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十九章:没有成就感

    “恩,对。”其实我是你儿子,松果宝贝在心底默默的说着。

    “宝贝,谁打来的电话?”景色洗完碗,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在茶几上拿了几张纸擦干手,问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眼里划过一丝狡捷,“他说他是你的上司。”

    景色手里的纸巾,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你说是谁?”

    景色不敢相信是北冥随风打来的电话,对着松果宝贝做着哑语,松果宝贝叹口气,将手机交给景色,“真的是你上司。”

    “喂,总裁大人?”景色小心翼翼的接过电话,打了声招呼。

    她有些疑惑,没事干大晚上的北冥随风打她电话干嘛呀,别说还没放弃劝她参加宴会的念头。

    “嗯。”北冥随风的嗓音依旧有些沙哑。

    景色用眼神暗示松果宝贝,“你对我们总裁说了什么?”,松果宝贝摊手,他可什么都没和爹地讲,还隐瞒了身份。

    “刚刚那个孩子是你侄子?”北冥随风问。

    “嗯嗯,我哥哥的儿子。”景色快速的回答,北冥随风心思很敏捷,只要一点点的破绽他都能将你打击致死。

    “哦哦。”北冥随风点点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和景色说些什么,两人就此沉默了下来。

    松果宝贝,看着自家父母墨迹样,似乎能理解为什么到现在两人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他心里有些急得慌,看他们两人这龟速的样子,他什么时候能堂堂正正的站在自家爹地面前?

    “总裁,你那么晚了打我电话有什么事情吗?”景色再一次开口,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北冥随风是闲着无聊找她纯粹为了聊天的。

    松果宝贝就在身边,景色还是不想多提及北冥随风的,有些东西现在不给希望总比以后绝望来的好。

    “呵,你下午说那两盒药怎么吃来着?我忘记了。”北冥随风一只手接电话,一只手玩着药片。

    “啊?药片啊!”景色想不到北冥随风找她就是为了问两片药片怎么吃。

    “消炎药是一天三次,每次两颗。另外一个是一天两次,一次一片。”景色在心底吐槽北冥随风,打电话就为了问一句药怎么吃?

    其实景色很想吼一声,上面有说明书又不是没有。自己就不能看说明书吗?

    “哦。”北冥随风淡淡的应了一声,也不打算挂电话,就那么静静的听着景色的呼吸声。

    景色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她都那么清楚的交北冥随风吃法,难道他还不会?

    “总裁,你记清楚怎么吃了吗?”如果记清楚没有别的事情我就挂了。

    可惜北冥随风迟迟不理景色,景色相当无奈,她想挂了电话,可是北冥随风不先挂她不敢啊!

    “总裁,总裁,总裁?”北冥随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景色喊了好几声“总裁”才反应过来。

    “嗯。”北冥随风淡淡的应了一声。

    “总裁,我说的话您刚才听见了吗?”景色问。

    “嗯?”北冥随风疑惑,刚刚景色说了什么他还真没有注意,光听景色的声音去了。

    “我刚刚说的话你明白?景色叹口气,再一次说,“一样的两盒是消炎药,一天吃三次,每次一粒,另外一盒药一天两次一次两粒药就好了。”

    “嗯。”北冥随风应了一声,在景色又说了一次后才反应过来理景色一下。

    “总裁,您还有事情吗?没有的话我挂了。”景色心想,还不挂,这要浪费她多少电话费啊?

    “景秘书,为什么我听你的语气,你好像不是很待见我?”饶是北冥随风脸皮再厚也听出了景色的不耐烦。

    “错觉。”景色淡淡的说。

    “景秘书,提醒上司吃药难道不是身为秘书该做的事情吗?”景色想挂电话?北冥随风偏偏不想挂电话。

    “嗯嗯,对。”您是老大,您说什么都对。

    “既然你都觉得对了,那么以后打电话提醒我吃药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北冥随风在电话这一头都想想到景色皱成包子脸的模样。

    “什么?打电话喊你吃药?”景色惊讶出声,不就吃点药吗?还要提醒?

    “喊司特助提醒你。”对比秘书司特助才是北冥随风最近的人。

    司特助?景色倒是提醒他了,他还没处置司特助自作主张,让景色帮他买药的事情。

    “景秘书,别忘记我是你上司。”北冥随风不介意以权压人。

    景色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管大一级压死人,在北冥随风恩威并施下,景色被迫答应以后每个饭点都喊北冥随风吃药,直到北冥随风病好为止。

    北冥随风这才挂了电话,就着冰冷了的水,从里面拿出三粒药,仰头吞咽了下去。

    真苦,北冥随风感受着舌尖微微泛苦,明明同样的药,下午吃的时候还是甜的,现在怎么就变苦了呢?

    “妈咪,你们总裁那么晚打电话给你干嘛?不是叫你加班吧!”松果从景色和北冥随风刚刚的对话中听到了一点。

    两人明明还在乎对方,偏偏都死鸭子嘴硬就是不承认。

    如果他刚刚没听错的话,爹地好像是生病了?

    “不是,一点小事情,不碍事的。”景色摸摸松果宝贝的小脸,让他不要担心。

    “松果宝贝,今天第一天上学,有没有作业啊!”景色看到了不远处的小书包,追问松果宝贝。

    “妈咪,今天才第一天没有作业,上课老师讲的那些内容我都会,你就放心吧!”对于松果来说,上课讲的那些知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尤其是英文课,松果宝贝和顾安安都是从国外回来的,英文可能比任课老师还好些。

    其他课对于松果宝贝来说都是小意思,松果宝贝刚开始还认真听了两句,到后来直接就自己玩自己的了。

    “哦哦。”景色是百分之百的相信松果宝贝,既然他说没有作业那就肯定没有作业。

    景色作为妈咪其实很没有成就感,从小大松果宝贝学东西都很快,根本不用景色教第二遍,通常看一眼就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