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十章:司特助会伤心的

    “我的妈咪,你儿子那么聪明你应该高兴才对。”松果宝贝嘀咕着。

    一连几天每到饭点景色都主动发一个短信给北冥随风,提醒他可以吃药了。

    一直到北冥随风的声音不再沙哑才罢休。

    这天,北冥随风一直迟迟没有收到景色的短信。刚开始几次还以为景色忘了。一连两天都没有收到景色的短信,北冥随风才意识到景色不会再给自己发短信了。

    为此北冥随风心情不好,心里空荡荡的,再加上每天都能在办公室看到景色笑语嫣然的样子,心情更加的不好了。

    北冥随风伸手打了景色的电话,“景秘书,进来一下。”

    景色正和办公室的同事们聊的火热,冷不防北冥随风打电话让她进去。

    “色啊!加油。”张曼玉为景色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景色也不耽误,当下就起身走进北冥随风的办公室,“总裁,你找我?”

    “你这几天为什么没有发短信来?”北冥随风说着,耳朵微微泛红。

    景色惊讶了一下,“总裁,你的感冒不是好了吗?不用吃药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啊!”

    北冥随风有些羞恼,偏偏景色说的话他无法反驳,他确实病好了,但是眼前这个小女人就不知道打电话来关心他一下吗?

    “你难道不知道关心上司的日常饮食也是身为秘书该做的吗?”北冥随风话出口就后悔了。

    景色瞪大眼睛,总裁这是不是太幼稚了点?

    北冥随风躲开景色探究的目光,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身为秘书,上司的身体状况也是你该考虑的,你的工作之一。所以,你以后每到饭点就打个电话给我,提醒我吃饭。”

    景色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北冥随风都那么大的人还那么幼稚,就是松果宝贝都不用她那么费心了。

    “总裁,这种事情叫司特助提醒你就好了。”景色叹口气,怎么买个药总裁连后面饭点都要她打电话了。

    “司特助很忙,没这种功夫,如果你不愿意,那就交给别人好了。”北冥随风知道景色的弱点在哪,想要景色乖乖听话,只有抓住她的弱点。

    景色大松口气,“嗯嗯,交给别人好了。”

    北冥随风淡淡的瞥了一眼景色,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说着,“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记得你还有个妹妹叫景知是吧?她过两天正好要来报道,就让她提醒好了。”

    景色原本松下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她搞不懂北冥随风到底在想什么,如果让景知接近北冥随风不是正合了景知的意了吗?作为恶毒的姐姐,她怎么能让景知得偿所愿呢?

    景色连忙堆起完美的笑容,“为总裁分担是我的分内事,怎么能推脱呢?总裁你放心吧!我肯定每天会准时提醒你吃饭。”

    景色打下包票,北冥随风这才满意的笑笑。

    经过北冥随风的提醒,景色想起来景知马上就要到北冥集团来了。

    既然来了北冥集团,作为姐姐的她,怎么能不给景知准备一份大礼?

    “总裁,景知到我们集团来,安排在谁的下面?”景色琢磨着,一定要厚着脸皮将景知要到自己名下,这样打击起来才有意思。

    景知不是很想超过她吗?她就要让她知道,想超过她,这辈子都不要想了,她要让景知永远活在她的阴影下面。

    一想到到时候景知的脸色,景色心情就大好。

    “还在考虑,景秘书有什么想法?”北冥随风对于景知这个人的存在也是因为景色才知道的,所以,景知在哪里他完全无所谓。

    他手下的员工只分两种,有能力的和没能力的,要是景知是绣花枕头草包一个,她也没有在北冥集团再待下去,不过,看着眼前这个眼里闪着未知名光的小女人,他可以让景知多留一会。

    景色在脑中快速的组织了下语言,势必要说通北冥随风将景知安排到自己的名下,“总裁,我认为对于景知秘书最好的安排方法是安排到我下面。景知秘书是我同学,我很了解她性格,相信我们合作会十分愉快。”

    景知见到你不黑脸才怪,北冥随风忍不住吐槽,既然这个小女人想玩,他倒也不介意让她玩玩。

    “你名下?我有意再设一个特助。”北冥随风挑眉。

    景色看着北冥随风挑眉的模样,马上就想起了自己儿子松果宝贝挑眉毛的模样,不愧是父子,连个挑眉的动作都如出一辙的像。

    “总裁,你已经有司特助了,再设一个特助,司特助会伤心的。”再设一个特助?给景知?想都不要想,景色就是赌上自家儿子的智商,只要有她在景知就别妄想坐上特助这个位置。

    如果细细追究起来,总裁特助比总裁秘书还要大上一级,景色怎么会容许一个敌人站在比自己高的地方。

    “这样啊!可是我身边就一个司特助,司特助平常那么忙,找个人帮忙减轻一下负担还是可以的。”北冥随风倒想看看,眼前这个小女人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总裁,您不懂我们普通员工的心,相信我,司特助绝对不希望您再找一个特助,尤其是那个特助还是个女人。”景色苦口婆心的劝道,说什么也得让北冥随风将景知提拔为特助的念头给打下去。

    “这样啊!司特助平常是忙了一些,不仅工作上忙,还要照顾我日常起居。”北冥随风一副很为难的模样。

    景色就差咬碎一口白牙,景知那个草包能帮上你工作上什么忙?哼,生活起居?爬床?

    景色心里酸溜溜的,绝对不能让那种事情发生,景色咬咬牙,“总裁,我愿意帮司特助减轻负担。”

    “哦?”北冥随风饶有兴致的看着景色,他倒想知道,景色是怎么愿意个减轻负担的方法,“你要怎么样帮司特助减轻福负担?他的工作景秘书怕是做不了吧!”

    景色看着北冥随风一副无赖样,牙痒痒的慌。说好的高冷,说好的冷酷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