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妈咪快跑:邪魅爹地找上门最新章节!

    就他们这样的还想抓他?做梦吧。

    “你们两个傻子,还不快点,他在那里。”胡梨看着松果宝贝从两名保镖的围攻下居然躲了过去,愤怒的指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跑到办公室的门口,对着胡梨做了一个搞怪的表情,“胡梨?你还真当自己是狐狸精啊,你配吗?”

    胡梨又是一阵气闷,这个小孩子怎么就那么的让人讨厌呢。

    她就是因为有人说,狐狸精是天下最美的女人,才取得这个书名这个小屁孩居然说她不配,真是可笑,要是她都不配,还有谁配。

    “快点,给我抓住他,看我怎么教训他。”胡梨憋着一口气,手指指着松果宝贝。

    “是。”保镖从一左一右朝松果宝贝抓去。

    在碰到松果宝贝衣服的时候,松果宝贝一弯腰,又从两人的咯吱窝下边溜了过去。

    “蠢蛋,敢在爹地的办公室对我动手。”看胡梨这自在熟悉的模样,似乎经常来北冥集团。

    松果宝贝替景色升起了危机感,都怪爹地太优秀,什么女人都找过来。

    “你说随风哥哥是你爹地我就得信吗?你当我是你吗,这么的天真。”胡梨嗤笑一声。

    她还真就不信了,北冥随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不止她没有听说过,就连她的眼线也没有听说过。

    要是北冥随风有这么大的儿子话,大长老又怎么会催着北冥随风赶紧结婚生子,所以他说的一定都是假话,不可能是北冥随风的儿子。

    “想要装随风哥哥的儿子,也得把功课做的好一点啊。”胡梨越想越觉得他不可能是随风哥哥的儿子,肯定是想往自己身上贴金块。

    “说,是谁让你来冒充的,说了我还能考虑放你一马,要是不说,你就自己等着看好了。”胡梨阴沉着脸。

    在她想来松果宝贝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不可能想到这些,唯一的可能就是背后有人教唆。

    那么教唆松果宝贝的人,一定想要得到北冥集团女主人的位置,哼,有她在,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冒充?我本来就是我爹地的儿子,为什么要冒充,又有什么好冒充的。”松果宝贝翻了一个白眼。    对于这个胡梨也真的是够了,脑洞这么的大,他长的这么想北冥随风,怎么会是说冒充就冒充,而且他还待在北冥随风的办公室里,要是没有北冥随风允许的话,众秘书又怎么会有胆子,让他在办公室

    里边呆这么久。

    说到这里,松果宝贝就皱起了眉头,怎么胡梨进来了,外边的秘书没有丝毫的反应。

    对了,他想起来了,张曼玉到楼下去了,夏微微带着众秘书,到会议室里协助去了,那就是说,外边没人了。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将他给抓住。”胡梨冷笑一声,指着松果宝贝开口。

    这下子两名保镖学聪明,将松果宝贝挤到柜子边上,松果宝贝退无可退,只能眼看着被两名保镖给抓了起来。

    一名保镖上前拎着松果宝贝的衣领,将他提到胡梨的面前,“小姐,已经将他抓住了。”

    “好。”胡梨笑着,满意的点点头。

    随便瞟了一眼,桌子上放着一把吃水果用的水果刀,胡梨上前拿过水果刀,在松果宝贝的小脸上,来回移动着。

    “你不就是占着你长的有分和随风哥哥相似的脸,你说,我要是把他毁了,会怎么样。”胡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真不是开玩笑,很认真的说着。

    脑中灵光一闪,要是毁了松果宝贝的脸,也不用在乎松果宝贝到底是不是北冥随风的儿子了。

    “张阿姨,救命啊。”松果宝贝在胡梨凑近他的时候,疯狂的喊了一声。

    他敢保证,这个女人,是真的想要对他下手了。

    “救命?我告诉你,现在你就是喊天皇老子就命也没用,你的脸我毁定了。”胡梨冷笑着,水果刀靠近松果宝贝的脸。

    松果宝贝眼珠一转,“毁了我的脸,血肉模糊的多不好啊,要不你将我丢的远远的?再也回不到这里?”

    松果宝贝使劲的转动着脑经,想着脱身的办法,因为今天早上是临时起意跟着北冥随风到集团里来的,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的装备自己,有的只是一直随身携带着的毒粉。

    现在毒粉用完了,自己还被坏人给抓在了手里,真是想想都复杂。

    再看看胡梨诡异的模样,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可不能真的叫她毁了自己这张俊俏的脸蛋。    “小家伙,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告诉你,我当然会把你丢的远远的,省的你再出现在我和随风哥哥的面前,但是把你丢远之前,我一定要毁了你的脸,防止你做出一些事情。”胡梨笑了

    几声。

    “好了,我会下手很快的,不会让人感觉到太痛的。”胡梨说。

    “等一下,张秘书一会就来找我了,你这样子做,害的只会是你自己。”松果宝贝一边拖延着时间,一边视线急急的朝门口看去。

    张阿姨怎么还不回来,还有毒粉,怎么还不发作,难不成真的要让她毁了他的脸不成。

    不行,说什么都不能让她毁了他的脸,他的脸是妈咪给的,怎么能让这人莫名其妙的毁了他的脸。

    松果宝贝深吸一口气,对着牢牢抓住他的保镖,笑的一脸的纯洁,“保镖哥哥,你的鞋带松了。”

    “鞋带松了,我看看。”保镖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脚上看去,突然发现自己穿的是皮鞋,又不是运动鞋,哪里来的鞋带。

    “你说错了吧,我没有鞋带啊。”保镖纳闷的开口。

    松果宝贝趁着保镖不注意之际,一脚朝保镖最柔弱的地方踢去,这一脚用尽了他的全部力气。

    “额。”保镖痛的不自觉的松开了松果宝贝的手,整个人捂着松口,弯着腰。    谁能告诉他,一个小孩子哪来这么大的力气,还能精准的往他最柔弱的地方上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