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蠢材。”松果宝贝离开保镖之后,直接朝门口跑去,在门口冷冷的骂着。

    胡梨磨牙,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两名保镖一眼,“连一个孩子都抓不住,养你们还有什么用。”

    胡梨自己上前,准备动手去抓松果宝贝,心里一阵忐忑,也不知道松果宝贝有没有北冥随风看见了,一定不能被北冥随风看见。

    松果宝贝嘴角露出一抹坏笑,也不急着出去了,他还是再拖拖这个什么公主好了。

    “老奶奶,我妈妈昨天还说,一般演员选择剧本的时候,都会选择本色出演,此话还真是不假。”松果宝贝笑眯眯的开口。

    说的话,顿时变成了一把把的刀子,朝胡梨的心口扎去,虽然她是当红的明星,但是所出演的角色,却是让她又爱又恨。

    她出道以来几乎所有的角色都是女二号,要么就是女一号,让人恨的牙痒痒的女一号,总的说,就是没有讨喜的角色。

    偏偏胡梨的经济人是个厉害的角色,硬是让电视剧里充满骂名的胡梨红遍了半边天。

    胡梨出门在外,粉丝们见到她,第一想法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她在电视剧里所演的角色。

    “你说什么”胡梨咬着牙,愤怒的开口。

    “我说,你所演的角色几乎都是本色出演,难怪会火。”松果宝贝大声的说道。

    胡梨因为松果宝贝的这句话,脑中的最后一根弦也断了,不管不顾的拿过手边上一个茶杯朝松果宝贝丢去。

    松果宝贝眼见茶杯就要丢到自己的脸上,急忙蹲下,茶杯撞在桌边上,应声碎了。

    “小野种,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胡梨公主,是什么代价。”胡梨大声的说。

    “张阿姨,你来了。”松果宝贝忽然间朝着胡梨的身后喊了一句。

    胡梨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发现后边的门是关着的,并没有什么人进来,转头,刚想说话,就见一阵白色的粉末朝自己飘来。

    胡梨躲闪不及,被白色的粉末扔个正着,一张精致的妆容,都被白粉所掩盖。

    “你给我扔的这是什么。”胡梨紧紧的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唯恐,脸上白色的粉末会飘进自己的眼睛里。

    “嘿嘿,老奶奶,你这就孤陋寡闻了吧,这可是黑道里边常用的毁容粉。”松果宝贝眼珠一转,毫不客气的忽悠道。

    这个什么胡梨公主,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个没有脑子的家伙。

    身为公众人物,最爱惜的就是自己的这张脸,尤其是身为女人,还是一个爱美的女人。

    松果宝贝赌胡梨不敢拿她的脸冒险。

    “哼,你别想骗我,什么毁容粉,从来没有听说过,你别以为随便给我撒点粉末,就能来骗我,我告诉你,不可能的。”胡梨心中先是一慌,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他一个小孩子,哪里来的这些东西,肯定不是什么毁容粉,自己也不曾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东西的存在。    “说了,你没听说过那是你孤陋寡闻,黑道里的药多的数不胜数,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这不过是最常用的一种毒药,专门拿来对付那些小三啊情人啊,狐狸精的。”松果宝贝说的头头是道,认真的说着

    。

    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特别是语气中的肯定。

    “哼,你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信了,你一个小孩子哪里懂的这些。”胡梨勉强镇定的开口。

    松果宝贝无所谓的耸肩,“你要是不信的话,那我随便你啊。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脸有些痒痒。”

    胡梨刚想笑松果宝贝,听了松果宝贝的后半句话,果然觉得面部有些瘙痒。

    胡梨强忍着面容上的瘙痒,不去触碰她,一颗心越发的忐忑不安,他说的不会都是真的吧。

    “瘙痒只是刚开始的症状,接着就会开始一点点的刺痛,也不是太痛,就像是蚊子叮咬的感觉。”松果宝贝继续说道。

    胡梨心中越发的恐慌了,因为松果宝贝所说的,一一在她的脸上印证了,难不成松果宝贝说的都是真的,这真的是什么毁容粉?

    胡梨的一颗心飞快的跳动着,她现在大红大紫有一半靠的是她美丽无双的容貌,这要是毁了,别说娱乐圈了,就是国的王室也回不去了。

    王室不会接受一个毁了容的公主,胡梨想到这里,越发的开始恐慌了。

    “带我去医院,带我去医院。”胡梨急忙对着保镖开口。

    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她的容貌重要,至于这个小野种,就等她看完脸之后,一起对付。

    “哈哈哈,没用的,普通的医生救不了你的脸。”松果宝贝笑道。

    “不可能,我告诉你,你别想要骗我,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胡梨抓着周边椅子的动作越发的用力。

    “谁骗你谁是小狗,这个药只有我有解药,可是孤展哥哥亲自研发的,普通的医生看不了。”松果宝贝搬出了孤展的名头。

    胡梨心中又是一跳,孤展的名字她并不陌生,孤展的医术在国际上都是有名的。

    当初她爷爷病重的时候,就是孤展来的,就要去了的人,硬是被孤展给从死亡的边际线上边给拉了回来。

    还治好了爷爷的病。

    “你少忽悠我,孤展根本不会做什么毒药。”胡梨勉强镇定着说。

    她觉得自己的脸上越来越痒痒了,不仅痒,就连手背上被粉末沾染到的地方都开始发痒了。

    “你不知道医毒不分家的吗?你不相信的话,随便你好了,你就等着,等到你脸全部溃烂的时候,你就会懂了。”松果宝贝说。

    胡梨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很不想要去相信松果宝贝说的话,可是松果宝贝说的,却也没有错,确实那些症状都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把解药给我。”胡梨朝着松果宝贝伸出手。    “老奶奶,你真是可笑啊,你都要抓我虐待我,我还把解药给你,我是有病吗?”松果宝贝一脸嘲讽的看着胡梨,当他傻不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