是实打实的抽自己,不带一点假,两边脸,很快就有了两个巴掌印。

    “把解药给我。”胡梨对着松果宝贝伸出手。

    松果宝贝目瞪口呆的看着胡梨对自己下的狠手,将黑色的糖豆子,放到了胡梨的手里。

    胡梨迫不及待的吃了下去,只是觉得这味道怎么那么奇怪,甜甜的,有股巧克力的味道。

    “好了。”松果宝贝拍拍小手。

    胡梨睁开眼睛,随意的抹了一把脸,对着笑的一脸灿烂的松果宝贝,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们赶紧将他给我抓过来,我也要他尝尝这毒药的滋味。”胡梨指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还真是不死心啊,这又是何必啊。

    “你是忘记了毁容粉吗?”松果宝贝站到椅子上,嘲笑着。

    胡梨冷笑,“受了你一次骗,你以为我还会遭你第二次暗算?”

    想到这里,胡梨忍不住在心底暗骂道,才这么丁点大的孩子,居然心眼那么多,还随身带着毒粉,现在的孩子,还真是早熟的厉害。

    “哎,小姐,不对劲啊。”保镖沾染了一点胡梨身上的白色粉末,仔细的研究了一下。

    “什么不对劲?”胡梨不耐烦的开口。

    “这这这这好像就是普通的白面粉,不是什么毁容粉。”保镖纳闷的看着手里的白色粉末。

    胡梨惊讶诧异的转过脸,“你说的是真的?这不是什么毁容粉,就是普通,白色的面粉?”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小野种骗了他们,而她居然还信了。

    想到这里,胡梨忍不住想要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就因为松果宝贝随意的几句话,他居然相信了松果宝贝的话,做了那些个丢脸的事情?

    “没错啊,这就是普通的白面粉,哪里是什么毁容粉。”保镖纳闷的看着手里的白面粉。

    又听见胡梨质疑他话,又将沾染了白术粉末的递到另一名保镖的面前。

    “兄弟,你看看,这是不是就是普通的白面粉,哪里是什么毁容粉。”保镖说。

    另一名保镖就着那名保镖的手,仔细的看了一眼,“对,没错,这就是面粉,不是什么毒粉。”

    说着,两名保镖对视一眼,他们居然被眼前还不到他们大腿的小家伙给骗了?

    最可怕的是,这么劣质的谎言,他们居然还相信了。

    眼前觉得胡梨的演技不错的了,现在跟这个孩子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

    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将谎话说的有板有眼的这要是再大一点,小金人奖还不是他的。

    “该死的,你居然敢骗我。”胡梨暴躁的抹着脸上的面粉。

    她居然被一个孩子给骗了?

    “唔,虽然你相信了,只能怪你蠢。”松果宝贝摊手。

    骗你怎么了,我愿意骗,你愿意被骗,又能怪的了谁呢。    “你简直可恶至极。”胡梨气的一阵胸闷,朝着面前的空气挥了一下小粉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