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章:如你所愿

    景色认真的歪着脑袋想了想,“帅,高,有钱,很宠我,嗯还要很宠你。”

    “松果,要是你亲爹出现了……”景色内心纠结了一下,还是准备探探松果的口风。

    “那我就跟我亲爹走。”松果快速的打断景色的话。

    景色没想到松果是这个答案,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即淡淡说道,“哦,好的,顺便让他把你这些年的奶粉钱付了。”

    景色在心中不断地咒骂那个只提供了一颗小蝌蚪的男人,远在吃饭的某男打了一个喷嚏,眼底深不可测。

    “安啦妈咪,宝贝是不会离开你的。”松果安慰似的拍拍景色肩膀。

    景色傲娇的冷哼一声,站起身朝卧室走去,“宝贝,妈咪要闭关了,记得把碗洗了拖地。”

    小松果有些愤愤不平的挥挥小粉拳,“妈咪,今天是松果宝贝烧的饭,应该你洗碗了。”

    景色笑着将门关回来,“妈咪这是在为你的奶粉钱奋斗,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总要有一个默默付出的男人,哦,对了宝贝妈咪一会想吃水果。”

    松果认命的起身收拾碗筷景色开了电脑打开网页发现评论区已经炸锅了一楼:“还差两分钟就是景皇大人更新的时间,表示好激动。”

    二楼;“景皇大人,更新更新…… ”

    ……

    nnnn楼:“好方,好激动。”

    景色连忙将之前的存稿发上去,才一分钟便已经破万了,宝贝的奶粉钱有着落了,景色满意的笑笑,退了出来打开另一个论坛最上面的标题便是红豆抄袭事件景色托着下巴,趴在床上,看着一条条评论红豆自出道以来便斩获粉丝无数,有句话叫爱之深责之切,一瞬间被爆出曾经的文都是抄袭而来的,粉丝自然接受不了景色一时间有些愤愤不平,“事情还没调查清楚怎么就断定红豆抄袭了?”她一时间也没注意直接用本尊的身份回击过去帖子很快就被刷上去了“景皇大神出手相助红豆,事情或有转机?”

    既然都发了景色也懒得删除,何况她说的也是实话,也懒得用切换用户,直接顶着景皇的账号逛起论坛本来骂声一片的红豆,因为景色的一句话有诸多网友纷纷黑转路景皇在网文圈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斩获大奖无数,每本书都受大量粉丝追捧,曾经创下过销售记录,无奈谁都没见过景皇本人“有图有真相,红豆抄袭已经成了定局有什么好解释的。”

    景色看到有人评论了这样一句话,不悦的皱起眉头“冤案还有翻身的机会,楼上的亲光凭一些手写的稿子照片就能断定抄袭?不知你是太天真还是太天真?”

    又反驳了几句,景色愤愤的将电脑关上,现在说什么黑粉都有理由攻击到不如现在先好好睡一觉,等红豆将证据摆出来打他们的脸第二天在松果宝贝的连环催下,景色认命的起床跟大床说拜拜北冥集团第二天只需报到就好,正式开始上班是第三天景色赶到北冥集团时并没有看见北冥随风,悬挂着的心突然松了下来,由于是新人只需要干些杂活就好,熟悉了下工作环境景色打算回家好好补个眠走到电梯口,由于出神并未发现脚下的障碍物,下一刻景色便被绊倒在了地上“嘶,真痛。”景色半跪在地上好久才反应过来,因为五年前的意外她的体质发生了一些变化,痛神经反射弧加长,痛神经很敏感正当景色哀叹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双价值不菲的手工皮鞋,只听陌生而熟悉夹杂着冰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五年没见,一见就行这么大礼,怎么是为你五年前的事情赔罪吗?”

    景色小心脏狠狠地颤抖了一下,这声音还是跟记忆中一样景色勾起一抹笑容,这五年她别的没学会,这伪装倒是学的十足十,她淡定的站起来,随手拍去裙子上的灰尘,对上北冥随风冷漠的眼神,“这北冥集团里面的员工素质倒也不怎么样。”

    景色的小心脏不断的跳动着,表面上看着平静,实际上内心早已风起云涌,微微颤动着的手指显示着她内心的不平静,只是那么一眼,景色快速的低下脑袋,盯着自己的鞋面,不敢再去看他眼底的淡漠只是那么淡漠的眼神,景色心脏就一抽一抽的疼,若是在五年前,她可以跳起来扑到他身上,控诉他,五年后她却心虚的不敢看他待看清景色的面容,司特助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原以为只是名字一样,没想到就是本人,司特助一转头就看见将景色绊倒的东西不知道是哪位员工扔的可乐**,直在心里咒骂,北冥随风有多宝贝景色,他可是一清二楚“我没记错的话,景小姐刚好也是北冥集团的一员。”北冥随风眼神带着寒霜,直盯着景色,他本想冷静,站在她面前那一刻他还是失控了北冥随风恨毒了她的绝情,这五年的每个午夜梦回都在想着质问她,想着再次见面时她懊悔内疚的神情。

    当今天,看见她风轻云淡的站在他面前,忽然觉得五年的坚持都有些可笑,北冥随风在心底忍不住嘲笑自己刚在远处的时候就看到了景色的身影,五年没见她变得清瘦了,或许别人认不出来,而他却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心中也只是一闪而过的惊喜,更多的则是恨意,本想冷漠的离去,在看到她摔倒的刹那还是忍不住走了过来,关心的话到了嘴边最终还是吞回了肚子里面。

    景色也不理会北冥随风的话,转身朝电梯口走去,唯恐在他面前多一秒钟就会露出自己心底的情绪北冥随风也没有追上去,就那么平静的看着景色离开视线,直到放在裤兜里的手心被指甲掐出血痕你不是想和我划清界线吗?那就如你所愿,北冥随风对着身后的司特助开口,“查清楚**子谁扔的,不要让他明天在北冥集团出现。”

    “是是是”司特助虚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风少刚才那么淡定的模样果然是装的,还是那么恐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